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世界各大报纸对中梵关系的报道【持续更新】

时间:2018-02-02  来源:网络  作者: 点击:


 

 

【访问陈日君】批评中梵协议邪恶 86岁老人的愤怒、坚持与希望

 
陈日君

陈日君

有传中梵已就主教任命达成框架协议,外界担心梵蒂冈将会向中共屈服,将任命权拱手相让。86岁的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连日来积极发声,批评协议的种种不是,甚至引来罗马教廷的不点名反击。

他今日接受访问,继续怒轰中梵协议邪恶兼违反信仰,甚至担心在一国两制被侵蚀之下,将来连香港都会出现爱国会。但同一时间,他仍抱有希望,相信教宗方济各最终都会拒绝签署协议。

“人一日未死,都尚存一点乐观。”陈日君如是说。

真理是最宝贵的

早前外界盛传,梵蒂冈和中国已就主教任命达成框架协议。有指梵蒂冈已要求两名获教廷任命的主教,让位予中方“自选自圣”主教,疑是在主教任命问题上作出重大妥协。

陈日君今日下午与包括《立场新闻》在内的数家传媒会面。年纪老迈的他,耳朵似乎有点不中用,记者的问题有时要重覆两、三遍才听见。但这无阻他继续发声,对于批评中梵协议,他仍然字字珠玑、铿锵有力。

陈日君日前(1月29日)撰文,指教宗事前对合法主教让位一事并不知情,暗示教廷中人阻碍教宗得知中国教会真相。今日甫坐下,他即表示自己多年来接触大陆教会及罗马教廷,有必要协助大众明白真相:“真理是最宝贵的。”

他不点名批评,教廷内有人经验丰富、见闻甚多,发表的言论却与他所认知的事实不符:“今日,弱者就是教会内诚恳守着信仰,却又不能发声的人。所以我有责任,帮助弱势的兄弟姊妹说真理。”

陈日君一再批评,教廷是迫地下教会走进鸟笼之中。

陈日君一再批评,教廷是迫地下教会走进鸟笼之中。

所谓的真理,有时或甚要将保密内容公诸于世。例如本周一(5日)他撰文,透露三年前与教宗方济各私下会面内容,指教宗当时已认同大陆地上教会已是“裂教”。

如今他解释,披露与教宗的私人对话,虽然会令教宗尴尬,但披露内容实质上是协助澄清,教廷的说法其实并非出自教宗口中,“现在教廷做了很多事,令我们兄弟很痛苦。若他们以为这些都是教宗想要的,是对教宗不公道。”

批协议下选举、任命皆由政府控制

陈日君较早前透露,在中梵新框架协议之下,主教任命将会分为三步曲:第一步是“民主选举”,第二步是“主教团任命”,第三步为“教宗批准”。不过他质疑协议听起来很动听,但实质上是将任命权交予中国。一旦签署新协议,是进一步向中国政府投降:“协议是将教宗的权力,送了给政府、一个无信的政府。”

“大家都知道大陆很多东西是假的。吃的是假的,药品是假的,新闻都是假的,而且很喜欢听人讲假话,不爱听真话。”

于第一步的“民主选举”,他质疑国内选举都是受到操纵,根本难有所谓的民主选举。而且民主选举只是模糊的概念,不知谁人有资格参选:“民主选举,肯定不是民主的,实际的办法都不清楚”。

他指在目前的情况下,中梵双方在主教任命互有妥协、让步。但一旦推行新协议之下的“民主选举”,即是真正地将权力交到中国政府手上,主教将会是由政府明正言顺地选出。

第二步的“主教团任命”,陈日君质疑大陆的主教团“根本是假的”,主教团成员获政府承认但没有实权。他忆述自己曾在大陆教书,与其中一位大陆主教团副主席见面。对方向他证实,主教团的会议都是“政府话事”,成员之间并无讨论,只能服从命令,“甚至几个主教倾谈一下,都会被(政府)问谈了甚么”。

陈日君又指,主教团都是与爱国会一同开会,并且由中国官员任主席,“所以选举是政府控制,任命又是政府控制,这样出来的名(主教人选),你估一下会不会好?”

