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梵蒂冈新闻室声明回应教宗与其合作者在中国事务上意见不一致的说法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30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8-02-25 15:32:47 发表
帕洛林,辞去神职,去搞政治吧!我们看不惯你这样的神职,你在侮辱这崇高的圣召和圣职!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24 08:02:12 发表
宗教事务条例

旧:第四条各宗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

新:第五条各宗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


办公室的鱼缸里养了几只透明的小虾,帕罗林枢机带着眼镜看半天,问我养的什么。
我说:“虾啊!”
国务卿一愣,走了...
我也楞了,赶紧大声地解释:“虾啊枢机主教!国务卿枢机虾啊!枢机主教真是虾!!是真虾啊!!!“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9 19:33:54 发表
(看,我今天已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
恭读申命纪 30:15-20
梅瑟向百姓说:「你看,我今天将生命与幸福,死亡与灾祸,都摆在你面前,如果你遵行我今天吩咐你的、上主你天主的诫命: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履行他的道路,谨守他的诫命、法令和规定,你必能生活繁荣,上主你的天主在你要去占领的地上,必要祝福你。但是,如果你心中叛离,不愿听从,被人引去敬拜事奉其他的神,我今天警告你们:你们必要灭亡;在你渡过约但河去占领的土地上,决不能久存。我今天指著天地向你们作证:我已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你要选择生命,为叫你和你的后裔得以生存;你应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听从他的话,完全依赖他;因为这样你才能生活,才能久存,才能住在上主向你的祖先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誓许要给他们的土地上。」

——今天,2018年的今天也一样。天主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天主要我们选择。面对梵蒂冈那个邪恶计划,那个背信弃义的邪恶协议,我们要选择。就如60多年来,面对爱国会,面对中国政府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宗教政策,基督徒要选择。有人选择了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有人选择宁死不屈,坚决不参加违背天主教信仰的爱国会,坚决拒绝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今天,教廷,天主教中枢,天主教中央变天了,帕罗林集团准备一个邪恶计划,逼地下教会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我们要选择,如何选择?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7 10:10:45 发表
【评论】罗马依然没有醒



  教廷中国教会事务委员会近日开了年度的全体大会,发布了公报,总结了一下会议,其主题应该为「中国教会的福传问题」。当然,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谈到了目前中国主教的祝圣问题。

  从公报的内容来看,无疑地都是一些很正确的指导性言论,但问题关键在于这些正确的指导性言论到底是不是对中国教会问题对症下药?其药量是否足够份量?

  我们注意到今年四月份的四川南充教区陈功鳌主教与湖南长沙教区屈蔼林主教的祝圣礼,与近年来的主教祝圣礼一样,都留下了遗憾。这些年来,合法主教的祝圣礼上常常出现非法主教襄礼,同样的,也有合法主教参与非法主教的祝圣礼。

  陈功鳌的祝圣礼上,尚处于被绝罚状态的雷世银「伪主教」依然没有被断然拒绝;而屈蔼林的祝圣礼上,主礼的李山主教曾参与近年两次非法祝圣且尚未获得教廷宽免,同时又出现了安徽教区非法主教刘新红。屈主教并且在事后表示他不认识刘新红,也不知道他的状况;至于李山主教,他只知对方是教廷承认的合法主教,但不清楚他曾参加哪些主教祝圣礼。在众多媒体如此快捷发达的今天,且涉及如此敏感问题,屈主教居然如是说,你信吗?套用一句曾流行于网络上的「高铁体」──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就这是我们中国最近产生的两位合法主教!

  这种现象并非刚刚出现。教廷在批准新主教的祝圣时,难道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现象重复发生?但却为何迟迟不见把不得有非法主教参与作为批准合法祝圣的条件之一?如此重大的举措不见出台,所谓的公报便有装腔作势,隔靴搔痒之嫌!

