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独家:消息来源说,中梵主教协议准备签署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369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7 01:12:05 发表
(看,我今天已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
恭读申命纪 30:15-20
梅瑟向百姓说:「你看,我今天将生命与幸福,死亡与灾祸,都摆在你面前,如果你遵行我今天吩咐你的、上主你天主的诫命: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履行他的道路,谨守他的诫命、法令和规定,你必能生活繁荣,上主你的天主在你要去占领的地上,必要祝福你。但是,如果你心中叛离,不愿听从,被人引去敬拜事奉其他的神,我今天警告你们:你们必要灭亡;在你渡过约但河去占领的土地上,决不能久存。我今天指著天地向你们作证:我已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你要选择生命,为叫你和你的后裔得以生存;你应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听从他的话,完全依赖他;因为这样你才能生活,才能久存,才能住在上主向你的祖先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誓许要给他们的土地上。」

——今天,2018年的今天也一样。天主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天主要我们选择。面对梵蒂冈那个邪恶计划,那个背信弃义的邪恶协议,我们要选择。就如60多年来,面对爱国会,面对中国政府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宗教政策,基督徒要选择。有人选择了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有人选择宁死不屈,坚决不参加违背天主教信仰的爱国会,坚决拒绝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今天,教廷,天主教中枢,天主教中央变天了,帕罗林集团准备一个邪恶计划,逼地下教会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我们要选择,如何选择?

爱国会还是1957年那个爱国会,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宗教政策没有改变。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是随从恶人的计谋,插足于罪人的道路,参与讥讽者的席位!

比约十二教宗致中华人民通谕中指出:凡是基督信友的团体,若一旦跟圣座脱离关系,便像葡萄枝自树上割下了,再不能开花结果。


公教的超然性

  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依次你们很容易地可以看出,凡是谁若信从或宣讲异于我们上面所说的一种教理,他便不能认为公教教友,便不能再有这种荣衔了,即如那辈附和所谓”三自运动“和其他类似运动的阴险谬说的人。

  推行这些运动的人,用尽阴谋险诈,图谋欺骗朴实和胆小的人,使他们离开正路。他们故意造谣说:”谁不加入他们三自的傀儡教会,便不是真正的爱国份子。然而究其实,简单点破他们的阴谋:他们是图谋在你们国内创一个国家教会。可是这样的教会,已经不是公教会,因为已经推翻了公教的“至公性”;而天主耶稣所立的教会,则超然立在各民族之上,伸手怀抱着一切的民族。

  我们乐意把上次公函对于这一点所说的,再申说一遍:”公教教会所收的信友,不限于一个民族,一个人种,乃是以基督的神爱,普爱世界的各种民族,各种人种,使他们因着基督的神爱,互相团结,如兄如弟。既是这样怎么能有人说教会替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服务奔走,怎么能逼迫教会破坏救主所立的统一制度,分成各国的教会与罗马圣座脱离关系?罗马圣座乃基督耶稣的代权伯多禄,世世相传,直到末世。凡是基督信友的团体,若一旦跟圣座脱离关系,便像葡萄枝自树上割下了,再不能开花结果。“


无论人家的阴谋,怎样诡诈,怎样假冒,怎样堂皇,你们都毅然拒绝了。”但是我们这段言词,我们知道没有能够送到你们国内;因此我们很乐意这次再说一遍。况且我们也知道,你们抱定你们的坚志,任何的暴力也没有能够把你们同圣教会分裂,我们心中因此很有安慰,便再庆祝你们一番,再祝贺你们一番。

  但是我们的职责,应该惦念每个人的常生;我们于是便不能不表示我们心中的忧伤。我们明知你们大都忠于信仰,然而也有人,或出于好心,或迫于畏惧,或惑于邪说,最近也加入了仇恨宗教的人——另外是仇恨耶稣基督所创立的教会的人——所发起的阴险的运动,服从了他们的谬理。