至于最后一步“教宗批准”,陈日君质疑这制度下出来的人选,教宗必然难以接受,但却未必有勇气不断否决。若果教宗不断否决中方推举的人选,就会被中方向世界宣告梵蒂冈不讲道理,“十个名,一个都唔要,咁想要咩呀?”

指教宗欣赏中国文化 不了解中共

梵蒂冈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龙多主教近日接受媒体访问,形容中国人是教会社会教义的“最佳执行者”,大赞中国一直在“捍卫人类尊严”,在气候变化的领域上“承担着别人已经放弃的道德领导”。他又称曾到访中国,发现国内没有贫民区、没有毒品,却有积极正面的民族意识。

上述的言论是否反映教廷普遍想法,并阻碍教宗了解中国实际情况?陈日君坦言有可能:“听教宗的讲法,他是对中国很欣赏,年轻时已欣赏中国文化。我心里想是谁的文化?千年文化?共产党早就将之丢掉!现在唯一的文化就是马克思主义文化,教宗知唔知?我估他不清楚。”

他又指教宗所熟悉的南美洲共产党,是被逼害的好人,故教宗或自然地对共产党有好感,但却不了解中国的共产党。他认为可能是教宗身旁的人将中共形容得很美好,“人有时容易相信,自己喜欢相信的事”。

“我现在大声讲,这样的处理(中梵协议)是邪恶的,是违反我们信仰的!”陈日君此话说起来特别激动。

不过他坦言若教宗将来签署了协议,基于教会原则他将不会再出言批评,“因为教会有原则,教会的最高领导是教宗……就算我心里觉得教宗做错了,都不会站出来抗议”。他笑言到时自己会退出江湖,不再出来发声。

但他至今仍然有信心,教宗不会批准此等邪恶的协议:“我仍然抱着一线希望,希望教宗看到协议是不好的,希望他拒绝签协议”。

正义是我们的责任

陈日君早前发表声明,提到上月中曾亲自到梵蒂冈向教宗陈情,称共产党正在制定更严厉的限制宗教自由的规定,但梵蒂冈却祝福分裂者。结果教廷其后罕有地发表声明,不点名批评陈日君的言论混淆视听,教廷国务卿帕罗林受访时则称,目标是为达到教会合一,希望能在善意下持续与中国对话,如果有人因此被要求作出牺牲,亦是为了增进全体教会福祉,而非政治交换。

陈日君如今再次批评,帕罗林身为国务卿,却用断章取义的手段来欺骗别人,对此感到可惜。他指,帕罗林引用本笃十六世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时,仅引述了一句“与合法的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现存的问题”,却不提接下来的一句“但同时,当政权不恰当地干涉教会的信仰和教律时,我们亦不能就此屈从”。

陈日君又引述本笃十六世该信指,“教会不能、也不应该代替国家。但同时,对于奋力争取正义也不能、不应该置身事外”。

“正义是我们的责任,是所有人的责任。政府做了不公义的事,我们应该出来讲话,教会应该出来奋斗,争取公义!”陈日君说。

梵蒂冈、台湾仍可保持另类关系

被问到中梵建交后,是否代表梵蒂冈将与台湾断交。陈日君坦言台湾政府及主教都已有心理准备,中梵建交必定会放弃台湾。他认为这样的做法有问题,将会令台湾人民觉得梵蒂冈不仁不义。

但他亦认为梵蒂冈及台湾仍然可以保持“另类关系”。他举例指,美国与梵蒂冈建交的历史不长,但双方关系一直良好(注:两地在1984年建交),“未必一定要有邦交才算好”。