  都说那些不敢坚持原则的中国主教们丧失了信德,其实丧失信德的源头是在于教廷。他们不敢把中国教会的前途完全放在天主的手中,在处理中国教会的难题上患得患失,以人性的智慧「明智」地回避重大且明显的困难,未能以教会基本原则为圭臬作果断明智的处理。哪怕是好不容易发了一回飚,下了两纸绝罚令,但人家根本不买帐,教廷却也就此打住,没了下文。这难道不是因为缺乏信德而产生害怕的表现吗?

  别忘了,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多次引用基督那句「不要害怕」来鼓励安慰我们。这一句「不要害怕」从梵蒂冈越过重洋飘到中国,激励了不少信仰坚定之士,但梵蒂冈自己却害怕了。

雷世银与黄炳章两位受绝罚的「伪主教」,一个在祝圣礼上,一个在就职弥撒讲道中,都振振有词地表示忠于罗马教宗,博得了其粉丝的支持与同情,但《依撒意亚先知书》却如是说:「这民族只在口头上亲近我,嘴唇上尊崇我,他们的心却远离我。」(依29:13)

  我们批评指责这二位「伪主教」的行为,呼吁教廷作出进一步处理,有人说这是地下教会对地上教会的仇恨,但《德训篇》却如是说:「疼爱自己儿子的,应当时常鞭打他,好能因他的将来而喜悦,免得他将来沿门乞食。」(德30:1)

  对于非法祝圣这问题,罗马的态度确实比以前要强硬明朗多了,但合法者出现在非法礼上、非法者出现在合法礼上的新现象又已诞生,如果不及时地果断处理此怪异现象,假以时日,必成习惯,甚至会不断地涌现出各种新奇的招数来。如果不想长期被牵着鼻子疲于应对,眼下罗马就应该果然地快刀斩乱麻,不要再患得患失,按教会原则,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给那些心存侥幸者任何幻想,以尽快把渐行渐远的中国教会引回正道。

  罗马,再次请求你早日醒来吧!别光顾著说那些冠冕堂皇的陈腔滥调了。只要你恢复了信德,不再害怕的时候,我们相信你是懂得该如何以治疗性的行为去挽救你那执迷不悟的孩子的!──「但是我已为你祈求了,为叫你的信德不致丧失,待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兄弟。」(路22:32)

__________

撰文:牧笛,中国大陆一位地下教会团体的神父。

【都说那些不敢坚持原则的中国主教们丧失了信德,其实丧失信德的源头是在于教廷。他们不敢把中国教会的前途完全放在天主的手中,在处理中国教会的难题上患得患失,以人性的智慧「明智」地回避重大且明显的困难,未能以教会基本原则为圭臬作果断明智的处理。哪怕是好不容易发了一回飚,下了两纸绝罚令,但人家根本不买帐,教廷却也就此打住,没了下文。这难道不是因为缺乏信德而产生害怕的表现吗?】

到方济各教宗时代,慈悲了。不但要批准非法者,甚至逼合法主教退位降级让位给被绝罚者!

你再说,扣一个无慈爱不宽恕的帽子!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7 01:13:21 发表
(看,我今天已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
恭读申命纪 30:15-20
梅瑟向百姓说:「你看,我今天将生命与幸福,死亡与灾祸,都摆在你面前,如果你遵行我今天吩咐你的、上主你天主的诫命: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履行他的道路,谨守他的诫命、法令和规定,你必能生活繁荣,上主你的天主在你要去占领的地上,必要祝福你。但是,如果你心中叛离,不愿听从,被人引去敬拜事奉其他的神,我今天警告你们:你们必要灭亡;在你渡过约但河去占领的土地上,决不能久存。我今天指著天地向你们作证:我已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你要选择生命,为叫你和你的后裔得以生存;你应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听从他的话,完全依赖他;因为这样你才能生活,才能久存,才能住在上主向你的祖先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誓许要给他们的土地上。」

——今天,2018年的今天也一样。天主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天主要我们选择。面对梵蒂冈那个邪恶计划,那个背信弃义的邪恶协议,我们要选择。就如60多年来,面对爱国会,面对中国政府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宗教政策,基督徒要选择。有人选择了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有人选择宁死不屈,坚决不参加违背天主教信仰的爱国会,坚决拒绝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今天,教廷,天主教中枢,天主教中央变天了,帕罗林集团准备一个邪恶计划,逼地下教会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我们要选择,如何选择?