  因此良心的职责,逼迫我们再写这封通谕,为训诲你们。我们希望这封通谕,能够送到你们手中,给忠于真理道德的人,带去慰藉,给其余的人,带去光明和我们父情的劝谕。

我们对于你们的态度,也认为可以誉扬;因为你们在天天的长久磨练里采取了正路。你们对于统治你们的政权,在治权范围以内的事务上,你们按着信友的身份,谨慎服从,又怀着爱国之情,很勤快地履行国民的天职。但同时使我们心中很愉快的,是我们得知你们在各种机会上,继续公开地表白,无论若何,不能违背公教的规律,无论若何,不能背弃造物主和救世主。为着天主,为证明爱天主,你们中间已有不少的人,甘受苦刑,甘受牢狱。


劝谕

  我们于今怀着耶稣的心肠,诚切地劝谕那辈使我们伤心的人,劝他们悔改,重归得救的正路。他们该当记住,若是该把恺撒(政府)的东西,归给恺撒,那便该把天主的东西,归给天主。若是遇到世上的人,命令一些违背天主规律的事件时,就应该实行圣伯多禄宗徒所说:”理应服从天主而不服从人。“也应该记住,没有人能够奉事两个主人,若是两个主人所命的,互相冲突。这样,没有人能够取悦耶稣,又取悦于人。因此,即使为至死忠于神圣的救世主,应受窘难,便该毅然承当一切。

  至于一些甘受虐待,以忠于天主忠于教会而异于常人的人,”他们竟能为耶稣的圣名而受辱“,我们再三恭贺他们,再三用慈父心肠激励他们。在他们所走的正路上,他们要勇敢无畏地继续前进,脑中常常想着耶稣的话:”你们不要怕那些杀害你们肉体,然而不能伤害你们灵魂的人。你们却该害怕那一位能够把你们肉体灵魂投诸地狱。......你们的头发,他都根根数过,你们不要害怕。......凡是谁在人前承认我,我在我天上圣父前也将承认他,凡是谁在人前背弃了我,我在在天圣父前,也要弃绝他。“


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为遵守天主的法律,你们应该忍受的攻击,绝不是轻易的。可是耶稣曾说为义而受难的人是真福的人。训令他们欢欣鼓舞,因为他们在天的酬报,充裕丰富。耶稣自己一定也将用他的大能扶助你们,使你们善于奋斗,保全信德。天主之母,童贞玛利亚,我等慈母,也必助佑你们。圣母乃中国在天之后,在今年的圣母年里,将必特别保佑扶助,使你们坚守善志,在天之中国致命先烈,也将相助你们,他们为着爱国真诚,尤其为忠于神圣救主和圣教会的赤心,坦然就义。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4 08:30:41 发表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章程


第三条  本团宗旨为:以圣经和圣传为依据,本着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圣而公教会的传统和梵二大公会议精神,维护信德宝库,藉圣神赐予的恩宠,宣传福音,广扬圣教;在政治、经济和教会事务上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维护国家主权和教会事务自主权,坚持中国化方向,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团结引导全国神长教友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为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社会和谐、宗教和睦、世界和平作贡献,以促进国家、社会及人类的更大福祉。

本章程经2016年12月29日代表会议表决通过



  讓我重申(參見第五號),共融與合一是天主公教會的基本的,和不能或缺的元素。設立一個從宗教層面上「獨立」於聖座的教會,與天主教的教義是不相容的。

        我明白在上述的情形之下,你們為保持對基督、對教會及伯多祿繼承者之忠貞,要面對重大的困難。在此請你們不要忘記,聖保祿宗徒曾經說過的話(參見羅8:35-39)--沒有什麼事可使我們與基督的愛相隔絕。我相信你們賴天主的恩寵,會竭盡己力,不惜代價地衛護教會的合一與共融。