中梵建交对香港教会又有何影响?陈日君担心在一国两制被侵蚀之下,香港将来都会有爱国会:“一国两制渐渐被侵蚀,迟些香港变成一个大陆城市般,我们(香港)天主教都要有爱国会。”

“希望到时我已经去咗上面。”陈日君抬头望天,无奈一笑。

 


 

批中梵协议“全部假嘢” 陈日君:全由中方操纵主教人选 教宗未必知情

立场新闻 2018/2/9

 
背景图片来源:苹果动新闻截图

背景图片来源:苹果动新闻截图

有传梵蒂冈和中国就主教任命达成框架协议。质疑协议的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今早在D100节目受访,他说据他了解,中梵就主教任命的协议相信很快会有结论。了解协议内容的陈日君,再申明反对立场,“我唔反对一个协议不完美,但邪恶就唔得,违反我们教会就唔得。”

陈日君说,按他了解,新框架协议分为三步,第一步是“民主选举”,第二步是“主教团任命”,第三步为“教宗批准”。陈日君反问所谓中方“民主选举”,“你信唔信?”他认为,近几年中梵之间已有妥协,由中方“选出”梵蒂冈接受1至2名人选,梵蒂冈之后会任命,但他担心之后“民主选举”写入程序后,人选反而由中国官方操控,“完全佢操纵,你最后话得唔得。”他说就算教宗否决人选,“又是佢(中方)提名。”

斥民主选举是假、主教团任命是假

陈日君指出,所谓中国主教团“根本不存在,完全假的”,因主教团与内地爱国会一同开会由政府官员作主席,“你梵蒂冈唔知呢啲嘢咩?”

“所以民主选举是假、主教团任命是假,但教宗有无胆否决你(中方)十个(人选)?跟住佢(中方)同全世界讲梵蒂冈不讲道理,畀了十个名唔批。”陈日君说,“所以协议全部假嘢”,自己宁愿由教宗任命主教,最后交予中方否决,“畀佢(中方)否决唔惊呀,个权仲系教宗,最多一些非法(梵蒂冈不承认)主教。”

陈日君说,多数内地老百姓不跟随非法主教。至于有说不接受协议担心会裂教,陈认为,客观上目前已是裂教,“而且一个政权导致的裂教无前途的。历史上的裂教是有根,有好长历史原因。”

陈日君:若教宗签邪恶协议  不会再发声

陈日君认为教宗是希望听他看法,他感觉教宗对他特别亲切,他相信梵蒂冈做很多事情,教宗未必知情,“可能以为佢哋(梵蒂冈)讲服了(中国)主教,其实(中国)主教根本好伤心,觉得良心上不可接受。”

陈日君说,据他了解,中梵就主教任命的协议相信就快已有结论,“而家都未完全倾掂”。他补充说,自己今日会强烈批评教廷,“我仲有好强的理由,相信教廷(立场)未必是教宗。”陈日君说自己曾公开说,“若教宗签了邪恶的协议,我就不会出声,呢个系我底线,因为无了教宗就无,这是最后防线。”

陈日君说,教廷过去几年对华已有错误政策,“内容是邪恶,但我唔敢话佢哋有邪恶的动机,但肯定是错误。”陈日君说,若教宗确认签了声协议,就不应出声,“我而家放心讲,我相信(目前教廷的立场)不是教宗,而是其他人。到签出来肯定是教宗赞成,我不知道原因,他可能有智慧过我 … 我被动配合啰,如果神父啲嘢唔啱听,当听唔到。”

批国务卿帕罗林颠倒是非   

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在1月31日接受梵蒂冈电台及意大利《新闻报》访问,提到:“如果要求某人做出牺牲,无论大小,就应该让所有人都清楚这不是政治交换代价,而是在为了更大益处、基督的教会的益处这一福音前景之中。”引起国内外教会人士震惊。陈日君说帕罗林的访问看了两遍,“我讲句说话,可能很侮辱性:Makes you sick。真系完全外交的技术,颠倒是非。”