爱国会还是1957年那个爱国会,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宗教政策没有改变。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是随从恶人的计谋,插足于罪人的道路,参与讥讽者的席位!

比约十二教宗致中华人民通谕中指出:凡是基督信友的团体,若一旦跟圣座脱离关系,便像葡萄枝自树上割下了,再不能开花结果。


公教的超然性

  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依次你们很容易地可以看出,凡是谁若信从或宣讲异于我们上面所说的一种教理,他便不能认为公教教友,便不能再有这种荣衔了,即如那辈附和所谓”三自运动“和其他类似运动的阴险谬说的人。

  推行这些运动的人,用尽阴谋险诈,图谋欺骗朴实和胆小的人,使他们离开正路。他们故意造谣说:”谁不加入他们三自的傀儡教会,便不是真正的爱国份子。然而究其实,简单点破他们的阴谋:他们是图谋在你们国内创一个国家教会。可是这样的教会,已经不是公教会,因为已经推翻了公教的“至公性”;而天主耶稣所立的教会,则超然立在各民族之上,伸手怀抱着一切的民族。

  我们乐意把上次公函对于这一点所说的,再申说一遍:”公教教会所收的信友,不限于一个民族,一个人种,乃是以基督的神爱,普爱世界的各种民族,各种人种,使他们因着基督的神爱,互相团结,如兄如弟。既是这样怎么能有人说教会替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服务奔走,怎么能逼迫教会破坏救主所立的统一制度,分成各国的教会与罗马圣座脱离关系?罗马圣座乃基督耶稣的代权伯多禄,世世相传,直到末世。凡是基督信友的团体,若一旦跟圣座脱离关系,便像葡萄枝自树上割下了,再不能开花结果。“


无论人家的阴谋,怎样诡诈,怎样假冒,怎样堂皇,你们都毅然拒绝了。”但是我们这段言词,我们知道没有能够送到你们国内;因此我们很乐意这次再说一遍。况且我们也知道,你们抱定你们的坚志,任何的暴力也没有能够把你们同圣教会分裂,我们心中因此很有安慰,便再庆祝你们一番,再祝贺你们一番。

  但是我们的职责,应该惦念每个人的常生;我们于是便不能不表示我们心中的忧伤。我们明知你们大都忠于信仰,然而也有人,或出于好心,或迫于畏惧,或惑于邪说,最近也加入了仇恨宗教的人——另外是仇恨耶稣基督所创立的教会的人——所发起的阴险的运动,服从了他们的谬理。

  因此良心的职责,逼迫我们再写这封通谕,为训诲你们。我们希望这封通谕,能够送到你们手中,给忠于真理道德的人,带去慰藉,给其余的人,带去光明和我们父情的劝谕。

我们对于你们的态度,也认为可以誉扬;因为你们在天天的长久磨练里采取了正路。你们对于统治你们的政权,在治权范围以内的事务上,你们按着信友的身份,谨慎服从,又怀着爱国之情,很勤快地履行国民的天职。但同时使我们心中很愉快的,是我们得知你们在各种机会上,继续公开地表白,无论若何,不能违背公教的规律,无论若何,不能背弃造物主和救世主。为着天主,为证明爱天主,你们中间已有不少的人,甘受苦刑,甘受牢狱。


劝谕

  我们于今怀着耶稣的心肠,诚切地劝谕那辈使我们伤心的人,劝他们悔改,重归得救的正路。他们该当记住,若是该把恺撒(政府)的东西,归给恺撒,那便该把天主的东西,归给天主。若是遇到世上的人,命令一些违背天主规律的事件时,就应该实行圣伯多禄宗徒所说:”理应服从天主而不服从人。“也应该记住,没有人能够奉事两个主人,若是两个主人所命的,互相冲突。这样,没有人能够取悦耶稣,又取悦于人。因此,即使为至死忠于神圣的救世主,应受窘难,便该毅然承当一切。

