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兰州教区韩志海主教公开就职,有神父不赞成而没参与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3 分,共有 1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32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1-15 07:07:26 发表
回韩志海主教给“主的仆人”回信的回信

韩志海主教你好,因为你于2017年11月10日在小沟头教堂举行就职礼仪后,教区上下人心惶惶,太多的教友无所适从,在这自媒体发达的时代,正邪两面的信息漫天飞扬,韩志海主教你也不甘落后,通过各种渠道,以不同的方法表达了你自己加入爱国会的原因和理由,之后也有一些教友对你的表达予以积极的回应,你习惯性的用专横跋扈和高高在上的姿态,在微信或者在梵蒂冈内部通讯上予以回击或回应甚至诅咒和威胁,不知道这次你为什么放下姿态,平心静气的给“主的仆人”给你的信作了回应,这种态度令我惊讶,我作为一个小小的教友,之前看到你的时候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惧怕,没想到这次你竟然以平心静气的方式,与”主的仆人”进行对话,这是一个很好的转变,希望你以后是一位亲民的主教,让人觉得是一位和蔼可亲的主教。我在微信上也看到了“主的仆人”给你的信,也是细心拜读了你的回信。我所熟悉的这位“主的仆人”的年轻教友,很真诚的表达了自己的信仰和立场,我为之而感到欣慰。你在接受梵蒂冈内部通讯采访时认为,现在的年轻教友才不管爱国不爱国会,从“主的仆人”这位年轻的教友给你的回信上看,兰州教区年轻一代的教友,并不如你所认为的,在信仰上是马马虎虎的,在持守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的信条上,态度是很坚决,很明朗的。我作为一位普通的教友,也想对你的回信表达我自己的看法。

一,你在回信中明确的表示,爱国会是一个不合法的组织。我很认同你的这种看法。教宗本笃16世在他写给中国教会的牧函中也明确的告诉我们,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教友代表大会在教会内是不合法的组织。既然是一个不合法的组织那你为什么要积极的参加?你一贯的理由是为了发展教会,陈述我个人的观点如下:

其一,从现在兰州教区的状况上看,你的就职和参加爱国会不仅没有给兰州教区带来发展,反而给兰州教区带来了灾难性的打击和毁灭,把一个好端端的教区搞的乌烟瘴气,四分五裂,教友之间相互攻击、谩骂,神父之间相互明争暗斗,以我个人的看法,你已经是兰州教区的罪魁祸首,不知道你怎么将来向天主交待。

其二,你认为参加爱国会是为了发展教会,但从中国教会的现状看,这是非常错误的做法,爱国会已成为地上教会的毒瘤,不断的侵蚀和绑架绑架地上教会,政府借着爱国会,把控主教祝圣这样一项本来属于教会的神圣权利,包括教区的划分,神父的祝圣,也逐步被爱国会所掌控。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中国教会就真正成为中国天主教,与教会彻底分裂,成为一个新的宗教,中国的教会不再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天主教会了。不知道你是否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你认为爱国会毕竟是一个组织,这是你参加的理由。从你的角度上看,如果是组织的话,就应该参加,天主教爱国会你参加了,那你为什么不参加佛教协会或者道教协会或者伊斯兰协会?

其三,你认为不和政府合作,不利于教会的发展,不和政府合作是没有出路的。然而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与政府合作发展教会,无异于与虎谋皮。从唐朝进入中国的景教,和政府的关系是很密切的,然而随着政府的态度转变,景教在中国彻底的消失了。元朝的教会不能在中国继续发展下去,他和景教在中国的消失并无二致。随着元朝政府的灭亡,教会也随之而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中国近代的教会史上,法国的保教权不仅没有给中国教会带来好处,反而使中国教会处处受到牵制。中国当代政府的态度是,不会帮助任何宗教去传教。作为爱国会,是政府的组织,他会帮助你去传教吗?我觉得这种想法太幼稚。教会历史告诉我们,如果政治和教会捆绑在一起,最后受害的还是教会。请你牢耶稣的教训,政府的归政府,教会的归教会。

其四,你以献县教区参加爱国会后教会是如何的兴盛和新疆教区不加入爱国会教会如何的被政府严管为例说明你加入爱国会的必要性以及明智性。献县教区教会的状况我不清楚,但新疆教区的情况我并不陌生。新疆教区被政府严管不是因为没有参加爱国会,而是新疆特殊的政局所使然,政府不仅对天主教,对新疆所有的宗教都采用相同的政策进行管理的。

二、你之前所有的言行,明确的在教区“去杨化”,不仅仅在公共场合不提杨立拍主教的名字,在私下里也尽量地贬损杨立柏主教,认为在杨立柏主教执掌教区之时,他的坐监只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表现,并没有给教区带来任何好处。“主的仆人”在他的回信当中,指出了你言行的错误,你在回信中说,你并没有否定杨立柏主教,认为他在那个时代为教会做了有力的见证。之后你的言论却露出你的本来面貌,你认为杨立柏主教之所以坐监,不是因为他对信仰的忠贞而拒绝加入爱国会,而是怕因为被教会所绝罚而做出的无奈之举,你的这种言论让人觉得心寒,也是对杨立柏主教的信仰和人格的最大的贬损。33年的监管狱只是为了一个“怕”字?是的,自从本笃16世和方济各教宗上任以来,在面对和处理中国教会的诸多问题时进行了策略式的调整,不再用强硬的态度面对天主教爱国会和中国的自选自圣,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自选自圣和爱国会是合法的,合理的和合情的,这只是教宗在面对中国教会时因为鞭长莫及而所做的无可奈何的选择。就如梅瑟容许人离婚,只是因为当时的人心硬而做的无奈之举,这不意味着离婚是合法的,合理的,合情的和来自天主的。

三,你说的是实话,你在公开场合或者是在私下里都告诉别人,你从2003年以来,就一直积极的要求政府接受你加入爱国会。十多年以后,你梦想成真。你在好多的场合当中都告诉别人,你的加入爱国会和就职,是取得大多数神父的同意的。是的,兰州教区现在有38位神,这次没有参加就职礼仪的只有12位神父,如果以此比例为准的话,似乎同意你参加爱国会的是多数,但是你心里明白,有多少神父是被你所强迫而参加你的就职礼仪的?据可靠消息,在一次由政府举行的有关你转换的摸底调,当时有28位神父参加,政府工作人员公布的结果是20位反对,5位模棱二可,支持者只有3位。不知你的多数神父支持你的就职的数据由何而来。又据可靠消息知道,你在这次就职之前,并没有和神父们做过任何的沟通和商量,你是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取得大多数神父支持的不得而知。