        近幾十年來,許多中國主教團的成員悉心地領導了教會,他們給自己的團體和普世教會過去作出了,現在仍在做燦爛的見證。為此我們再一次從心底向群羊的「至高牧者」(伯前5:4)發出稱謝的讚頌:因為總不能忘記他們中有很多位遭遇過迫害、或被禁制執行任務,有些甚至以自己的鮮血澆灌、滋養了教會。


在信仰和信仰生活(fides et mores,聖事生活)等純屬教會專責的事務上,主教團不能向任何政權屈服。

        根據上面所述原則,目前在中國的「主教團」, 仍不能被宗座承認為主教團:因為那些沒有獲政府認可的「地下」主教們都不在其中,而他們是與教宗共融的。相反,卻包括了那些至今仍不合法的主教;且這團的規章內也含有與教會教義不相容的元素。

——本笃十六教宗致中国教会牧函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4 08:28:19 发表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章程


第三条  本会宗旨为:团结、带领全国天主教神长教友,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遵守国家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在政治、经济和教会事务上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维护国家主权和教会事务自主权,坚持中国化方向,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按照民主办教精神协助教务组织做好牧灵福传工作;引导全国神长教友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社会和谐、宗教和睦、世界和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

本章程经 2016年12 月29 日代表会议表决通过。

,大公會議也告誡我們說:「這友愛與和善不應使我們對真理及美善,變成模稜兩可」。[31]  


        考慮到「耶穌(建立教會)的原意」充分顯示出,某些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企圖凌駕於眾主教之上,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道理的。
  上述(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宣稱自己的宗旨為:落實「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與教會道理也是無法調和的。而天主教會按自古以來的信條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
——本笃十六教宗致中国教会牧函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3 20:58:52 发表
陈日军应该呼吁庄建坚退出爱国会,庄建坚的手下神父都应该退出爱国会。陈日军不能用两个标准说话。陈日军常常说大陆主教参加爱国会是裂教,为什么不呼吁庄建坚退出?广州甘俊邱是庄建坚的外甥,也是爱国会主席,陈日军为什么装聋卖哑?上海马达钦重新加入爱国会,陈日军为什么看不见?是不是又要给他们吃红烧肉?陈日军出来说话!!!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3 20:04:4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如果要求某个人做出牺牲,无论大小,就应该让所有人都清楚这不是政治交换的代价,而是在为了更大益处、基督的教会的益处这一福音前景之中。——帕罗林

这就是邪恶的计划。

帕罗林都承认了,你还诡辩,有意思么?鬼
       

你就是藏在阴暗处挑破是非,破坏教会的魔鬼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3 19:33:40 发表
圣良的书信,措辞坚决,立场严明,毫无模棱两可、拖泥带水之处。信内的意见不是以个人的身份发表,而是以耶稣在世代表、伯多禄继任者的地位发表。     

  圣良对神职班的人选,异常重视。根据耶路撒冷宗主教业莫斯的记载,圣良曾在圣伯多禄陵墓作四十天的祈祷,请宗徒之长代为求上主赦免他的罪过。四十天后。圣伯多禄显现给他,说道:“你的罪赦免了,只有一样罪,还没有赦,那就是你授予圣职时所犯的疏忽,误选不适当的人担任职务。这些罪天主仍要向你追究。”圣良特在圣教法典增订修文,规定领受司铎神品的人员必须经过严格的考验,证明确能服从纪律。     


“你的罪赦免了,只有一样罪,还没有赦,那就是你授予圣职时所犯的疏忽,误选不适当的人担任职务。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3 19:18:3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如果要求某个人做出牺牲,无论大小,就应该让所有人都清楚这不是政治交换的代价,而是在为了更大益处、基督的教会的益处这一福音前景之中。——帕罗林

这就是邪恶的计划。

帕罗林都承认了,你还诡辩,有意思么?鬼
       
 
回复  支持[0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3 19:18:0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庄写信给教宗请陈枢机递交没有?是庄说谎还是陈枢机说谎?亦或是帕罗林,教廷和你们这些鬼儿子说谎?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0:32:23 发表

陈日军应该呼吁庄建坚退出爱国会,庄建坚的手下神父都应该退出爱国会。陈日军不能用两个标准说话。陈日军常常说大陆主教参加爱国会是裂教,为什么不呼吁庄建坚退出?广州甘俊邱是庄建坚的外甥,也是爱国会主席,陈日军为什么装聋卖哑?上海马达钦重新加入爱国会,陈日军为什么看不见?是不是又要给他们吃红烧肉?陈日军出来说话!
 