  至于一些甘受虐待,以忠于天主忠于教会而异于常人的人,”他们竟能为耶稣的圣名而受辱“,我们再三恭贺他们,再三用慈父心肠激励他们。在他们所走的正路上,他们要勇敢无畏地继续前进,脑中常常想着耶稣的话:”你们不要怕那些杀害你们肉体,然而不能伤害你们灵魂的人。你们却该害怕那一位能够把你们肉体灵魂投诸地狱。......你们的头发,他都根根数过,你们不要害怕。......凡是谁在人前承认我,我在我天上圣父前也将承认他,凡是谁在人前背弃了我,我在在天圣父前,也要弃绝他。“


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为遵守天主的法律,你们应该忍受的攻击,绝不是轻易的。可是耶稣曾说为义而受难的人是真福的人。训令他们欢欣鼓舞,因为他们在天的酬报,充裕丰富。耶稣自己一定也将用他的大能扶助你们,使你们善于奋斗,保全信德。天主之母,童贞玛利亚,我等慈母,也必助佑你们。圣母乃中国在天之后,在今年的圣母年里,将必特别保佑扶助,使你们坚守善志,在天之中国致命先烈,也将相助你们,他们为着爱国真诚,尤其为忠于神圣救主和圣教会的赤心,坦然就义。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6 09:28:51 发表
这里给尊敬的陈枢机拜年!天主祝福您身体健康,主恩满溢!

在新的一年里带领我们坚定地跟随主耶稣,勇敢地与邪恶势力斗争!
 
回复  支持[7反对[0]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8-02-16 07:21:26 发表
新年开始,向天主呈上我的赞美!感谢天主在过去一年里的恩惠和眷顾,求主宽恕我的所有过犯,并赏赐我新的一年神恩不断。灵魂洁净、肉身平安!也求天主降福、保佑天主教在线的的所有人员圣德日增,工作顺利,为主布道,荣主益人、我主,求你不要舍弃任何人。阿门!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8-02-14 16:25:06 发表
什么叫“间接”?间接意味着什么?请明确答复为好!因为耶稣基督没有可隐瞒的,就连心角的最后一滴血水也为世人坦露、流出!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4 14:43:24 发表
3月份要签邪恶协议?
方济各教宗曾多次说自己任教宗职务不会长,3-5年,3月份就5年了。

莫非天主看他要签署邪恶协议,就收了他?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4 08:31:31 发表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章程


第三条  本团宗旨为:以圣经和圣传为依据,本着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圣而公教会的传统和梵二大公会议精神,维护信德宝库,藉圣神赐予的恩宠,宣传福音,广扬圣教;在政治、经济和教会事务上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维护国家主权和教会事务自主权,坚持中国化方向,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团结引导全国神长教友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为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社会和谐、宗教和睦、世界和平作贡献,以促进国家、社会及人类的更大福祉。

本章程经2016年12月29日代表会议表决通过



  讓我重申(參見第五號),共融與合一是天主公教會的基本的,和不能或缺的元素。設立一個從宗教層面上「獨立」於聖座的教會,與天主教的教義是不相容的。

        我明白在上述的情形之下,你們為保持對基督、對教會及伯多祿繼承者之忠貞,要面對重大的困難。在此請你們不要忘記,聖保祿宗徒曾經說過的話(參見羅8:35-39)--沒有什麼事可使我們與基督的愛相隔絕。我相信你們賴天主的恩寵,會竭盡己力,不惜代價地衛護教會的合一與共融。

        近幾十年來,許多中國主教團的成員悉心地領導了教會,他們給自己的團體和普世教會過去作出了,現在仍在做燦爛的見證。為此我們再一次從心底向群羊的「至高牧者」(伯前5:4)發出稱謝的讚頌:因為總不能忘記他們中有很多位遭遇過迫害、或被禁制執行任務,有些甚至以自己的鮮血澆灌、滋養了教會。


