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阿根廷主教:教宗方济各是所有人的教宗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4 13:36:42 发表
东方的外交策略必定是“失败的”!
前车之鉴你不借鉴,先人的足迹你不跟着,老人的经验你不理睬。神学讲的“资深”你又认为绊脚。对待中国教会只有保禄二世,才是赢家。


方济各必输无疑,在他的手里丧尸的灵魂不计其数,最大的罪跟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3 23:30:51 发表
毫无疑问地,这种持续不断的联结造成了很多混淆。令人遗憾的是,教宗的形象和他的言语被扭曲,甚至被淩辱和诽谤”。

为什么会被凌辱和诽谤?为什么?难道那个代办尽责吗,他早使人的信德良心凉了,多余的机构。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3 10:42:52 发表
基督的光已经暗淡无光了!代办也不敢代办教会的话语了!香港的代办形同虚设!大陆的这些反对教宗的声音代办难道就不反应给教宗吗?这就是教会没有真理的表现!悲哀。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3 01:18:50 发表

若望保禄二世宣称,教会无法更改这种准则,由于两条原则:第一“同情与仁慈”,第二“真理与一致”,凭此,教会不会同意将善称做恶、以恶称做善。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4:21:13 发表
天主教是非多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1:46:07 发表
网友 旷野呼声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教宗推文2018年1月11日
11/01/2018 15:00谁若不与苦难的弟兄共患难,就应该省思自己的人性,即使这位弟兄在宗教、语言和文化上与自己有所不同。

就是不与中国大陆苦难中的教会共患难!反而与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的爱国会裂教分子共融!

需要祭品,中国的形势转变需要一些人做祭品。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1:21:44 发表
保禄二世的时代,地上的神父必须要到地下的主教哪里求宽免。领取治权,地下教会蓬勃发展,请问:那个不知道?
到了本笃16取消一切特权,教会开始动荡。摇摆。
再看这个方济各整的乱七八糟,卖主求荣我佛慈悲,装聋作哑鬼鬼祟祟的外交谈判。让那些叛徒有了可乘之机。
这不是教宗的装傻装二的对教会的亵渎吗?
教宗不是天天搞推文、外交。而是护守羊群维护真理、坚固苦难教会的弟兄,鞭策那些不为真理作证的羊倌。跟不该和魔鬼交朋友。你心目中的好教宗就是个奇葩。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1:20:05 发表
三位主教喊出对教宗《爱的喜乐》的错误解读「不符合」天主教信仰
BREAKING: Three Bishops call Pope’s reading of Amoris Laetitia “alien” to Catholic faith

作者:Diane Montagna
译者:哈维尔

罗马,2018年1月2日——三位主教公开质疑对教宗方济各《爱的喜乐》的错误解读,许可一些离婚再婚者领受主的圣体,声称这种解读正在招致“蔓延性混淆”,与天主教信仰是“不相容的”,并将在教会中散布“一种离婚的瘟疫”。

哈萨克斯坦首府阿斯塔纳的辅理主教亚大纳削·施奈德(Athanasius Schneider),阿斯塔纳市总主教多玛示·毕达(Tomash Peta),与卡拉干达总主教简P.朗加(Jan Pawel Lenga),在12月31日发布了一份《有关圣事性婚姻不可拆散性真理的声明》,作为一项对教宗和对当今教会的“真理中之爱德的服务”。

为关注教会在婚姻不可拆散性上的教导,这些主教已经作出决定,写出一份“公开而毫不含糊的真理声明”,因为他们说自己“不能保持沉默。”

作为教会的主教,有责任捍卫、促进教会的信仰和公共准则,他们说自己有一种“严重的本分”与“在信友面前的责任”,而那些信友正期望着从主教那里获得“一种对真理公开的且毫不模糊的声明,以及教会有关婚姻不可拆散性的不可更改的准则。”

他们指出,在教宗方济各论及家庭的《爱的喜乐》文件后,许多主教和主教会议/主教团发布了一些规范,容许一些民法上的离婚再婚者、未生活在节欲中的人,去领受忏悔和圣体圣事。他们指出,这些高层权威(德国、马耳他、布宜诺斯艾利斯,尽管他们没有指出姓名),“甚至从教会的至高权威那里” ,也接受了批准。