陈又指,帕罗林在访问中发表的,全是似是而非的谬论,断章取义地引用教宗本笃十六世10年前给内地教会的信,只说与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问题,“用本笃的说话去侮辱本笃 … 罪大恶极。”陈日君指出,“佢(帕罗林)话佢(出于)信仰,我哋政治,佢完全政治,我哋先系从信仰 … 将我哋为信仰坚持人说成政治。”

本笃十六世任内曾有一个关心中国委员会,但近年委员会消失。该委员会有不同中国专家,向教廷报告中国情况。陈日君指出,新教宗上任后打算继续这个关心中国委员会,原本打算在2014年春天开会,但至今依然无任何音讯,“2014年等到而家无声。”

陈日君相信问题来自帕罗林国务卿。陈忆述,新教宗方济各上任后,陈曾向方济各说自己过了80岁,或不应再参加委员会,教宗建议陈日君可与新国务卿帕罗林商量,“起初教宗选了帕罗林做国务卿人人都拍手,后来我先知他可怕。”

陈日君说,亲身向帕罗林提议意见,认为委员会应改善某些做法,向教宗报告时应加入委员会代表等,并希望再参与多一次会议后交棒,“但从此无声音。”

 


 

梵中接近 教廷内部批评声四起

梵蒂冈与中国走向和解的新路线,引起天主教会内一些人士对罗马教廷的批评。尖锐的指责来自关注中国大陆教会的香港前主教和天主教会的新闻媒体。

(德国之声中文网)过去数天中,一名红衣主教指责另一名红衣主教"一派胡言",一位神父则批评一位大主教对中国的态度过于"天真",宛如爱丽丝"漫游奇境"。

这一切的背景是梵蒂冈和北京近期在主教任命问题上的谈判取得进展,有望达成一致。这不仅将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也将成为中断关系70年后双方重建外交关系的前奏。

宗教自由在中国历来受到政府钳制,而梵蒂冈不得不对北京做出一些让步,因此双方达成的任何一致或共识都将引发争议。当外交的务实和情感的执着相遇,批评声就显得格外刺耳。

以中国受众为主要对象的教廷官方的亚洲新闻通讯社(AsiaNews agency)主编贝尔纳多·切尔韦莱拉神父(Father Bernardo Cervellera)批评教廷社会科学院的负责人桑切斯·索隆多(Marcelo Sanchez Sorondo)大主教太过"天真"。

桑切斯·索隆多在本周一次接受采访时对中国表示赞赏,称当今在社会议题上将天主教的教诲--例如关注环境和人的尊严--落实得最好的或许是中国人。

"我们可以理解,在期盼梵蒂冈与中国关系升温的热度中,有人可能会一时为中国文化所倾倒……可是,给中国唱赞歌却是一种意识形态的投降,这让教会成为笑柄。"切尔韦莱拉神父在题为"桑切斯·索隆多漫游奇境"的社评中写道。

中国的天主教会分为认同罗马教宗权威的"地下教会"和受到官方控制的"爱国教会",后者的主教由政府任命,同当地教区合作。批评者认为,梵蒂冈一旦同北京达成妥协,就意味着承认政府任命主教的合法性。

日前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再次抨击教廷对北京的妥协。这位86岁的主教指责教廷与中国方面的交易是"出卖"中国地下教会的信徒。之前有消息称教廷要求两名中国地下教会的主教让位于北京当局任命的主教人选。

梵蒂冈对这一指责试图予以反驳。梵蒂冈的首席外交官--教廷国务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中国当局对话是为了教会在中国的未来,同时强调梵蒂冈理解中国天主教徒的苦衷。

陈日君批评周一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帕洛林的访谈充满"谬论", "这个少信德的人,他懂什么是真正的苦痛?"
路透社援引梵蒂冈消息人士称,与北京之间的协议有可能在未来数月内签署。