四、从信仰的角度上讲,主教的确是宗徒的继承人,主教依法管理教区是很正常的。但是从我和一些神父的交谈中得知,好几年以来,教区都由你一个人掌控,不管大事小事,都是你一个人决定,这是所谓朕即天下,天下即朕。从法律的角度上讲,如果主教在某些事情上不按照教会法律召集会议,主教所做的决定也是非法的和无效的。你在回信中提到,主教应该在圣神的启示下管理教区,你的加入爱国会是不是在圣神的启示下作的选择,但从教区现在混乱的状况上看,它并非圣神所结的果实,因为圣神所结的果实是平安和喜乐。你在回信的未尾告诉“主的仆人”,你加入爱国会是出于从众心理,别人都这样做了,我为什么不能做,因为全国都这样了。一方面,真理在太多的时候,并不掌握在多数人手中,就如我所崇拜,也是你的前任杨立柏主教,在那样一个是非颠倒的时代,他一个人在寂寞和监狱中独当一面,执着不渝的坚持真理,他并不因此觉得别人说他错了,他就认为自己也错了。另一个方面你说,全国都这样了,意思是说全中国的天主教主教都加入了爱国会,这是一种对大众的误导。在中国,现在还有30多位主教没有加入爱国会,他们始终不渝地持守着教会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的特质,像浙江温州的邵主教就是中国天主教所有的主教们学习的模范。圣若望保禄二世教宗告诉我们,一个没有勇气的主教,是大灾难的开始。我们兰州教区现在处在极度的灾难当中。你将教区的现状,归咎于那些没有参加你就职礼仪的神父们,认为是他们在下面捣乱,导致教区的混乱。试问,如果没有你的就职和加入爱国会,他们的捣乱会成功吗?会被教友接受吗?我不敢下判断你是不是一位没有勇气的主教,但是至少教区的现状是因为你的就职而诱发。

我是普通的教友,我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如果在言语上有所冒犯,请你谅解。作为一名卑微的教友,我愿在天主面前献上我卑微的祈祷,祈求天主让兰州教区早日结束混乱局面,大家同心合力,共谋教会的发展,让福音真光早日普照陇原。

主的小羊

2018年1月12号。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1:08:22 发表
读“梵蒂冈内部通讯”对韩主教的访谈录 ——剖析韩志海的狡辩状
时间:2017-11-23  
        上周11月18日凌晨,“梵蒂冈内部通讯”继意大利语等外文版面之后,推出了一篇中文访谈,是中国西北甘肃兰州教区主教韩志海解释他为什么要求得到政府承认的理由,这是这家背景不详的网络媒体近年来至少第三次刊登对韩志海主教的专访,作者又是瓦伦特。人们还记得三年前,这家媒体也是由瓦伦特采访了国内几位靠拢政府的“地下主教”,他们中包括韩志海认为,该加入爱国会。使人不禁想起了东郭先生为了拖延时间不被狼吃了他,按所谓“民间规矩”去作抽样调查“民俗,事疑必询三老”中的前两老给出的答案的糊涂误事。