在信仰和信仰生活(fides et mores,聖事生活)等純屬教會專責的事務上,主教團不能向任何政權屈服。

        根據上面所述原則,目前在中國的「主教團」, 仍不能被宗座承認為主教團:因為那些沒有獲政府認可的「地下」主教們都不在其中,而他們是與教宗共融的。相反,卻包括了那些至今仍不合法的主教;且這團的規章內也含有與教會教義不相容的元素。

——本笃十六教宗致中国教会牧函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4 08:29:26 发表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章程


第三条  本会宗旨为:团结、带领全国天主教神长教友,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遵守国家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在政治、经济和教会事务上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维护国家主权和教会事务自主权,坚持中国化方向,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按照民主办教精神协助教务组织做好牧灵福传工作;引导全国神长教友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社会和谐、宗教和睦、世界和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

本章程经 2016年12 月29 日代表会议表决通过。

,大公會議也告誡我們說:「這友愛與和善不應使我們對真理及美善,變成模稜兩可」。[31]  


        考慮到「耶穌(建立教會)的原意」充分顯示出,某些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企圖凌駕於眾主教之上,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道理的。
  上述(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宣稱自己的宗旨為:落實「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與教會道理也是無法調和的。而天主教會按自古以來的信條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

——本笃十六教宗致中国教会牧函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4 08:08:06 发表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关于选圣主教的规定
(2012年12月12日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
八届二次常委联席会议通过   2013年4月8日公布 )


第一条 主教是宗徒的继承人、基督的仆人,是圣神立为教会中的牧人,替天主来监护羊群,作教义的导师,圣礼的司祭和治理的服务者。主教一经祝圣,就同时接受圣化、训导及治理的职务。
第二条 教区主教在自己的教区内,拥有一切为尽牧职所需的正职权。
因教区牧灵和教务管理工作需要,教区可设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主教出缺或退休时,助理主教可就任教区主教。
第三条 需要选圣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的教区,应向省(自治区、直辖市)教务委员会提出书面申请。省(自治区、直辖市)教务委员会征询省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意见后报中国天主教主教团。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同意后,有关教区应在省(自治区、直辖市)教务委员会指导下成立教区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工作委员会。
第四条 教区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工作委员会履行以下职责:
(一)制定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办法;
(二)推荐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代表;
(三)根据主教候选人条件,从符合条件的人选中通过协商或投票的方式确定一至三位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候选人;
(四)确定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主持人、监票人;
(五)研究决定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工作中的其他重要事项。
第五条  被确定为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候选人的司铎应当具备以下条件:
(一)信德坚固,恪守神职圣愿,品行良好,德才兼备,虔诚敬主、热心于荣主牧灵事业;
(二)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遵守国家宪法、法律;
(三)坚持独立自主自办、自选自圣主教原则,能带领神长教友走爱国爱教的道路;
(四)关心神职人员神形需要,善于联系群众,深孚众望;
(五)年满三十五周岁,晋铎五年以上,有较高神学造诣,仪表端庄,身体健康。
第六条 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候任人由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选举产生。
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的代表为本教区全体神职人员和修士、修女、教友代表。其中修士、修女、教友代表人数由教区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工作委员会确定,一般应不多于教区全体神职人员人数。
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主持人可以是本教区主教、省(自治区、直辖市)教务委员会负责人、邻近教区主教,或根据教区请求由中国天主教主教团选派的主教。
第七条 举行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时,参加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的代表应聚集到主教座堂或其他合适场所,在主持人带领下热切祈祷后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主教候任人。
第八条 投票结束后应进行公开唱票,得票超过半数者当选为教区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候任人。
若无人超过半数,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工作委员会应协商确定进行第二轮投票或决定在其他合适时候重新举行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
第九条 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结束后,教区应形成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情况报告,记录选举过程和结果,并请会议主持人在报告上签字。
第十条 教区应将选举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会议情况报告连同主教候任人的个人简历,报省(自治区、直辖市)教务委员会。省(自治区、直辖市)教务委员会审核签署意见后呈报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审批。
第十一条 主教候任人经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审查批准后,有关教区应在省(自治区、直辖市)教务委员会指导下于三个月内举行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祝圣礼仪。未被批准的,有关教区应按本规定重新进行选举,再呈报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审批。
第十二条 祝圣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的礼仪应遵照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制定的《主教圣秩礼典》范本进行,祝圣礼仪的主礼主教、襄礼(参礼)主教由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协调安排。
第十三条 在主教祝圣礼仪中须宣读中国天主教主教团批准书,新主教须当众宣誓坚持基督的信德道理,忠于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圣而公教会,忠于祖国、遵守宪法法律、服务人群。
第十四条 主教(助理主教、辅理主教)被祝圣后,有关教区应填写《中国天主教主教备案申请表》,按照《宗教事务条例》和《中国天主教主教备案办法(试行)》的有关规定办理备案手续。