据称上个月,教宗方济各决定正式声明,布宜诺斯艾利斯主教们对《爱的喜乐》的解读是“真诚而可靠的训导”。

这些由教会批准的牧灵规范的扩散,“已经在信友和神职人员中,招致了一种可疑的和从未有过的持续混淆”,哈萨克斯坦的主教们写道,在教会中,这是“一类散布‘离婚瘟疫’的方式”。

“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已经郑重申明天主有关离婚的绝对禁令,”他们回顾道,并且教会一直在保存和忠诚地传递在其内的教义及圣事性的准则——基督有关婚姻不可离散性的“训导的结晶”。

“由于婚姻和圣体圣事制度的教义和原则,至关重要,教会不得不异口同声的讲说。显然,有关婚姻的不可拆散性的伦理准则,决不能在教区和教区、国家和国家之间,造成抵触。”

“从宗徒时代开始,”主教们解释,“教会已经遵循着这条由里昂的圣依肋内证实的准则”:

“教会,尽管已经遍及全球,直到世界的尽头,却持有从宗徒及其弟子那里接受的信仰,小心谨慎地保存这宣道和这信仰,她好像定居在一座房舍内,以完全相同的方式信托着,她好像只有一个灵魂和一颗心,宣讲信仰的真理,教导它并且异口同声地传递它,她好像只有一个口舌”(Adversus haereses, I, 10, 2)。

他们进一步回忆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他警告通过不同的“意见和训导”会消解“真正的罪恶感,几乎达到消除罪恶的极点上”,在信友的良心中播种混淆。

1999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阿斯塔纳(Astana)建立了圣玛利亚教堂,并在2003年5月17日将它擢升为总主教区,任命波兰出生的托马示·毕达作为它的总主教。在2015年的有关家庭主题的主教会议(Ordinary Synod)中,总主教毕达,作为哈萨克斯坦的代表,以可敬的教宗保禄六世在1972年宣告的话,开始了他的短暂的干预:“从一些裂缝中,撒旦的烟雾进入了天主的圣殿。”

他接着告诉那些被召集的会议教长们:“我确信,这些是教宗保禄六世——《人类生命》通谕作者——的先知性话语。在去年(2014)会议期间,‘撒旦的烟雾’已经在尽力钻进保禄六世礼堂。”这位总主教继续道:“不幸的是,有人在《工作文件》(Instrumentum Laboris)的一些事项中,仍能觉察到这‘地狱硝烟’的气味,而且在这年的一些与会教长们的干预中也是如此。”

在宣言中,亚大纳削·施奈德主教,与总主教毕达和朗加一起,为信友们重申,有关婚姻圣事七条不可更改的真理,并且“在圣若翰洗者、圣若望·费舍、圣多玛斯·莫尔,可敬者劳拉·维库纳,知名的和不知名的忏悔者,以及婚姻不可拆散性殉道者的精神中”,宣布:

通过批准“离婚与再婚者”去领受圣体的所谓的圣事性准则,去辩护、认可、合法化无论直接或间接的离婚与一种非婚姻性质的稳定的性关系,是非法的(non licet);在此类案件中,这种准则为大公的和宗徒性的整体信仰传统是不相容的。

转译自: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1:15:19 发表
五位主教重申有关圣体圣事的传统训导
Five bishops reaffirmtraditional teaching on Communion

作者:Dan Hitchens(英国《天主教先驱报》副主编)
译者:哈维尔

前驻美国的教廷大使维加诺总主教(Vigano),在明确回应教宗方济各的声明中,加入了哈萨克斯坦主教们的团队。

五位主教,在一份指向教宗方济各最近几次声明的明确回复中,重申了教会对离婚与再婚者,所有的论及圣体圣事的传统训导。

这一声明最初是由哈萨克斯坦的主教——阿斯塔纳圣玛利亚教区的总主教托马仕·毕达(Tomash Peta)、卡拉干达州的总主教简P.朗加(Jan Pawel Lenga)、阿斯塔纳圣玛利亚教区的辅理主教亚大纳削·施奈德(Athanasius Schneider)——在(2017年)12月31日发布的,他们观察到,这一天是法蒂玛显现一百周年后的圣家节。