其实,这次的访谈无论从行文还是韩主教的谈话中,也并不高明,漏洞百出,自相矛盾,语焉不详,而看点只在于该媒体和韩主教都是似是而非,避实就虚,歪曲事实,甚至敢于歪读教宗本笃十六世十年前的牧函,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此前,“梵蒂冈内部通讯”并没有及时报道韩志海主教的公开就职典礼和各方的反应,而只是专访了韩志海的一面之词。
专访中用黑体字罗列出十一个问题之前,还是先对韩志海自我介绍了一番,首先韩志海还依稀记得自己的圣召是在“一位叫斐理伯神父的榜样逐渐成熟起来的”,“这位神父也就是后来的兰州教区主教”,亏他还记得他前任兰州教区主教,只是可能健忘了这位“斐理伯神父”的大名,在以前的访谈尤其是2013年在布鲁塞尔被宣读的韩志海主教的公开信中,韩还记得这样介绍他自己:“我是兰州教区主教,杨立柏主教的继承人”,“不获政府认可的主教”这些头衔,因为那时候这些头衔有助于在世人面前树立他是名正言顺“宗徒继承人”的形象,让人们知道他是教宗任命的合法牧人。
如今,这些都是多余的了,就再不需要赘述了:先是利用2008年杨立柏主教去世十周年的机会重新给他立了块墓碑,只字不提杨立柏主教七十八年的人生、五十年的牧灵生涯中三十三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这样的生平事迹。再到现在,干脆是“一九七八年”这位斐理伯神父就“重获自由”了。其实,杨立柏是在1980年以被判无期徒刑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三度坐监十几年后获得假释的,政府并没有为他平反,而且后来又进过两次监狱。啰嗦这几句,以正视听,只是温馨提示韩主教不要健忘了“你们应该记念那些曾给你们讲过天主的道理,作过你们领袖的人,默想他们的生死,好效法他们的信德。”(希13:7)不要从井冈山上下来就很快连杨立柏这个名字为耻,或者是连斐理伯神父的名字都因为乐不思蜀而忘记了。
曾经何时,韩主教可是杨立柏最寄于厚望的“我儿弟茂德”,怎么就羞于启齿自己的恩公和慈父的名字呢!“文革如火如荼的年代之际”,儿子同老子划清界线,也是记得父亲大名的,历史不容抹杀。不要因为“如火如荼的文革”来了,就可以把“朱毛井冈山会师”篡改为“林彪毛泽东井冈山会师”,如此,也不枉今生今世能到红色圣地一游了。
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他十年前那篇牧函中说得再清楚不过了:考虑到耶稣(建立教会)的初衷充分显示出,某些由国家建立的、与教会体制无关的机构,凌驾于主教之上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是不符合教会道理的。……上述机构所宣称的宗旨,落实“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与教会道理是无法调和的。而天主教会自古的信条就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
而韩主教在他那2013年“给朋友们的一封信”(简称公开信)里却是一昧呼吁主教弟兄们国内地上地下教会结束“无谓的分裂”,这样的信实在是超前了本笃十六世牧函四年。而且,在这次接受“梵蒂冈内部通讯”专访时,把教宗的牧函解读为“大家都愿意靠拢政府,接受它的管理”,这不是往教宗头上栽赃是什么意思呢?教宗在那封致中国教会书中得出的结论是:“牧者和平信徒们都要牢记:……永远传承宗徒们在圣经和圣传中传播的信仰。为此,不能接受任何外来的干预。”
韩主教说:“兄弟分裂总是魔鬼所为”。这话说得好有道理。教宗本笃十六在他的牧函中解释了这种分裂的缘由:“事实上,时至今日,上述机构的认可,仍然是衡量一个团体、一个人或者一个宗教场所是否合法,即官方的(Ufficiale)标准。由此,导致了神职内部和教友内部的分裂。”教宗本笃十六世明确给出的答案是:“根据上面所述原则,目前在中国的“主教团”,宗座不能承认其为主教团:因为那些与教宗共融然尚未获政府认可而被称为“地下”的主教们,都不在其中。相反,却有那些直至今日尚未合法的主教,且其规章内也含有与教会教义不相容的因素。”而正是这个“中国天主教主教团”要在主教的公开就职典礼上要求主教们宣誓遵守宪法,效忠国家。
韩主教大概并没有认真读过教宗本笃十六世牧函中的这些指示吧!真不知道他说的“2001年我们所有神父都愿意跨越障碍加入爱国会”从何而来!资历比他老或者是跟他相仿的神父,大都是在杨立柏主教时代过来的,至今有的神父就如他所说的“有几位神父”不赞同他加入靠拢政府爱国会的那套,资历比他浅的年轻神父,之所以能够晋铎,甚至出国接受陶成进修,一定程度上也得靠他栽培,才有今天,有些神父修女确实是因为顺着韩主教了,就可以长期留在兰州总堂等生活条件比较好的堂区服务,可以受到重视重用。有些神父的内心煎熬和良心夹击,从这次不去参加他的就职礼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在韩主教看来,包括他以前圣召的榜样“斐理伯神父”,包括现在为数众多的神父教友不加入爱国会,都是出于对他的“忌妒心态”的“魔鬼所为”吧!
韩主教认为“一切会很快过去的”:“斐理伯神父”死了多年了,“教会内越来越多的是年轻教友,他们才不考虑什么爱国会不爱国会,能够自由表达他们的信仰才是最重要的”,他的意思就是说,老主教也死了,对教会历史和中国教会分裂的根源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年轻人不会再为教会的沉重原则买单了,只要我韩主教和神父们不给他们讲,他们糊里糊涂在教堂和室外的弥撒和礼仪中,跳几个新教的广场舞,唱几首新教的赞美诗甚至跟着我唱几首流行歌曲,尽情欢快地表达一下信仰就行了,所有天上人间关于十字架的道理和历史都可以忽略不再被提及,他们只知道韩主教就够了,不必知道什么教会的信仰原则,什么杨立柏,什么爱国会,谁再讲这些,“不是因为他们坚持信仰原则”,而是他们出于对我韩主教的忌妒和我只顾自己享受,没有也能去满足一下他们的私心所致。
从这不难看出,这位开自中国大西北的“宗教继承人”,假如由他来传承宗徒信仰,看来教会要一千七百年前就面目全非了吧!因为教会里越来越多年轻教友才不管能不能朝拜罗马皇帝和罗马诸神偶像呢!
韩主教在接受专访时不仅谈到他是怎样解读教宗本笃十六世牧函的,而且也提到了前几年“中国之外的人阻挠了一切”及上海马达钦主教事件。所谓“中国以外的人”无非是指陈日君枢机、韩大辉总主教等人反对加入爱国会非法祝圣和大概也是“不是在坚持教会原则,而是出于嫉妒的魔鬼行为”反对罗马教廷同北京无原则妥协谈判,加之马主教一度公开宣布脱离爱国会。害得韩主教又在“地下”看了几年风向,这才堂堂正正地出来公开宣誓就职吧!如果风向不对,韩主教是断然不敢冒险走出来公开就职的,因为他自己清楚,那时候的他如果离开了“我是杨立柏主教的继承人”和神父教友弃他而去,他什么都不是,所以政府和他本人都得考虑怎样让神父和教友支持他同他保持一致,才可以承认他。
对此韩主教可谓是煞费苦心了,他必须得做到四面讨好,八面玲珑:对外以“杨立柏主教继承人,不被政府认可的地下主教”自居(在这方面,梵蒂冈内部通讯是功不可没!),对内采用欺上瞒下的手段,以“合一共融”模糊淡化了教会的原则和教友们的警觉性。终于拨云见日,熬到了“中国以外些人”教廷的“反华势力”失势的这一天了。因此,韩主教的这番谈话,完全忘记了信仰的超性原则和人们将来普遍的结局了,可以说是又一次拙劣的忘形表演。
       
 
回复  支持[5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57:07 发表
韩主教,你公开就职了,你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可是兰州教区却分裂了,在流血,这不是你的一封公开信就能治愈的!
 
回复  支持[6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39:12 发表
韩主教,教区的分裂的局面已经形成,还是面对现实吧,不要苛求不愿跟随你的一些神父和教友!好好保重身体,好享受政府给你的各种优厚待遇,千万别“英年早逝”!
 
回复  支持[4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36:26 发表
韩志海 你闹够了没有?想出风头是不是上瘾啊?自己什么目的自己不清楚吗?你一会忠贞一会又打着牧函的旗号爱国会,你跟跳梁小丑似的你刷什么存在感呢?这样的人当主教真是可惜啊,你应该去当演员啊,最好是丑角。有意思吗你一个主教身份自己搭台自己唱戏,只怕全天下人不知道你的丑陋吗?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29:48 发表
看了这篇小教友写的致韩志海主教的信,感觉小教友的信仰比韩志海强
 
回复  支持[5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28:58 发表
看了这篇小教友写的致韩志海主教的信,感觉小教友的信仰比韩志海强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27:34 发表
看了这篇小教友写的致韩志海主教的信,感觉小教友的信仰比韩志海强
 
回复  支持[5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11:02 发表
致韩志海主教:

      自从泰山生病、病逝到现在,忙于俗务就没有写过关于信仰的文字!作为教会一员觉得有必要就教会的原则问题和你进行交流!既然你采用的是公开信的方式,小教友我就学习你的开诚布公,也采用公开信的方式。


      记得曾几何时,就听人说你亲口讲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会的《牧函》无用,但本次你用《牧函》来为你的行为做解释,至少证明《牧函》对“在中国的教会”是有用处的,是指路的明灯,也等于是回应了先教宗本笃十六世写《牧函》的初衷:“旨在就在中国的教会的生活和福传事业提出一些指导。从而帮助你们发现主和导师,‘人类整个历史的钥匙、中心和终向’,耶稣基督对你们的要求。”欢迎你能拿起《牧函》!全面、准确的学习、理解《牧函声明》、《牧函》及《牧函纲要》的指引或许能帮助众主内在此混乱时期帮助我们统一思想。重读《牧函》也是回应现任教宗方济各对中国教会事务唯一的公开指令。现就你公开信中引用《牧函》的内容进行讨论,希望能达成共识:


一、关于“教会原则”

     公开信中你引用的《牧函》提到的教会原则,就如同《牧函》颁布时教廷的《声明》中解释的:“教会学领域中的伟大公教传统以及梵二大公会议亘古不变的原则”!既然是“亘古不变的原则”,就没有讨论的空间,只能提醒我们时刻要遵守这些“亘古不变的原则”,以匹配我们所拥有的“基督徒”和“继承人”的身份。


      但是你的副主教都加入“爱国会”,你自己本人不但多次申请加入“爱国会”,更是在接受Gianni valente采访中说:“是我们所有神父都愿意跨越障碍加入爱国会”!也就是:兰州教区所有神父包括你“都愿意”接受“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你们的这些行为是否遵守了教会“亘古不变的原则”?你采访中说“能够自由的表达他们的信仰”,我不清楚他们表达的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的信仰,还是表达的是“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信仰?

关于教会的“至一”,《天主教教理》的教导是:“教会在其起源上是唯一的...、教会在其创立者方面而言是唯一的...、教会在其‘灵魂’方面而言亦是唯一的:‘圣神寓居於信徒内,充满及管理整个教会,使信徒们如此共融团结,及使众人如此密切地与基督契合,以致成为教会合一的根源’。因此,唯一性是教会的本质属性:‘她只有一个主,宣认一个信仰,藉着一个洗礼而获新生,形成一个身体,由一个圣神赋予生命,及持有同一希望’”。

《天主教教理简编》更清晰:“教会是唯一的,是因为它的起源和最高典范就是一个天主在天主圣三的三个位格中的一体性;如作为创立者和头的耶稣基督,祂使万民重新成为一个身体;而作为灵魂的圣神,则结合所有的信徒在基督内的共融。教会只有一个信仰,只有一个圣事的生命,一个唯一宗徒的传承,一个共同的望德和相同的爱德。”


      所以天主教会不能独立自主自办,更不能民主办教!否则:离开了身体的肢体就没有了生命;离开了葡萄树的枝条,凭自己不能结实,只能投入火中焚烧!正如《牧函》中明确指出:“从宗教层面讲,设立一个‘独立’于圣座的教会,与天主教的教义是不相容的。”


      若你们表达的是“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信仰,以后你们做弥撒,特别是念《信经》念到:“我信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这一句的时候,你良心是否平安?因为你嘴里宣认的是“我信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和你加入“爱国会”却秉持的是 “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是矛盾的。《牧函》说:“与天主教的教义无法调和,这教义自古代的信经,就已宣认教会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如何保持教会的“大公教会”的“至一”特征?


      当然你身为主教,权力大了!“完全”可以“改革创新”,正如我去机场送你时你骄傲的说:“我办教会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你“完全”可以颁布命令:今后兰州教区做弥撒不用做信仰宣认,不用念天主教的《信经》,或者直接删除“我信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教会”这句话,或修改为:“我信独立自主自办的教会”!


      另外:这件事上你若是忠于“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信仰,那么你和你的所有神父们就是欺骗“政权当局”;若忠于“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信仰,那么你和你的所有神父们就是欺骗天主、欺骗天主教会!天主教的信仰教导所有人是要“口是心非”还是“心口合一”?圣座新闻室2010年12月17日发表公报就指出:“须知这与天主教教义无法并存”!没有想到你尽然解决了圣座都无法解决的大难题,能让二者并存!


      为了教会的合一共融建议你认真践行:教会“亘古不变的原则”,不要投机取巧!
 
回复  支持[6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09:23 发表
二、关于“公开就职”

      “圣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则后,认为该让每一位主教来决定,因为他在听取了其司铎们的意见后,能更好地了解当地的情况,权衡具体的选择,评估给教区团体内部可能带来的后果,最终的决定,也可能无法得到全体司铎和教友的同意。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即便很痛苦的,也要接受,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


      公开信中你引用的上述段落的开始,先教宗就已经指开宗明义:“政权当局的认可”!也就是该段落主要针对“政权当局的认可”这个问题给出的指引!并非是你在公开信中所指的:为了达到“公开就职”的目的,可以和司铎们讨论“教会原则”!这是两码事,要忠于《牧函》的指导,不能去头截尾搞偷梁换柱的把戏!若教会原则都不遵守,都可以拿出来公开讨论,那就不是“亘古不变的原则”了!


       正如《牧函纲要》指导的:“‘在不违背不可放弃的信仰原则及教会共融的前提下’教会可以接受政权当局的认可”。我不知道你的“公开就职”是否“作出有违他们的天主教良知的表态、行为和承诺”?既然你已经“生米做成熟饭”,有必要提醒按照《牧函纲要》指导的:“即使一些‘客观’条件解决了 (例如,主教的合法性),仍然必须尊重个别天主教友的成熟程度和良心”。若在本次公开信中你公开承诺:今后要“义不容辞地、勇敢地保护信仰宝库,和圣事上及圣统上的共融”(见《牧函》中该段落前面的内容),或许会弥补由于你的“公开就职”而造成的“伤痕”。


      我无意再探究你“公开就职”的对与错,但是你“公开就职”结出的 “果子”,是否达到了“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的效果?


      与你的“公开就职”相比,最要紧的事《牧函》中指示:“当务之急是巩固中国天主教友的信德,并采用属于教会的方法辅助他们合一。”(《牧函》第四条)


     《牧函》颁布都过了11年了,你做的“巩固教友的信德”的大事就是引导神父、教友逐步加入“爱国会”,可叹的是:并没有实现你办教会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的豪言壮语。难怪会有“教会内越来越多的都是年轻教友了,他们才不考虑什么爱国会不爱国会”。加入“爱国会”接受违背教会信仰的原则是“采用属于教会的方法” “辅助他们合一”?若“合一”的目标是引导教会全部加入爱国会,《天主教教理》不但要改写,就连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精神都落伍了!建议你呼吁发起召开梵蒂冈第三次大公会议:在全世界教会内都建立“爱国会”组织!为了你所谓的“合一”应该发扬光大你的成果!但没有按照你的意思成就之前,还是要回到《天主教教理》822条:“‘促进教会合一,是整个教会内牧者和信徒们所关怀的’但我们也必须承认,使所有基督徒和好而归属于基督的唯一教会……”这里指的“唯一教会”可不是“爱国会”!当目标和方法都是问题的时候,能走上正确的“合一之路”?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21 00:07:29 发表
三、关于“共祭”


      本来举行感恩祭是神职的本分,作为接受过严格训练才晋升铎职的神父、主教,最该清楚关于感恩祭的教会规定。关于“共祭”的问题,你引用教宗的《牧函》提到的“先决条件”:“就是该宣认同一的信仰,并与教宗及普世教会保持圣统制的共融。”而你引用的原文后面紧接着还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只要这种认可和关系没有违背不可背弃的信仰和教会共融的原则。”不论是 “先决条件”还是引用原文后面紧接着的一句话都指向两个层面:是否持守“信仰原则”?是否秉持“教会共融的原则”?