第十五条  本规定由中国天主教主教团负责解释。

第十六条  本规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1993年5月17日中国天主教主教团通过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关于选圣主教的规定》同时废止。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3 20:59:25 发表
陈日军应该呼吁庄建坚退出爱国会,庄建坚的手下神父都应该退出爱国会。陈日军不能用两个标准说话。陈日军常常说大陆主教参加爱国会是裂教,为什么不呼吁庄建坚退出?广州甘俊邱是庄建坚的外甥,也是爱国会主席,陈日军为什么装聋卖哑?上海马达钦重新加入爱国会,陈日军为什么看不见?是不是又要给他们吃红烧肉?陈日军出来说话!!!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3 19:34:30 发表
圣良的书信,措辞坚决,立场严明,毫无模棱两可、拖泥带水之处。信内的意见不是以个人的身份发表,而是以耶稣在世代表、伯多禄继任者的地位发表。     

  圣良对神职班的人选,异常重视。根据耶路撒冷宗主教业莫斯的记载,圣良曾在圣伯多禄陵墓作四十天的祈祷,请宗徒之长代为求上主赦免他的罪过。四十天后。圣伯多禄显现给他,说道:“你的罪赦免了,只有一样罪,还没有赦,那就是你授予圣职时所犯的疏忽,误选不适当的人担任职务。这些罪天主仍要向你追究。”圣良特在圣教法典增订修文,规定领受司铎神品的人员必须经过严格的考验,证明确能服从纪律。     


“你的罪赦免了,只有一样罪,还没有赦,那就是你授予圣职时所犯的疏忽,误选不适当的人担任职务。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22:10:47 发表
共济会,联合其潜伏教会内部的党羽,将会成功地实现其大阴谋:即立一个像来取代基督及其教会。一个假基督和假教会。结果,那座为那兽而立的,受普世万民朝拜,并为所有要买卖的人打上印号的兽像,便是假基督的像。你们就这样到达了净化的顶峰、苦难的顶峰和背教的顶峰。到那时,背教将变得普及,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随从假基督和假教会。这样,那个人便会登场,他就是假基督!为此,钟爱的孩子们,我要教导你们默示录的篇章,当中描述了你们身处的时代。这是为了使你们同我一起作好准备,迎接最痛苦的,并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战;这是你们的天上慈母与一切肆虐的邪恶势力之间所展开的大搏斗。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22:10:47 发表
共济会,联合其潜伏教会内部的党羽,将会成功地实现其大阴谋:即立一个像来取代基督及其教会。一个假基督和假教会。结果,那座为那兽而立的,受普世万民朝拜,并为所有要买卖的人打上印号的兽像,便是假基督的像。你们就这样到达了净化的顶峰、苦难的顶峰和背教的顶峰。到那时,背教将变得普及,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随从假基督和假教会。这样,那个人便会登场,他就是假基督!为此,钟爱的孩子们,我要教导你们默示录的篇章,当中描述了你们身处的时代。这是为了使你们同我一起作好准备,迎接最痛苦的,并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战;这是你们的天上慈母与一切肆虐的邪恶势力之间所展开的大搏斗。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9:29:43 发表
中国天主教“地下”主教同意让位于官方人选