 


 

乔治·魏格尔,警告梵蒂冈妥协于北京的危险

面对中梵可能达成的协议,乔治·魏格尔(George Weigel),若望保禄二世的传记作者,警告说如果梵蒂冈妥协于北京将是危险的。
乔治·魏格尔是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传记作者,也是天主教观点中最具影响力的创造者之一,尤其是在讲英语的世界中,他警告梵蒂冈如果给中国政府在任命主教中插手,要牢记那些过去圣座所犯过的外交上类似的错误:从对法西斯和纳粹政权的态度到对待苏化欧洲的东方政策。

魏格尔:“投降”
就最近媒体所都指出的,协议将会签署,但尚不清楚具体时间及其范围,也就是说,这意味着将要建立一个完全的外交关系。 魏格尔星期一在《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上写了一篇强烈的文章,谈到“梵蒂冈向北京投降”。 他回忆说,梵蒂冈之前的外交在极权主义国家屡屡失败:1929年同意大利法西斯签订拉特兰协议后,1931年比约十一世就发表宗座牧函《我们不需要》(Non abbiamo bisogno)谴责法西斯政权; 1933年与纳粹德国签订协议,1937年发表通谕《烧灼着不安》(Mit Brennender Sorge)谴责德国纳粹; 与东欧共产主义国家签订的协议,也就是60和70年代萨罗利枢机的东方政策,在遭受迫害和渗透的现实下而声名狼藉。
根据魏格尔的说法,即将达成的协议可以回应梵蒂冈一直以来愿意与中国达成完整的大使级别的外交关系的夙愿。他评论说,有人试图为即将达成的协议辩解,说现在至少能得到一些协议也是不错的的,因为没有人知道十年或二十年以后的情况会是怎样。但这是非常愚蠢的。
为什么呢? 因为最坏的假设就是,习近平如果设法维持一个毛派政治制度,尽管中产阶级正在兴起......有什么理由相信中国共产党人会打破法西斯主义者们所构建的模式呢? 就是那些意大利和德国纳粹以及中东欧的共产党们,他们履行了什么承诺?而最好的情况是,如果中国的现实正在朝向民间社会的不断发展扩大,为什么中国人会有兴趣在一个对共产党政权磕卑躬屈膝的天主教里寻找宗教信仰呢?那些在家庭教会运动中蔑视政权的福音派新教徒不是更有吸引力的选择吗?

对法律和道德权威丧失的嘲笑
魏格尔引用第二届梵蒂冈大公会议《主教在教会内牧灵职务》法令和1983年的《天主教法典》中377条第5款的规定:“今后不再授予国家政权任何选举、任命、推荐或指定主教的权利及特恩”,认为妥协就意味着对教会的法律的嘲笑,是对教会自由进行福传和慈善使命的否认。
事实的真相是,今天,罗马教廷唯一的权力就是道德力量,这体现在教宗身上,透过教会捍卫所有人的权利的方式,使天主教的道德权威缓慢增加。 面对要签署的协议,中国政府在这个时刻监禁和折磨基督教徒,要求合法主教让位给非法主教,这使得天主教的道德权威或教宗的权威成为无足轻重的。

天主教在线综述

原文:On the Vatican’s Reported Capitulation to Beijing

 

 


 

不要碰中国的殉道者,他们是教会的财富

2018年2月3日,意大利荣休主教路易吉·内里(Luigi Negri)发表文章称,如果中国的殉道烈士被出卖,那将是黑暗临近之时。
内里主教认为中国教会今日之存在是因为她奠基在那些为捍卫其自由免受外来干涉之人的鲜血之上。他们知道自己的流血牺牲是结合于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倾流的血。
该主教强有力的肯定:“如果我们所听到的(指合法主教被逼让位于非法主教事件)是真实的,殉道者不容碰触!教会总是举扬她的殉道者于祭台之上,并为他们奉献最美的教堂。背弃他们的人将成为教会史上可怕的一页。”
因此,这位意大利主教认为,“如果教会忘记他的烈士,或者背叛他们,或者打击他们,那么我们就可以毫无疑问的肯定试探时刻和黑夜正在接近”。