回复  支持[0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0:29:42 发表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0:13:0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精心打造庄老主教的“叙述”?梵蒂冈内部通讯社的意思是陈枢机一手策划的,精心打造的,根本就没有庄老主教的信这回事?完全是陈枢机编造的,归根结底还是陈枢机在说谎,且精心策划谣言,精心打造“叙述”!

如此恶的攻击出自梵蒂冈内部通讯社,是教廷官方媒体吧,帕罗林私人的媒体吧!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这群魔鬼,陈枢机精心策划谣?你们确实恶毒!
既然庄是爱国会的,为什么共党不承认他?既然是爱国会的,他竟然不听党的话?
爱国会的也存在秘密祝圣?秘密祝圣的爱国会主教怎么可能公开以主教身份工作?秘密祝圣主教,政府不承认。祝圣他的爱国会主教,党能放过他们?

既然教廷秘密批准被指令爱国会主教祝圣了庄,甚至也安排了助理主教!那么如今教廷却要抛弃庄,命令其让位给黄,教廷太不是东西了!太邪恶了!

这种谈判,帕罗林还说不是政治交易?

在教廷那里,庄是正权吧!黄是被绝罚的!不还是逼正权退休,让位给非法,甚至被绝罚者么?

邪恶恶毒的梵蒂冈内部通讯社,到底谁精心策划谣言?到底谁在实行邪恶计划?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如果要求某个人做出牺牲,无论大小,就应该让所有人都清楚这不是政治交换的代价,而是在为了更大益处、基督的教会的益处这一福音前景之中。——帕罗林

这就是邪恶的计划。

帕罗林都承认了,你还诡辩,有意思么?鬼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0:13:0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精心打造庄老主教的“叙述”?梵蒂冈内部通讯社的意思是陈枢机一手策划的,精心打造的,根本就没有庄老主教的信这回事?完全是陈枢机编造的,归根结底还是陈枢机在说谎,且精心策划谣言,精心打造“叙述”!

如此恶的攻击出自梵蒂冈内部通讯社,是教廷官方媒体吧,帕罗林私人的媒体吧!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这群魔鬼,陈枢机精心策划谣?你们确实恶毒!
既然庄是爱国会的,为什么共党不承认他?既然是爱国会的,他竟然不听党的话?
爱国会的也存在秘密祝圣?秘密祝圣的爱国会主教怎么可能公开以主教身份工作?秘密祝圣主教,政府不承认。祝圣他的爱国会主教,党能放过他们?

既然教廷秘密批准被指令爱国会主教祝圣了庄,甚至也安排了助理主教!那么如今教廷却要抛弃庄,命令其让位给黄,教廷太不是东西了!太邪恶了!

这种谈判,帕罗林还说不是政治交易?

在教廷那里,庄是正权吧!黄是被绝罚的!不还是逼正权退休,让位给非法,甚至被绝罚者么?

邪恶恶毒的梵蒂冈内部通讯社,到底谁精心策划谣言?到底谁在实行邪恶计划?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如果要求某个人做出牺牲,无论大小,就应该让所有人都清楚这不是政治交换的代价,而是在为了更大益处、基督的教会的益处这一福音前景之中。——帕罗林

这就是邪恶的计划。

帕罗林都承认了,你还诡辩,有意思么?鬼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10:10:2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精心打造庄老主教的“叙述”?梵蒂冈内部通讯社的意思是陈枢机一手策划的,精心打造的,根本就没有庄老主教的信这回事?完全是陈枢机编造的,归根结底还是陈枢机在说谎,且精心策划谣言,精心打造“叙述”!