      (1)是否持守“信仰原则”:在《牧函》中指出:“上述机构所宣称的宗旨,落实‘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与天主教的教义无法调和”;《牧函纲要》中对“上述机构”明确指出,出自:“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章程(2004 年)第 3 条”。《牧函》及《牧函纲要》解释的如此清楚,和参加“爱国会”的神职共祭是否“违背不可背弃的信仰”?


     (2)是否秉持“教会共融的原则”:梵二大公会议文献的中心及基本思想,就是“共融的教会学观念”。《活于感恩祭的教会》通喻第四章“感恩祭与教会共融”专门针对“共祭”问题有非常清晰的指引:“然而,不能把举行感恩祭作为共融的出发点;举行感恩祭的先决条件是共融已经存在,继而要使之强固、臻于完美。”……“‘教会的共融’也是可见的,它藉大公会议教导中所列举的各种联系而表达出来:‘领有基督的圣神,又接受其教会的全部组织,及教会内所设的一切得救的方法,同时在教会的有形组织内,以信仰、圣事及教会行政与共融的联系,并与借着教宗及主教们而治理教会的基督联合在一起的那些人,便是完整地参加了教会的社团’。感恩圣祭既是教会共融的至高圣事性的表现,必须在尊重共融的各项外在联系的情况中,才能举行感恩圣祭。”…… “正因为感恩祭是借着主的牺牲,并借着领受祂的圣体圣血而实现教会的合一,因而绝对需要在信仰的宣示、在圣事及在教会管理的联系上有完全的共融,因此,除非这些联系完全重建起来,就不能共同举行感恩祭。任何这样的共祭,都不是达到圆满共融的有效方法,反而可能成为其阻碍,因为它会让我们不再感觉到距离这目标尚远,同时对于所信仰的某些真理,也会产生或加剧模棱两可的情况;只有在真理中才能走上完全的共融之路。在这个领域中,教会的法律绝对没有通融的余地,必须忠实遵守梵二大公会议所定的伦理规范”。


      ①通喻关于“可见的共融”引用了《教会宪章》中“论公教信徒”章节,说明“可见的共融”是行为,就是动态的!要“共融”就要时刻遵守天主教原则处于“合法状态”!我真看不懂你在信仰的宣示问题上都南辕北辙的前提下,是如何做到你在采访中声称的:“继续与伯多禄的继承人教宗表示完全的共融”?是糊弄教宗和教廷的高层人士不懂中文?还是真不清楚天主教关于“可见的共融”是一种行为的表达?


      ②在该段落中:“教会的法律绝对没有通融的余地,必须忠实遵守梵二大公会议所定的伦理规范”这句话是有注释的,注释指向《天主教法典》908条。908条的内容是:“禁止天主教司铎和未与天主教会完全共融的教会团体的司铎或圣职人员共同举行圣祭。”若你认为加入“爱国会”不影响共融,为何《牧函》中要直接指明:“与天主教的教义无法调和”?


      鉴于事关众主内灵魂的大事,以上讨论望引起足够重视!在没有清楚认识上述几个问题的严重性之前,本着良心建议你至少不要“以身试法”做亵渎圣事的事!因为:“凡出言干犯人子的,尚可获得赦免;但是,亵渎圣神的人,决不能获得赦免”(路 12:10)。


    同时邀请看到该信的众主内反省:不是都说听教宗的吗?我们每个人到底都听了他的那句教导?


    最后:为你祈祷,求天主赏赐你辨别真理的能力!



                                                                                                          小教友:以善胜恶

                                                                                                          2017年12月11日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7-12-19 21:46:15 发表
公开就职也就是公开参加爱国会。都已经是主教了,执行主教职多年了,还就个屁职!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18 16:17:18 发表
致全教区的公开信
亲爱的教区内的全体司铎、修士、修女及教友们:
  首先,我希望借这封公开信向你们表达诚挚的问候与祝福:愿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恩宠及平安与你们同在!同时,我也希望能就教区内近期的一些问题和现象向大家予以解释和说明,以免因不必要的误会和纷争而给教区的牧灵和福传工作造成损失。

  正如你们都知道的,我自二零零三年被圣座任命并祝圣为教区主教以来,虽然因能力和经验方面的短缺而在工作和生活方面多有不足之处,但在大家的包容、接纳和帮助下,在天主恩宠的助佑下,我还是尽己所能,在老前辈们的用生命和心血打下的基础上,继续和你们一道摸索前行,只希望能为教区的各项事业有所助益。
  
  鉴于历史原因,过去十四年来,因我的牧职一直处于所谓的“地下”状态,使得许多教区的工作计划无法正常开展,由此而造成的困难和问题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另外,虽然我本人早已感到有必要通过沟通和对话,获得政府的认可,但考虑到我们教区的特殊情况,一直没有进行公开的“就职仪式”。然而,自二零零七年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天主教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教友的《牧函》发表后,我再次明确地意识到这并非我个人的私意,而是教会最高牧者也希望看到的结果:中国教会自身首先应该寻求的是宽恕和好、合一共融、体制建设、圣召培育、福音传播,而与政府当局应该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开展建设性对话,以克服多年来在政教关系方面形成的误会和困难。在谈及“中国主教的品位”时,教宗甚至点明说虽然有些主教“被迫秘密地接受了祝圣”,但“秘密状态并非属于教会生活的常规……为此,教廷期望政府也能给予这些合法主教所必要的法理方面的承认,是所有信友都能在自己的社会环境中自由地实践信仰生活”(见第八条)。正是基于上述原因,就更坚定了我按照教宗的《牧函》精神来寻求教会生活“正常化”的信心。
  