昨天,两位意大利的高级神职人员——驻美国的前任教宗大使总主教卡洛·维加诺(Carlo Vigano),和已荣休的总主教内格里(Luigi Negri)——根据网站Corrispodenza Romana,签署了他们的名字。

这份在几个网站上已公布的声明,指出一些主教团已经宣布的,离婚与再婚的天主教徒即便与他们的新伴侣处在性关系中,也能够领受圣体。

由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重申的教会传统训导则是,那些再婚者如果下定决心在性生活上保持克制,才能够领受圣体。

最近有些主教支持这一训导时,另一些人,比如马耳他的两位主教,却与此产生了抵触。马耳他的主教宣称,避免性生活或许是不可能的,那些决定自己要“与天主和好”的,便能够领受圣体。据报道,教宗赞扬了这一主张。

作为与教会的传统训导相抵触的,一份由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主教们发出的歧义百出的文件,得到了一些评论家的诠释,尽管另外一些主教并不赞同。教宗方济各却对这份文件,给予了认可。

在这份新的声明中,五位主教提到,一些支持为那些再婚者分送圣体的主教文件,“甚至从教会至高的权威那里获得了批准”。这或许是指教宗的那些声明。

在回应中,五位主教重申了传统的训导,并以粗体字标出:

通过批准“离婚与再婚者”去领受圣体的所谓的圣事性准则,去辩护、认可、合法化不论直接或间接的离婚与一种非婚姻性质的稳定的性关系,是非法的(non licet);在此类案件中,这种准则为大公的和宗徒性的整体信仰传统是不相容的。

主教们坚决主张,教会传统论及向再婚者分送圣体,是有限制的,因为这是遵循着耶稣论婚姻不可拆散性的教导。主教们说,“在法定的已遂婚姻的绝对不可拆散性中,圣事的准则和教会信仰”之间,绝不能够出现抵触。他们征引了梵二会议作为训导的内容,“这些圣事不仅假定已有信德,而且以言语、以事实,滋养、加强,并发挥信德,所以它们被称为‘信德的圣事’。”

去年,三位哈萨克斯坦的主教,敦促教友们为教宗方济各祈祷,特别是祈祷他废除与教会训导相抵触的牧灵指引。他们说,圣事性的准则,是一种“从宗徒时代就接受并忠实地保存下来的验证过的惯例,而且更在近期,受到圣若望保禄二世和教宗本笃十六世,以确定方式的批准。”

在这些主教的新的文件中,他们更加谨慎地查看了教会训导的神学基础。他们提及圣若望保禄二世的另一份文件《和好与忏悔》(Reconciliatio et Paenitentia),这份文件通过指向那些再婚者,说道:“教会不得不劝导她的子民,在这些棘手的情况中,以其他方式而不要用告解与圣体圣事,设法接近天主的仁慈,直到他们备有必要准备的那一刻。”

若望保禄二世宣称,教会无法更改这种准则,由于两条原则:第一“同情与仁慈”,第二“真理与一致”,凭此,教会不会同意将善称做恶、以恶称做善。

意大利政治家与哲学家罗科·布蒂廖内(Rocco Buttiglione),曾经争论道:一名司铎除了给予赦罪外,能够告诉那些具体的悔罪者,他们并没有处在可死之罪的境况中。然而,哈萨克斯坦的主教们引述脱利腾大公会议作为训导,“教会并不具有判断一名信友内在恩宠状态的不能错的神恩。”

作为结论,他们说,“所谓的‘离婚与再婚者’不被许可领受至圣圣体,并非意味着在天主面前一种针对某人恩宠状态的判断”。相反,那是“一种对他们所处境况之可见的、公开的以及客观条件的判断”。因为七件圣事和教会是有形可见的制度组织,“对圣事的领受,需要基于信友们相应的清晰而客观的状况。”