如此恶的攻击出自梵蒂冈内部通讯社,是教廷官方媒体吧,帕罗林私人的媒体吧!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这群魔鬼,陈枢机精心策划谣?你们确实恶毒!
既然庄是爱国会的,为什么共党不承认他?既然是爱国会的,他竟然不听党的话?
爱国会的也存在秘密祝圣?秘密祝圣的爱国会主教怎么可能公开以主教身份工作?秘密祝圣主教,政府不承认。祝圣他的爱国会主教,党能放过他们?

既然教廷秘密批准被指令爱国会主教祝圣了庄,甚至也安排了助理主教!那么如今教廷却要抛弃庄,命令其让位给黄,教廷太不是东西了!太邪恶了!

这种谈判,帕罗林还说不是政治交易?

在教廷那里,庄是正权吧!黄是被绝罚的!不还是逼正权退休,让位给非法,甚至被绝罚者么?

邪恶恶毒的梵蒂冈内部通讯社,到底谁精心策划谣言?到底谁在实行邪恶计划?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绑架庄?庄没有写信?是谁把庄绑架到北京的?

根本没这回事?那就让庄出来澄清!

到底谁在说谎?

说谎者,魔鬼啊!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09:05:1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精心打造庄老主教的“叙述”?梵蒂冈内部通讯社的意思是陈枢机一手策划的,精心打造的,根本就没有庄老主教的信这回事?完全是陈枢机编造的,归根结底还是陈枢机在说谎,且精心策划谣言,精心打造“叙述”!

如此恶的攻击出自梵蒂冈内部通讯社,是教廷官方媒体吧,帕罗林私人的媒体吧!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这群魔鬼,陈枢机精心策划谣?你们确实恶毒!
既然庄是爱国会的,为什么共党不承认他?既然是爱国会的,他竟然不听党的话?
爱国会的也存在秘密祝圣?秘密祝圣的爱国会主教怎么可能公开以主教身份工作?秘密祝圣主教,政府不承认。祝圣他的爱国会主教,党能放过他们?

既然教廷秘密批准被指令爱国会主教祝圣了庄,甚至也安排了助理主教!那么如今教廷却要抛弃庄,命令其让位给黄,教廷太不是东西了!太邪恶了!

这种谈判,帕罗林还说不是政治交易?

在教廷那里,庄是正权吧!黄是被绝罚的!不还是逼正权退休,让位给非法,甚至被绝罚者么?

邪恶恶毒的梵蒂冈内部通讯社,到底谁精心策划谣言?到底谁在实行邪恶计划?

精心掩盖事实真相吧!为了卑劣的目的,用了一口两舌的卑鄙手段,这才是邪恶的。想绑架庄建坚为你们致命吗?没胆量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2 08:46:3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精心打造庄老主教的“叙述”?梵蒂冈内部通讯社的意思是陈枢机一手策划的,精心打造的,根本就没有庄老主教的信这回事?完全是陈枢机编造的,归根结底还是陈枢机在说谎,且精心策划谣言,精心打造“叙述”!

如此恶的攻击出自梵蒂冈内部通讯社,是教廷官方媒体吧,帕罗林私人的媒体吧!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这群魔鬼,陈枢机精心策划谣?你们确实恶毒!
既然庄是爱国会的,为什么共党不承认他?既然是爱国会的,他竟然不听党的话?
爱国会的也存在秘密祝圣?秘密祝圣的爱国会主教怎么可能公开以主教身份工作?秘密祝圣主教,政府不承认。祝圣他的爱国会主教,党能放过他们?

既然教廷秘密批准被指令爱国会主教祝圣了庄,甚至也安排了助理主教!那么如今教廷却要抛弃庄,命令其让位给黄,教廷太不是东西了!太邪恶了!

这种谈判,帕罗林还说不是政治交易?