  诚然,迄今为止,海内外仍有一些人将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了“某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这句话上,认为从“地下”转为“公开”就是背叛教会信仰原则、就是裂教。但他们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教宗的如下教导:“圣座在重申了基本原则后,认为该让每一位主教来决定,因为他在听取了其司铎们的意见后,能更好地了解当地的情况,权衡具体的选择,评估给教区团体内部可能带来的后果,最终的决定,也可能无法得到全体司铎和教友的同意。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即便很痛苦的,也要接受,从而维护教区团体与其牧者的合一”(见第七条)。更有甚者,那些到处宣称说不可以同公开了的主教和司铎们共祭的人们,也无疑是全然置教宗在《牧函》中的这一指示于不顾而混淆视听的做法:“在不少场合,你们遇到共祭的问题。有关此事,我要提醒你们它的先决条件:就是该宣认同一的信仰,并与教宗及普世教会保持圣统制的共融。因此,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及司铎共祭是合法的,即使他们是政府认可或是与国家建立的、与教会体制无关的机构保持关系的”(见第十条)。
  
   除此之外,在教宗方济各当选之后,随着中梵关系的不断改善,我也欣慰地看到,尽管海外有人时不时地将教宗和教廷与中国政府相向而行的对话和外交政策丑化为“天真”、“有可能背叛耶稣基督”、“执行邪恶计划”等,双方因历史原因而形成的敌视和斗争关系却正在被互信与合作所取代。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过去一年来,来自双方官方和民间的各项交流与互动,如:环保研讨会、反器官贩卖峰会、文艺表演、双向同步艺术展览等。作为中国地方教会的一员,我认为中梵关系的改善不能仅仅是双方高层的事情,也应该是我们身在其中的每个人的责任。因此,尽管教区内仍然有一些司铎和教友们无法理解和接受我在十一月十日的公开就职活动,但我觉得能够以这一方式从基层为我们期待已久的“解决方案”尽绵薄之力,乃最好的选择。

   正如我前面所说,尽管本人的出发点和目的是向好的方向迈步,但在具体的言行方面,却不见得能如愿以偿地做到尽善尽美。很多人因我在就职仪式后所接受的一次媒体采访的内容而可能受到了伤害,或者因为这次就职仪式而感到困惑,那么我诚恳地向大家道歉。那次采访是通过电话所做的,在沟通和表达方面都欠妥,之后也没有多加修改就发表了。这是我的失误,责任在我!与此同时,我也想借此机会,向过去这些年来,因我有意无意在言语和行为方面给大家造成的误会和伤害道歉,不但恳请你们理解和谅解,更请求你们继续帮助我在天主恩宠助佑下履行好肩负的职责。虽然我深知自己卑微弱小,不堪肩负此重任,但基督对保禄宗徒说过的这句话,也正是我信心和力量的源泉:“有我的恩宠为你够了,因为我的德能在软弱中才全显出来”(格后12:9)。

   面对当前纷繁复杂的世界情形和教会现状,我也想在此提醒并呼吁每一位弟兄姐妹,教会的合一共融和发展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坚守和努力。包括我在内的每个人,都必须谦卑地呼求天主圣三的宽恕、治愈、圣化、引领和恩佑。惟有如此,我们才能既不会因所面对的困难和挑战而失去勇气和信心,更不会因教会内外的一些杂音而失去方寸。本人深知上述就职仪式的严肃性,也意识到自己的软弱和无知,所以我并不敢冒然行动,而是先前征得了普世教会牧人的认可。如果大家仍然有什么疑问,可以通过合适渠道向普世教会牧人寻求帮助和阐释。至于如上所述那样有目的地丑化教宗和教廷的杂音,其目的无非是制造混乱和对抗情绪,我们必须提高警惕、擦亮眼目,绝不受其误导和干扰!虽然我是有罪的主教,再加上才疏学浅,不对之处敬请大家批评指正,但网上和私下对我不负责任的人身攻击和造谣污蔑是不能接受的。也希望大家不要相信这些谣言并散布这些谣言,不要做教宗方济各所常常警告我们的靠舌头来分裂和毁坏教会团体的“恐怖分子”!

  愿无染原罪的天上母后为我们转求,使我们能像她在世旅途中那样,只以聆听天主的话并照着去做为己任!
                                       卑仆:+若瑟韩志海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八日于兰州
 
回复  支持[0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2-02 09:58:43 发表
韩志海的前任主教场立柏主教是什么原因坐监五次的

      2017年11月10,坐了五次监共三十三年的甘肃兰州教杨立柏主教的继任者韩志海主教终于被招安。甘肃兰州教区上下人心慌慌,一些教友无所适从,从搜集的一些资料和坊间传说看杨立柏主教因何身陷囹圄,三十三年到底坚持了些什么,他的一生又告诉了我们什么?

第一次坐监

1952年2月5日,当天正是陈亚巴郎蒙席的殡葬日,因为圣母军的原因,被甘肃张掖公安人员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当时的张掖总铎钱忠安神父。在张掖看守所毫无理由的管制了十一个月。在此期间,提审十多次,也将张掖加入圣母军的八个老奶奶分别提审了。他们知道这八个老奶奶决不是军事人员,她们看顾病人,救济穷人,也不是军事行动,但为了给杨立柏神父判刑,歪曲事实,造谣生事,抓住一个“军”字大作文章。由于案件是一个没有事实的冤案,一直得不到处理,一推就是十一个月。

11个月的审讯无果后,于1952年12月2日送到武威监狱。

1955年2月,入狱后的第三年,法庭代表宣布判决结果,杨立柏神父以反革命罪被判决有期徒刑四年,和安东神父三年,张掖的张建基教友三年。判决中罗列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还不允许上诉。

1956年2月6日,刑满释放。但明确告知不允许我走亲访友,也不准到教堂去,直接回古浪老家。

第二次坐监

1957年的11月和1958年的元月、2月,借着“三自会”方兴未艾的有利条件,政府即召开西北和兰州的天主教,特别是“三自革新”的宗教会议,会议持续将近四个多月。被邀请参加的团体是西北各教区的“三自会”和本教区的“三自会”,成员包括主教,代理主教,神父,修士修女,教友代表。

1957年11月10日,全甘肃省和附近各省的“三自革新会”的代表,集中于兰州总堂开会,参加会议的有九十多人。内有主教、代理主教、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代表。兰州教区只有四位神父,还有九名修道生,修女和教友代表参加。

两个月的时间已过,问题作了总结。尚未处理的,就留着到下届兰州会议上再作批斗和处理。宣布散会,又声明兰州市的会议,定于1958年4月召开。

1958年4月初,兰州市的三自革新学习会又召开了。这次参加者仅限于兰州市的天主教代表,其中有杨立相神父和赵永让修士、袁嘉禄神父、张代理主教、全体修道生、修女们以及教友代表们。会议一开始,包括杨立柏神父在内的七个人声明立场和观点:①拥护教宗的首席地位;②坚决反对独立自主自办教会;③不同意自选自圣主教;④不参加爱国会。七人又分别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之后将七人宣布为“右派分子”每天进行批斗。学习持续了两个多月,最后作在做总结时,教友陈复利要求发言,认为七个右派分子走的路是正确的。当场将陈复礼逮捕了,前一天已将赵国栋逮捕了。