主教们“在我们的良心与将会审判我们的天主面前”作出这份声明,并且说,他们确信自己的声明是一种对教会和对罗马教宗的服侍。



转译自:英国《天主教先驱网》
网址:http://www.catholicherald.co.uk/news/2018/01/03/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1:08:02 发表
奧地利主教簽署聲明,聲稱對教宗《愛的喜樂》的解讀與天主教信仰「不相容」


Bishop Andreas Laun, Emeritus Auxiliary of Salzburg, Austria

奧地利主教簽署聲明,聲稱對教宗《愛的喜樂》的解讀與天主教信仰「不相容」
Austrian bishop signs statement calling Pope’s reading of Amoris Laetitia ‘alien’ to Catholic faith

作者:Diane Montagna
譯者:哈維爾

2018年1月6日(《生活场地》新闻)——已榮休的奧地利萨尔斯堡市輔理主教、安德烈亞斯•勞恩(Andreas Laun),今天將自己的名字簽在了《有關圣事性婚姻之不可動搖真理的聲明》上,《生活場》(LifeSite)新聞已確定,簽名的人數已經上升到六位主教和一位樞機。
January 6, 2018 (LifeSiteNews)— Bishop Andreas Laun, Emeritus Auxiliary of Salzburg, Austria, today put his name to the “Profession of Immutable Truths about Sacramental Marriage,” bringing the number of signatories to six bishops and one cardinal, LifeSite has confirmed.

在週一,主教亞大納削·施奈德(Athanasius Schneider)——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的輔理主教,阿斯塔納市的總主教托馬仕·畢達(Tomash Peta)與哈薩克斯坦卡拉干達市的總主教簡P.朗加(Jan Pawel Lenga),簽署了一份有關教會在婚姻不可拆散性議題上訓導的《公開的且毫不含糊之真理的聲明》,作為一種對今日教會與對教宗的「在真理中之愛德的服務」。
On Monday, Bishop Athanasius Schneider, auxiliary of Astana, Kazakhstan, Archbishop Tomash Peta, Metropolitan of Astana, and Archbishop Jan Pawel Lenga of Karaganda, Kazakhstan, issued a “public and unequivocal profession of the truth” regarding the Church’s teaching on the indissolubility of marriage as a “service of charity in truth” to the Church of today and to the Pope.

這份哈薩克斯坦主教聲明的出現,是為回應教宗方濟各與某些主教對《愛的喜樂》的解釋,也就是允許一些「再婚的」離婚者(沒有批准書和沒有生活在性的節欲中)去領受懺悔與聖體圣事。
The statement of the Kazakh Ordinaries comes in response toPope Francis’ and certain bishops’ interpretation of Amoris Laetitia to allow some “remarried” divorcees (without an annulmentand not living in sexual continenceaccess to the Sacraments of Penance and Holy Communion.

主教們說,這種正在招致「持續性混淆」的解釋,將會在教會中散佈「一種離婚的瘟疫」,並且對教會的整體信仰和傳統是「不相容的」。
The bishops said that such a reading is causing “rampant confusion,” will spread “a plague of divorce” in the Church, and is “alien” to the Church’s entire faith and Tradition.

三位哈薩克斯坦的普通主教作出這種決定,擬出一份「公開的且毫不含糊之真理的聲明」,以關注教會論婚姻不可拆散性的訓導,因為他們說自己「無法再保持沉默」。
The three Kazakh Ordinaries took the decision to make a “public and unequivocal profession of the truth” regarding the Church’s teaching on the indissolubility of marriage because they say they “are not allowed to be silent.”

正如天主教的主教有責任捍衛與促進天主教信仰和公共準則,他們說自己有一種「嚴重的本分」和「在信友面前的責任」,這些信友期待從主教那裡得到「一種公開且毫不含糊之真理的聲明與有關婚姻不可拆散性之教會不可更改的準則。」
As Catholic bishops charged with defending and promoting the Catholic faith and common discipline, they say they have a “grave responsibility” and “duty before the faithful” who expect from them “a public and unequivocal profession of the truth and the immutable discipline of the Church regarding the indissolubility of marriage.”