在教廷那里,庄是正权吧!黄是被绝罚的!不还是逼正权退休,让位给非法,甚至被绝罚者么?

邪恶恶毒的梵蒂冈内部通讯社,到底谁精心策划谣言?到底谁在实行邪恶计划?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11 20:05:12 发表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8-02-11 12:52:33 发表
如果在这种不成熟、不合理、不合法的情况下建交,会发生继东正教、基督教之后的再一次分裂吗?好怕!天主,求你不要让这邪恶的计划实现!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义峰
2018-02-10 09:37:41 发表
陈日君在急什么?


近来,关于中梵将签署主教任命协议的消息成为热点。对于这件事,因为一些原因,本来也不想多嘴。然而,近日看到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对此十分恼火,甚至专门跑到梵蒂冈向教皇陈情,结果自说自话地表示教皇对此事与教廷主管官员有不同意见,被圣座新闻室发了声明打脸。想那陈日君也是快九十的人了,也着实不易。前些年,因为中国天主教“八大”和上海地方为金鲁贤办诞辰百年纪念座谈会的事,他还专门给我写过文章,虽然其智可笑,到底其情可悯。所以,也便写下几句,告诉这位老爷子,其实他和一大批对此事如丧考妣的人,根本没懂他们的“至圣圣父”的高明手段。
首先来看看传闻中的协议吧。中梵谈判是全封闭的,综合各种公开的信息,大致得出以下几点:
1、罗马教廷认可目前7位“非法主教”为正权。其实,中方的所谓“非法主教”已经没有7位了。至于一直说7位,是因为中方的定调一直是要7位一起认,所以梵方暂时不公布,待协议签署时作为一个“大诚意”表现给中方的决策者看而已。
2、让现在地下的主教们逐步公开就职。
3、把罗马教廷在公开教会已经秘密委任的主教们“选圣”出来。
4、在今后的主教任命中由中方推荐人选,罗马教廷予以委任,但对中方的人选罗马教廷如掌握其在“伦理道德”方面有问题的确凿证据,得以否定。
陈日君之所以痛恨,就是认为这个协议是对中方完全的投降,丧失了罗马教廷的原则。然而,果真如此么?
我们先来问一个问题:中方为什么要与梵蒂冈谈判?对于这个问题,当然会有很多说法,比如进一步压缩台湾国际空间啊,进一步消解国内天主教地下教会啊,诸如此类。但是,核心问题就一个字:“权”!中梵谈判,对中方而言,是能让教廷分享多少权的问题;对教廷而言,是能让出多少给中方的问题。明确了这个问题,我们再来看这个协议:
1、7位“非法主教”对各自教区掌控力的格局未变。乐山教区雷世银主教对教区的掌控力在国内教会数一数二,教廷绝罚他这么多年,毫无用处。教廷认可他,他对教区的掌控力也不会再增加,因为已经是绝对掌控的了。闽东教区詹思禄主教,饱受当地地下教会压迫,教廷认可了他,当地地下教会服从他?不可能的。地上地下问题更多的是利益问题,不是信仰问题,有人有钱有地盘的才是主教。
2、忽略了中国教会根本问题――公开教会中的敌对势力。地下教会是问题吗?我十年前就说过,不是!中国天主教真正的问题是公开教会圣统制化。在河北、在山西、在陕西,那些地方的许多教区就是公开的圣统制教区。有那样的公开教会,还要什么地下教会?那样的公开教会比地下教会更可怕,因为他们在体制内活动,而且早已公开抵制现在的天主教工作体制。所以,在当下,保留一定数量的地下教会对中国天主教工作是好事。如陕西凤翔教区的李镜峰,当初公开就职时也说得如何如何之好,教育转化如何成功。结果呢?先秘密祝圣了本教区的张志勇,张志勇还为温州朱维芳秘密祝圣,开中国天主教公开教会中主教秘密祝圣的先例。有了朱维芳的例子,后来邯郸孙继根、宁波金仰科、汕头卓炎昌也跟了上去。张志勇年纪大了,李镜峰又向罗马推荐李会元为助理主教,并为其秘密祝圣,做成了既成事实。还是那句话,有这样的公开教会,还要地下教会干什么?