《纽约中文时报》

张彦, ADAM WU2018年2月12日

去年,中国河北石家庄附近一个地下教会的圣枝主日弥撒上的中国辅祭。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国赛岐镇——周日,一位处在梵蒂冈与中国之间一场争端中心的中国天主教主教称,他将尊重两国达成的任何协议。但他警告,中国当局仍很难接受天主教不应完全受其控制的想法。

现年59岁的主教郭希锦是至少两名被梵蒂冈要求为共产党批准的主教让位的“地下”主教之一——也就是那些得到罗马教会承认,但不为中国当局认可的主教。

郭希锦曾多次被拘,目前生活在警方的监控之下。

去年,梵蒂冈的一个代表团拜访了郭希锦,要求他在中国东南部的这个教区内在政府任命的主教詹思禄手下任职。梵蒂冈曾谴责将詹思禄任命为主教的行为,因为这并未获得罗马的批准。


这个让步将成为罗马和北京正在谈判的历史性协议的一部分,将弥合双边近70年来的裂痕,并让梵蒂冈对谁来管理中国的教会方面获得发言权。

郭希锦在上月有关协议的消息传出后的首次采访中表示,如果能拿出可验证的梵蒂冈正式文件,“我们就只能服从教宗的决定”。

“我们一贯的立场是尊重教廷和中国政府达成的协议,”在这座小城地下教会的晚间弥撒开始前,郭希锦说道,“我们的宗旨是中国教会必须要和教廷有联系。不能分裂。”

但郭希锦表示,多次与中国当局打交道,他感到中国并不愿意让梵蒂冈拥有天主教精神生活的最终发言权。

“中国政府没有这么直接地说要脱离”罗马,他说。但是在当局谈及一个独立运作的中国教会时,他补充说,“某种情况下有这种含义。

在习近平任内,当局拆除了大量教堂,这反映出政府担心基督教是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西方影响,是对共产党执政权威的一种威胁。


数十年来,政府都在试图破坏地下天主教会。1957年,当中国成立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并开始任命主教时,许多天主教徒拒绝参加宗教仪式或他们指派的司铎主持的礼拜。在今天,中国估计人数在1000万至1200万的天主教徒中约有一半都在地下教会敬拜。

郭希锦的前任、2016年去世的黄守诚是中国最重要的主教之一,他曾在劳改营和监狱内度过了35年。郭希锦主持了黄守诚的葬礼,但当局勒令他只能以司铎而非主教的身份主持。

即使是现在,郭希锦仍不得佩戴主教帽或持牧杖,当局坚持要求他只能穿普通司铎的长袍。他表示自己受到长期监视,并被迫向警方报告自己的动向。去年,他曾被拘留20天。

但正如郭希锦所说,在中国的这个地区,地下天主教教会的力量展现得淋漓尽致。许多礼拜者涌入教堂,信徒们驻足跪在他的面前,向在沙发上坐着的他祈求赐福。在把手放在他们头上,扶他们起身后,他常常会收到相当于多达80美元的捐款——在这片多山而偏远的地区,这笔数额相当可观。

郭希锦所在的福建东南部闽东教区自17世纪以来一直是中国天主教的中心。教区内约有八万信徒,许多都来自农村和赛岐这样的小镇。

他表示,当局没有意识到,切断当地教会与全球教会的联系会使当地天主教徒变成“二等教民”。其他国家的天主教可以制定全球教友遵循的规矩,北京则不允许中国人参与其中。

“我就和中国政府说,你限制中国教会和罗马教廷接触,实际上是你自己打自己脸,”他说。“我们需要参与,才能有我们中国的声音”让整个天主教界听到。

但郭希锦称,从长远来看,中国天主教的限制放松了。

“我觉得政府在逐步的放开,”他说。“尽管这一点上政府还是有一点点顾虑。”