天主教在线综述

全文:Non toccate i martiri cinesi. Sono il tesoro della Chiesa

 


 

庄主教的真实经历,忠于教宗和“爱国的”

八十七岁的汕头牧人不属于“地下”教会团体,并在党强加给教会的机构中任职。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宣传大战中刻意删去的内容,这场宣传战旨在将庄主教描述成圣座与北京协议的牺牲品
GIANNI VALENTE
梵蒂冈城
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远比某些外在表现的要多样化和出人意料。八十七岁的汕头主教庄建坚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近几个星期以来,媒体-教士宣传大战利用庄主教事件遏制圣座和北京政府可能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相关媒体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转,抵制这一可能达成的协议。他们将庄主教描述成是所谓“地下教会”成员,“二OO六年根据梵蒂冈的命令”成为主教。现在,又是梵蒂冈迫使其给中国政府“欣赏的”非法主教让位。

精心打造的剧情中全球新闻媒体刷屏率最高的说法是庄主教事件是梵蒂冈对北京政府“妥协”的确凿证据。描述说,面对以教宗名义提出的让八十七岁高龄的他成为教区荣休主教、将汕头教区主教的位置让给五十一岁的黄炳章的要求,庄主教流下了“无助”和“伤心”的泪水。二O一一年,黄炳章因为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主教祝圣而受到了绝罚(——教宗将重新接纳他重返教会共融)。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发挥作用,他们将一切可能威胁到整个行动的细节都删除了。

一个省略了许多内容的剧本

事实上,许多中国教会消息来源向《梵蒂冈内部通讯》证实,庄主教从来就不是“地下”天主教会团体的。一九八六年,上海的耶稣会士金鲁贤祝圣他为司铎。那时候,金主教还是非法的,即未经教宗任命的。政府不承认庄主教是汕头主教。据悉,以司铎身份登记的他,现在还是广东省揭西县爱国会的高层,过去还曾经是地方人大代表。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曾与地方“爱国”组织办公室合作过。

值得一提的是,汕头过去和现在都没有“地下”教会。全体司铎都是在政府资助、控制的修道院里学习的。但是,地方教会团体因为主教任命问题的争议而日益两极分化,也是因为当地客家和潮州两大族群之间的竞争引发的。庄主教是客家人,和地区内的另外两位主教——广州的甘俊邱主教和梅县的廖宏清主教一样。

《梵蒂冈内部通讯》联系到的地方消息来源介绍说,近年来,忠于教宗和圣座的问题已经成为掩盖教会内部分歧真正本质的工具。同一消息来源还补充说,一些和庄主教同为客家人的年轻司铎现在紧围在主教身边,影响他的选择、将他们中的一人视为未来的汕头正权主教。

宣传和现实

反对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协议的人利用庄主教事件精心策划了他们的运动,肆无忌惮地散布涉及到复杂和个人内心问题的资料,例如主教们蒙召就他们与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共融纽带所作出的良心选择。他们预先打造好了年迈老主教的“叙述”,他忠心耿耿却遭到了罗马教廷的慢怠。后者迫不及待地想取得外交成就,为此时刻准备“出卖”中国天主教徒的忠贞和苦难。而恰恰是这位忠实于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牧人——庄主教的事件,揭示了他们所采用的全部工具的自相矛盾和操纵的本质。

因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取得进展而可能被“牺牲”的主教,事实上,他自己一直就与听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有联系。按照抵制中国-梵蒂冈协议的人的观点,这些组织是一个与罗马教会分裂的裂教中国教会的独特标志和遗传因素。