3、推进罗马教廷“占团废会”战略。协议签定后,一批地下主教公开了。公开以后去哪里?当然进入主教团。然后逐渐把主教团中不喜欢的人虚化。有人问怎么虚化。好办。主教团是做什么的?是要做好天主教工作的。如李镜峰那种人,向来不买“一会一团”的帐。一大批公开就职的主教进入主教团,与现在公开教会中的敌对势力一起,完全可以做到让主教会政令不出柳荫街。这时再有个把中方能够接受的,“在主教中威望”的人出来,不就可以“占团”了么?罗马教廷不急的,十年二十年都成,它有的是时间。跟你共产党斗了七十年了,不差这一二十年。同时,按现在的惯例,这批主教还会担任省、市两级爱国会的领导职务。爱国会也将进一步圣统制化。这就是我在“八大”前点出的教廷“占团废会”的图谋。
4、如何解释宪法第36条?宪法36条规定“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协议签下来后,不管怎么说,至少说明中方认为这样的协议(与梵蒂冈共享主教任命权)是不违背宪法36条规定的。按传闻中的说法,签下来后,教廷作形式任命。但再形式任命,也要在祝圣典礼上公开念教廷的委任书(现在是先在更衣室里把教廷委任书念了,再上祭台上演出戏,念主教团的任命书)。哪怕是“形式任命”,也是要公开念的。如果中方认可这种形式,就说明你认为此种形式不违背36条。那么,其它宗教就会照样来。这是显而易见之事。
5、罗马教廷在协议中埋了伏笔。所谓在有中方候选人存在“伦理道德”方面问题的确凿证据的前提下,可以否决人选。这种问题就是罗生门。一来国内神职人员中此类情况早已是普遍现象,罗马教廷在国内委任的那么多主教也多有此类情事,某教廷器重的骨干主教传闻当年就是以“勇于献身”上位。二来什么叫确凿证据?神职班、教徒的证词算不算。你有你的,我有我的。说到底,中方推荐的人是罗马教廷属意的,那有证据也没证据;如果不是他们属意的,那就让国内的棋子们弄点证据。其实,国内许多教区人事布局已经明朗,罗马教廷也是知道的,所谓证据么,现在就可以开始有针对性地弄了。
刚刚在天主教在线网站上看到出身金鲁贤治下的佘山修院的天津教区杨小斌神甫的一篇文章,里面有一段很有趣:
几天前,老师发来一个观点:“按常规,非法祝圣的主教抢了正权主教的位子是讲不通的协议技俩,但这样做如能让地上地下团结,让非法祝圣这事永不再发生,让政府不再百分之百控制教会,让四十多个没有主教的教区有自己的牧人,让被监禁的主教神父恢复自由,让各修会能正大光明地运作,这二个让位主教的牺牲是值得的,他们功不可灭,这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最佳见证,此时,他们应该喜乐地出来支持这事,陈枢机也该闭嘴。英文有句谚语,「You’may lose a battle, but you may win the war at the end。.」
这里面的老师,是指任延黎。任当年走宗座外方传教会的路子去了罗马,回来后就成为中国天主教问题的专家。任延黎虽然屁股坐得不正,眼光还是可以的,这几句话倒是把协议的本质看得很透,罗马教廷就是小本钱做大买卖。
所以,这份中梵协议将开启中国天主教越南化进程,对中国现行宗教工作体制形成破坏性冲击。这是罗马教皇及其教廷的大智慧,陈日君完全可以宽心,乐养天年,行见圣统制复行于中华。

                2018.2.9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09 17:44:51 发表
不要碰中国的殉道者,他们是教会的财富