延伸閱讀:哈薩克斯坦天主教主教們關於《愛的喜樂》聲明的全文(中文省略!)
READ MORE: Full text of Kazakhstan Catholic Bishops statement on Amoris Laetitia

勞恩主教是一名聖方濟各·薩拉斯(St. Francis de Sales)獻主會的會士。他在1967年6月29日被祝聖為司鐸,1995年3月25日獲祝聖為萨尔斯堡(Salzburg)的輔理主教。勞恩也是奧地利海利根克劳兹(Heiligenkreuz)神哲學院的一名倫理神學教授。
Bishop Laun is a member of the Oblates of St. Francis de Sales. He was ordained a priest on June 29, 1967, and was ordained Auxiliary Bishop of Salzburg, Austria on March 25, 1995. Laun has also been a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t the Philosophical-Theological Faculty of Heiligenkreuz, Austria.

2016年12月,勞恩主教在一次訪談中,分享了自己對那四位「質疑者」樞機(‘dubia’ cardinals)對教宗方濟各論及家庭的宗座勸諭——《愛的喜樂》——中某些段落的關注。
In December 2016, Bishop Laun said in an interview that he shared the concerns of the four ‘dubia’ cardinals over certain passagesin Pope Francis’ apostolic exhortation on the family, Amoris Laetitia.

「我已經閱讀了四位樞機關注的問題,並且我認同他們,」他說:「另外,我個人非常了解麦斯纳(Meisner)樞機與卡法拉(Caffarra)樞機,並且知道他們是怎樣競爭的。我與他們是最好的搭檔。」
“I have read the concerns of the four cardinals, and I agree with them,” he said. “Additionally, I know personally especially Cardinals Meisner and Caffarra and know how competent they are. With them, I am in the best company.”

勞恩主教從去年10月13日已經75歲。教宗方濟各在同一天,基於年齡問題,接受了他的辭職書。
Bishop Laun turned 75 on October 13 of last year. Pope Francis accepted his resignationthe same day on the grounds of age.

他對這份聲明的支持,使簽名的人數上升到了七位。星期五,拉脫維亞首府里加(Riga)的榮休總主教——雅尼斯·普亞茲(Janis Pujats)樞機,簽署了這份文件。星期四,駐美國的前任教廷大使總主教卡洛·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ò),與榮休的總主教內格里(Luigi Negri),在《有關聖事性婚姻不可更改的真理》宣言上,加入了他們的名字。
His adherence tothe profession brings the total number of signatories up to seven. On Friday, Cardinal Janis Pujats, Emeritus Archbishop Metropolitan of Riga, Latvia, signed the document. On Thursday, former U.S. apostolic nuncio Archbishop Carlo Maria Viganò and Emeritus Archbishop Luigi Negri joined their names to the profession of “immutable truths about sacramental marriage.”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1:01:17 发表
我们热切期望教宗方济各应该得到尊重和聆听,就像我们阿根廷人一样。

什么意思?说明方济各教宗并非受到全体的尊重和聆听!有必要这样期望么?为什么不重视那些“反对”教宗言论的人?比如这些枢机,主教,神父们?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1:00:34 发表
不是人们对教宗的误解,而是他自己的模糊不清,言行跟一个政客一样!这样的言行,在教会内被反对,是前所未有的!无论你怎么为他辩护都无济于事!除非教宗自己像个教宗!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0:57:39 发表
溜须拍马!方济各教宗只是天主教教宗而已!东正教,基督教各异端派,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哪一个以教宗为教宗?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8-01-12 10:56:40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教宗推文2018年1月11日
11/01/2018 15:00谁若不与苦难的弟兄共患难,就应该省思自己的人性,即使这位弟兄在宗教、语言和文化上与自己有所不同。

就是不与中国大陆苦难中的教会共患难!反而与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的爱国会裂教分子共融!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2 10:50:37 发表
教宗推文2018年1月11日
11/01/2018 15:00谁若不与苦难的弟兄共患难,就应该省思自己的人性,即使这位弟兄在宗教、语言和文化上与自己有所不同。
 
回复  支持[0反对[0]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