张彦(Ian Johnson)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0:33:16 发表

陈日军应该呼吁庄建坚退出爱国会,庄建坚的手下神父都应该退出爱国会。陈日军不能用两个标准说话。陈日军常常说大陆主教参加爱国会是裂教,为什么不呼吁庄建坚退出?广州甘俊邱是庄建坚的外甥,也是爱国会主席,陈日军为什么装聋卖哑?上海马达钦重新加入爱国会,陈日军为什么看不见?是不是又要给他们吃红烧肉?陈日军出来说话!
 
回复  支持[0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0:13:4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精心打造庄老主教的“叙述”?梵蒂冈内部通讯社的意思是陈枢机一手策划的,精心打造的,根本就没有庄老主教的信这回事?完全是陈枢机编造的,归根结底还是陈枢机在说谎,且精心策划谣言,精心打造“叙述”!

如此恶的攻击出自梵蒂冈内部通讯社,是教廷官方媒体吧,帕罗林私人的媒体吧!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这群魔鬼,陈枢机精心策划谣?你们确实恶毒!

既然庄是爱国会的,为什么共党不承认他?既然是爱国会的,他竟然不听党的话?
爱国会的也存在秘密祝圣?秘密祝圣的爱国会主教怎么可能公开以主教身份工作?秘密祝圣主教,政府不承认。祝圣他的爱国会主教,党能放过他们?

既然教廷秘密批准被指令爱国会主教祝圣了庄,甚至也安排了助理主教!那么如今教廷却要抛弃庄,命令其让位给黄,教廷太不是东西了!太邪恶了!

这种谈判,帕罗林还说不是政治交易?

在教廷那里,庄是正权吧!黄是被绝罚的!不还是逼正权退休,让位给非法,甚至被绝罚者么?

邪恶恶毒的梵蒂冈内部通讯社,到底谁精心策划谣言?到底谁在实行邪恶计划?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如果要求某个人做出牺牲,无论大小,就应该让所有人都清楚这不是政治交换的代价,而是在为了更大益处、基督的教会的益处这一福音前景之中。——帕罗林

这就是邪恶的计划。

帕罗林都承认了,你还诡辩,有意思么?鬼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0:13:4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精心打造庄老主教的“叙述”?梵蒂冈内部通讯社的意思是陈枢机一手策划的,精心打造的,根本就没有庄老主教的信这回事?完全是陈枢机编造的,归根结底还是陈枢机在说谎,且精心策划谣言,精心打造“叙述”!

如此恶的攻击出自梵蒂冈内部通讯社,是教廷官方媒体吧,帕罗林私人的媒体吧!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这群魔鬼,陈枢机精心策划谣?你们确实恶毒!

既然庄是爱国会的,为什么共党不承认他?既然是爱国会的,他竟然不听党的话?
爱国会的也存在秘密祝圣?秘密祝圣的爱国会主教怎么可能公开以主教身份工作?秘密祝圣主教,政府不承认。祝圣他的爱国会主教,党能放过他们?

既然教廷秘密批准被指令爱国会主教祝圣了庄,甚至也安排了助理主教!那么如今教廷却要抛弃庄,命令其让位给黄,教廷太不是东西了!太邪恶了!

这种谈判,帕罗林还说不是政治交易?

在教廷那里,庄是正权吧!黄是被绝罚的!不还是逼正权退休,让位给非法,甚至被绝罚者么?

邪恶恶毒的梵蒂冈内部通讯社,到底谁精心策划谣言?到底谁在实行邪恶计划?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如果要求某个人做出牺牲,无论大小,就应该让所有人都清楚这不是政治交换的代价,而是在为了更大益处、基督的教会的益处这一福音前景之中。——帕罗林

这就是邪恶的计划。

帕罗林都承认了,你还诡辩,有意思么?鬼
 
回复  支持[0反对[0]

 30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