1958年5月27日,杨立柏神父、袁嘉禄神父、赵永让修士、谢廷哲修生一同逮捕,投入兰州畅家巷看守所。

八个月后,判决书下来,杨立柏神父和赵永让修士分别被判十年徒刑,袁嘉神父十二年,谢廷哲修生三年,赵国栋修生十年,陈复利教友五年。

1959年9月,几人被调到兰州市八里窑劳改工厂正式接收所谓的“劳改”。

1962年秋天,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案件做了新的判决,理由是十年徒刑判得太重了。因为判决书内容空洞,所以收去旧判决,新判决改判十年为五年。
1963年5月26日宣布释放,并发给释放证,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但因观点和立场并没有变,因此决定不让回家,强令就业,借着就业继续改造。后于1963年冬,回到古浪老家继续强制接受改造

第三次坐监

李为栋神父从狱中释放出来后,住在甘肃武威城。因为内心对时代不满,又面对圣教会的苦难牢骚满腹,在三年时间里,向各地发出好多信件。封信全落到公安人员手中,但他却浑然不知,后来也联系上了杨立柏神父,也将一些信件送给了杨立柏神父,于是就闯下了弥天大祸。

1965年11月29日,在古浪老家,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和民兵在村民和亲友面前将杨立柏神父逮捕。在入监上半年中,曾两次将杨立柏神父提出来,分别到土门街和沿土沟山区召开的万人群众大会上批斗。1969年6月,被判为无期徒刑,七月被送往武威第三监狱,强令劳动改造。

1976年全国政策稍有缓和,对全国在押的犯人,也开始用有限度的人道方式对待。特别对长期服刑的犯人,采取提前释放或减刑的措施,对其他服刑已满二十年的不同类型的犯人,也予以人道待遇,减刑或提前释放。杨立柏神父虽然服刑未满二十年,但刑期已经十五年了,1978年,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十五年,于1980年元月7日释放我并发给释放证,恢复公民权力。

第四次坐监

1981年12月12日韩沛猷代主教逝世,教区举行了隆重的葬礼,用车队将遗体由武威东乡送到武威松树,葬于司铎公墓中。从武威东乡到松树要经过武威市区,这件事已让政府很不满意,同时杨立柏神父写的讣告上有“……方当圣教多难之秋,群羊盼牧之际,而韩公离弃我……”。于是讣告也成了杨立柏神父第四次坐监的的罪状。

1983年5月23日,在松树过完圣神降临瞻礼后的第二天,在坐架子车去武威头坎沿沟的路,公安人点在半路上将杨立柏神父逮捕,送往武威市看守所。

1984年秋天,在没有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审判后,宣布判刑,判决结果是有期徒刑四年,管制三年。之后被送到武威东面的王景寨监狱。一年后的1985年秋天,或因为年老体弱,将杨立柏神父从王景寨调到武威城区监狱。1986年初,在武威的劳改生活已告一段落,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又将杨立柏神父调到兰州大沙坪监狱。1987年5月9日,宣布将释放,并发给释放证

第五次坐监

1989年11月杨立柏主教受邀参加中国大陆主教团成主会议。会上共同拟定了主教团的章程,还写了给至圣圣父的公函以及主教团的经文,并且选了团长副团长、顾问、秘书等职务。
张二册的堂口负责人是张刚毅神父,做事为人胆大果敢,无所畏惧,因此在这次会议举行时也就失去了应有的警惕和谨慎,在教友中混入了许多的便衣警察也毫无所知。这些便衣警察在举行会议的三天内将一切情况掌握的清清楚楚,散会后,所有参加会议的主教们后面就有人跟着,但谁也没有觉察。

这次会议因为在陕西省高陵县张二册召开,因为是三原教区的堂口,所以被称为“三原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地下教会成员,包括数位主教及最少四位神父及一些教友代表。会议讨论了政府在1989年2月针对天主教地下教会活动而发的“1989年三号文件”,决定成立主教团,主教团正式名称为“天主教中国大陆主教团”,以有别于公开教会于1980年在北京所成立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

与会的主教们指出,继上海1924年的主教会议之后,又召开了主教会议,从此结束了中国大陆教会几十年没有统一领导的局面。主教团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完全接受教宗的领导,并维持与普世教会的完全共融,保持中国天主教会的真正本质不变。三原会议选出三位并无出席此次会议的主教担任荣誉职务,这三位主教都是教宗比约十二世在1949-1951年委任的,其中包括保定教区范学淹主教,他当选为主教团的主席,另外两位当选为荣誉主席的是当时已经旅美的上海教区龚品梅枢机主教及旅港的广州教区邓以明总主教。

新成立的主教团领导层以河北省易县教区为主,执行主席是易县教区刘冠东主教、秘书长是易县教区刘书和助理主教。杨立柏主教被选为副团长。

对于这次会议及新成立的主教团,中国的公安部采取十分强硬的措施,公安部门除了立即追捕多位主教及神父,包括张二册的本堂神父张刚毅等人,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大搜捕,结果一个月之内有十多位主教及十多位神父被逮捕。他们当中有些仅受了行政拘留,诸如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郭志文主教及河北省献县教区的李振荣主教,在审察数月后即获释。有些被捕的神长正式受到起诉并在法院受审,被判刑二至三年不等。其中判刑最长的是河北省易县教区刘冠东主教、刘书和主教,也包括杨立柏主教在内。

1989年12月15日,张掖公安局和山丹县公安局组成的车队以及数百武警,封锁了甘泉所有路口,又特派两辆车,满载公安、武警,全副武装开往甘泉。公安、武警先到大队(村委),又到教堂中,进行了一番彻底的搜查,将杨立柏主教逮捕并羁押于甘肃高台,在高台看守所被押了七个多月,转押到甘肃兰州的平安台。
这一次判刑三年。

1992年12月8日,圣母无染原罪节,杨立柏结束了他五次共三十三年的监狱活,基督的斗士终于获得了平安。

1998年2月15日凌晨,他打完了人生的战争回归天父怀抱,杨立柏主教真正的作了全燔之祭,去天上接受天父早给他预备的永福“花冠”!
 