2018年2月3日,意大利荣休主教路易吉·内里(Luigi Negri)发表文章称,如果中国的殉道烈士被出卖,那将是黑暗临近之时。
内里主教认为中国教会今日之存在是因为她奠基在那些为捍卫其自由免受外来干涉之人的鲜血之上。他们知道自己的流血牺牲是结合于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倾流的血。
该主教强有力的肯定:“如果我们所听到的(指合法主教被逼让位于非法主教事件)是真实的,殉道者不容碰触!教会总是举扬她的殉道者于祭台之上,并为他们奉献最美的教堂。背弃他们的人将成为教会史上可怕的一页。”
因此,这位意大利主教认为,“如果教会忘记他的烈士,或者背叛他们,或者打击他们,那么我们就可以毫无疑问的肯定试探时刻和黑夜正在接近”。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2-09 17:44:36 发表
乔治·魏格尔,警告梵蒂冈妥协于北京的危险

面对中梵可能达成的协议,乔治·魏格尔(George Weigel),若望保禄二世的传记作者,警告说如果梵蒂冈妥协于北京将是危险的。
乔治·魏格尔是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传记作者,也是天主教观点中最具影响力的创造者之一,尤其是在讲英语的世界中,他警告梵蒂冈如果给中国政府在任命主教中插手,要牢记那些过去圣座所犯过的外交上类似的错误:从对法西斯和纳粹政权的态度到对待苏化欧洲的东方政策。

魏格尔:“投降”
就最近媒体所都指出的,协议将会签署,但尚不清楚具体时间及其范围,也就是说,这意味着将要建立一个完全的外交关系。 魏格尔星期一在《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上写了一篇强烈的文章,谈到“梵蒂冈向北京投降”。 他回忆说,梵蒂冈之前的外交在极权主义国家屡屡失败:1929年同意大利法西斯签订拉特兰协议后,1931年比约十一世就发表宗座牧函《我们不需要》(Non abbiamo bisogno)谴责法西斯政权; 1933年与纳粹德国签订协议,1937年发表通谕《烧灼着不安》(Mit Brennender Sorge)谴责德国纳粹; 与东欧共产主义国家签订的协议,也就是60和70年代萨罗利枢机的东方政策,在遭受迫害和渗透的现实下而声名狼藉。
根据魏格尔的说法,即将达成的协议可以回应梵蒂冈一直以来愿意与中国达成完整的大使级别的外交关系的夙愿。他评论说,有人试图为即将达成的协议辩解,说现在至少能得到一些协议也是不错的的,因为没有人知道十年或二十年以后的情况会是怎样。但这是非常愚蠢的。
为什么呢? 因为最坏的假设就是,习近平如果设法维持一个毛派政治制度,尽管中产阶级正在兴起......有什么理由相信中国共产党人会打破法西斯主义者们所构建的模式呢? 就是那些意大利和德国纳粹以及中东欧的共产党们,他们履行了什么承诺?而最好的情况是,如果中国的现实正在朝向民间社会的不断发展扩大,为什么中国人会有兴趣在一个对共产党政权磕卑躬屈膝的天主教里寻找宗教信仰呢?那些在家庭教会运动中蔑视政权的福音派新教徒不是更有吸引力的选择吗?

对法律和道德权威丧失的嘲笑
魏格尔引用第二届梵蒂冈大公会议《主教在教会内牧灵职务》法令和1983年的《天主教法典》中377条第5款的规定:“今后不再授予国家政权任何选举、任命、推荐或指定主教的权利及特恩”,认为妥协就意味着对教会的法律的嘲笑,是对教会自由进行福传和慈善使命的否认。
事实的真相是,今天,罗马教廷唯一的权力就是道德力量,这体现在教宗身上,透过教会捍卫所有人的权利的方式,使天主教的道德权威缓慢增加。 面对要签署的协议,中国政府在这个时刻监禁和折磨基督教徒,要求合法主教让位给非法主教,这使得天主教的道德权威或教宗的权威成为无足轻重的。
 
回复  支持[0反对[1]

 369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