事实上,恰恰是庄主教人性的和基督徒的经历——未被政府承认,尽管还在亲政府的“爱国”组织中任职——展示出了教会在中国的艰难历程,与属于天主教会或者公开忠实于教宗、忠实于与教宗的圣统制共融纽带相比,被迫参与那些爱国组织并不能代表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而且,恰恰是那些坚决抵制宗座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势力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就在几天前,这些人高呼庄主教是忠实于教宗的主教,影射他的忠贞遭到了圣座的背叛和慢怠。

而对于那些抱着怀疑态度静观其变、没有意识形态导向的人,汕头主教事件——政府不承认他是主教,尽管他完全融入到了控制教会的“爱国”机构中——也让人从中看到了个中纠结所在,这种纠结因素使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变得异常。还有新的教士野心的危险,而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也助长了这种危险。近年来,这种一味关注主教任命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活。

北京和圣座就选举主教机制问题达成的协议,还要为此服务: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主教职务的真正本质,有助于选择真正的牧人作主教、不要让那些野心勃勃地猎取政治-教士权力的人坐上中国主教的位置。
 

 


 

不惧失去台湾 梵蒂冈妥协也要倒向大陆

社会热点新视点
百家号02-06 07:28
近日西方媒体报道,中国大陆和梵蒂冈复交谈判已进入尾声,双方有意恢复自1951年以来中断的双边关系。有评论指出,中梵建交可能令台湾的处境岌岌可危。但此次中梵建交,对于梵蒂冈来说,却几乎全部是对北京的妥协。
此前外界普遍认为中梵建交是北京在惩罚蔡英文政府。自蔡英文政府上台以来因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北京与马英九政府时期达成的“外交休兵”的善意也有所变化。先后有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与巴拿马与台“断交”,梵蒂冈可能将成为北京下一个目标。
但事实上,对于北京来说,北京并非急于与梵蒂冈建交。压缩台湾的国际空间,对于北京来说有很多种选项,没有必要妥协去接受与梵蒂冈建交。而对于梵蒂冈来说,选择此时与北京建交,则将得到巨大的政治利益,因此在这次外交谈判中,梵蒂冈几乎是全部对北京妥协。
中国和梵蒂冈至今未建立外交关系,外界认为中梵关系主要存在三大障碍:主教任命、台湾问题和“封圣”问题。这三大问题都是北京政府无法让步的。
首先,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此前梵蒂冈经常以台湾作为砝码希望北京妥协。这一点对于北京政府来说根本无法接受。其次,关于主教的任命方面,北京政府坚持“三自”原则,主教必须由中央政府任命,而非罗马天主教皇任命。其目的在于防止外国势力干涉中国的宗教事务。
因此尽管有希望压缩台湾国际空间的意愿,但北京一直沉得住气,这么多年来在这些原则上并没有动摇与让步。但此次中梵建交谈判完成,则意味着梵蒂冈可能在主教的任命上向北京妥协,采取了越南模式。
在天主教主教任命上,目前主要有三个模式:一是教宗直接委任的,这是在大多数国家采取的方式;二是越南模式,越南天主教提供名单,梵蒂冈选择并同意后交由越南政府确认,最终教宗按照越南政府同意的人选宣布新主教任命。
对于梵蒂冈来说,早就有想与北京改善关系的意愿了。中梵两国若建立全面关系,梵蒂冈将致力于在基督教会发展迅速的中国推广天主教。目前中国约有1,200万名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则增长迅速,美国学者及智库估计有六千万至七千万。如此巨大的人口与市场是梵蒂冈不可能忽视的,这也是其急于建交的重要原因。
在于北京来说,在此次中梵建交过程中,将成为最大的赢家。毕竟,北京的原则一直在坚持,关键时刻梵蒂冈等不及了,选择妥协,从而完成了中梵建交。

 


 

中梵协议,一切都在党的牢牢掌控之中?