回复  支持[1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6 06:44:5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韩志海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父母吗?对得起你的杨主教?对得起去参加你就职神父们和参加就职这些神父们堂口所有教友们吗?这样欺骗教友。你的良心能受得了吗?害得怎么多教友良心不安!你现在不是我们罗马天主教会主教了知道吗?你现在不如犹迖斯了。我们不认识你了。赶快下地狱吧!

韩志海认为,你们反对我的神父教友算不得什么,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息声,就会像以前那样看待我。韩志海把事情想的简单了,过底地估计了这些神父教友的信德,执着与自尊。

[/url]中国「公开」教会当局在两周内,先後在四川省乐山教区和广东省汕头教区祝圣了两位无教宗任命的主教。
就六月廿九日的乐山主教祝圣事件,教廷於七月四日发出声明,表示不承认雷世银神父为乐山教区主教,他无权管理教区的信友团体。这次教廷向接受非法祝圣的中国主教公开点名宣判自科绝罚,是自国内一九五八年开始「自选自圣」主教以来的首例。
到七月十四日,汕头教区也举行了无教宗任命的主教祝圣。教廷在两天後再发出类似声明,不承认黄炳章神父是教区主教,并无权管理信友团体。
在乐山祝圣礼之前,宗座法典条文解释委员会於六月六日发出《有关正确应用天主教法典第1382条之声明》,说明关於参与无教宗任命的主教祝圣者按照教律应负的责任。
由於一些国家也出现过未经教宗批准的主教祝圣情况,该文件实际上是适用於普世教会。然而,不少媒体和观察家均认为它主要是针对中国教会的现状。
宗座法典条文解释委员会十分严谨地阐释和说明法典条文,自有其充分的理由。然而,国内许多教友甚至神职人员,对这些专业用语似乎未能完全理解。
即使教廷万民福音部辖下的《信仰通讯社》随後於七月十二日开设新博客,以问答方式列出十二点,对有关声明作出进一步解释;但在汕头祝圣事件的声明发出後,天亚社观察到国内部分教友对绝罚仍有误解,以为被绝罚者就是被逐出教会。
事实上,这是不正确的。
在谘询几位教会法专家的意见後,可以综合为简明的言语去解释相关问题。
在国外考获法学博士学位的大陆神父「若瑟」指出,绝罚是对犯了严重外在罪责的天主教徒所加诸的治疗措施,目的是激励他或她对所犯的罪责悔改。一旦被绝罚者诚心忏悔及向教会当局宣认,他或她可从教会当局获得赦免。
若瑟神父说:「换言之,被绝罚者并没有被逐出教会;而且将信徒从教会驱逐,也不是立法原意。」他又说:「人一旦领了洗,就永远是教友,这个神印是不会消失的,就算背了教也是一样。」
更简单地说,我们可以将被绝罚者比喻作罪大恶极的犯人。任何国家的司法部门祇会对罪犯判刑,而不会因其罪行而否认他或她的国民身分。国家对罪犯固然如此,宣讲天主的爱的教会就更加不会因为其子民犯错而驱逐他们。
我们也可以从英文字根来理解。Excommunication(绝罚)一字来自ex-communion  。Communion  是指与教会团结共融,ex是指「前」或「不再」,那麽ex-communion  就是指不再共融。教会所讲的共融,是「无形神妙」的概念。因此,绝罚是指灵性上不再与教会团结一致。
七位参礼主教的命运
另一个比较多人争论的问题,是参与祝圣礼的主教是否也同样遭受绝罚。
 
回复  支持[5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4 11:00:00 发表
http://www.tianzhujiao.site/pinglun/2017-11-23/61176.html?from=singlem韩志海狡辩状
 
回复  支持[7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2 08:53:32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韩志海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父母吗?对得起你的杨主教?对得起去参加你就职神父们和参加就职这些神父们堂口所有教友们吗?这样欺骗教友。你的良心能受得了吗?害得怎么多教友良心不安!你现在不是我们罗马天主教会主教了知道吗?你现在不如犹迖斯了。我们不认识你了。赶快下地狱吧!

韩志海认为,你们反对我的神父教友算不得什么,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息声,就会像以前那样看待我。韩志海把事情想的简单了,过底地估计了这些神父教友的信德,执着与自尊。
 
回复  支持[10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19 23:03:2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的确,那些曾一次被光照,尝过天上的恩赐,成了有分于圣神,并尝过天主甘美的言语,及未来世代德能的人,如果背弃了正道,再叫他们自新悔改,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亲自又把天主子钉在十字架上,公开加以凌辱。就如一快田地,时有雨水降于其上,时受润泽;或出产有益于那种植者的蔬菜,就必蒙受天主的祝福;但若生出荆棘蒺藜来,就必被废弃,必要受诅咒,它的结局就是焚烧。希,六。

咏,一二五,三。他不让恶人的权杖,来统治义人的家当,免得义人伸出手掌,为非作歹效尤学样。
 
回复  支持[1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19 22:48:06 发表
的确,那些曾一次被光照,尝过天上的恩赐,成了有分于圣神,并尝过天主甘美的言语,及未来世代德能的人,如果背弃了正道,再叫他们自新悔改,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亲自又把天主子钉在十字架上,公开加以凌辱。就如一快田地,时有雨水降于其上,时受润泽;或出产有益于那种植者的蔬菜,就必蒙受天主的祝福;但若生出荆棘蒺藜来,就必被废弃,必要受诅咒,它的结局就是焚烧。希,六。
 
回复  支持[1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19 13:16:2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韩志海你说:“我们目前有几位神父和教友持反对意见,不是因为他们坚持信仰原则,而是最近几年,因我身体不好在某些方面对他们有所得罪和关心不够造成的,我想一切会很快过去的,再者有的人是嫉妒的心态而反对,而且有的神父几年以前已经加入了爱国会。”可笑至极,你入爱国会如此虔诚,如此忠心。原来还没搞懂你自己是谁,神父教友反对爱国会是人的关系问题,难道你不知道他们信的是天主和他建立的教会,而信的是你吗?你可以背弃信仰,我们难道能跟着你吗?你有那个魅力吗!似是而非是你最好的表现,是你本质的流露,但不适合成为个有信仰者,跟不适合成为牧人,你是个见风使舵的伪牧人。不要再晃悠在单纯和善良的教友里面,混淆教友视听,混乱单纯者的信德了。

韩志海,不要再诡辩了,不要再欺骗善良的教友了!当年耶稣也对出卖他的茹达斯说了,你去做你该做的。现在我们也对你说,你去做你该做的,但是不要再祸害天主的教会了。
 
回复  支持[13反对[4]

 32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