邢福增 / 2018年2月6日

“坚持我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深入推进民主办教,积极稳妥开展自选自圣主教,发展壮大爱国力量,牢牢掌握中国天主教的领导权。”——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

这是王在二○一六年六月对习近平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讲话所阐述关于天主教的“工作重点”,题为〈做好新形势下宗教工作的行动指南〉。

近日中梵关系再次受到各方关注,笔者相信,如果中梵在主教任命上达成任何协议,相信都不会违背上述原则,甚至日后中梵建交,也是如此。

一、中国天主教仍是“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民主办教”即是一九五七年以来建立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体制,绝不会因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或中梵关系正常化)而有丝毫改变。因为这是党重视的“爱国力量”,也是“牢牢掌握中国天主教的领导权”的体现。

二、教宗在任命主教问题上有所参与,真的代表中国扬弃“自选自圣”主教吗?首先,七位中国“自选自圣”的“非法主教”会获得教宗赦罪,然后(不一定是立即)再任命他们为正式的主教(两位原地下主教要让位为辅理),这岂不是“自选自圣”的“胜利”吗?其次,日后虽然教宗可参与任命,但有关人选仍需要获中方认可。中方会按习近平讲话的原则来筛选:宗教界人士必须“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起作用”。梵方重视的“宗教造诣”及“品德”,中方也接受,但是,中方肯定会紧守“政治上靠得住”,“关键时起作用”的“又红又专”(或“先“红”后“专”)原则。对中方而言,容许教宗任命主教,只是一个“形式”的改变,本质上不会放弃党对天主教爱国人士的掌握,以及牢牢掌握天主教会的领导权。所以,现在的情况,绝不是中方放弃“自选自圣”,而是梵方“默许”与“配合”,再为其“祝圣”。

三、对中方而言,这绝对是“外交”与“内政”上的胜利:1. 虽然中梵暂不是正式建交,但对台湾而言,已是一重大的打击。如果蔡英文总统仍拒不接受“九二共识”,那台湾仅余的欧洲邦交国,就会成为中共“囊中之物”。2. 梵方变相接受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民主办教”,甚至是“自选自圣主教”的原则与安排,中共多年与梵方的斗争,取得最后胜利。3. 地下教会的信仰与道德的合法性受到严重冲击。因为昔日被视为“非法”的,已成为“合法”(不是法律上,而是宗教上)。日后地下教会完全失去了“抵抗”的道义与理据(连圣座都接受……),更要逐步进入这个党管控的体制。

四、对梵方而言,到底“得”了甚么?诚如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所言,“中国不存在两个教会,而是两个蒙召走逐步修和的道路迈向合一的教友团体”,“彻底终结漫长的对立时期”。问题是,这个“修和”与“合一”的基础是甚么?是为了“修和”与“合一”而扬弃自身的底线,接受中共对天主教会的“管控”体制,甚至不再为昔日及现在一直被党国迫害,为信仰而受苦者发声吗?帕枢机说要将“那种权力、背叛、抵制、投降、冲突、让步、妥协等表达方式”改变成“服务、对话、慈悲、宽恕、修和、合作、共融”,甚至指摘不愿改变者为“只根据政治去思想和行为”,这点显然是对半过世纪以来一直为了信仰而拒绝让步及妥协者的最大侮辱。

教廷消息人士承认,“这并不是个很好的协议,但我们不知道未来十年、二十年的情势会是甚么状况,搞不好可能更糟。”所释放出来的,完全是一种极短视的“让步”及“妥协”的态度。只要认真读一遍中共建国以来如何“统战”基督宗教的历史,即明白,那种企图在“鸟笼”内争取扩大自由的想法,完全是一厢情愿。因为当你在愿意进入这个“鸟笼”的时候,你已经表现出可以“让步”的姿态。人家已完全看透你的“底线”(底牌),在谈判上成为被动一方。“笼中鸟”改变不了“困在牢笼”的事实。

五、从近日梵方的举措可见,中梵公布主教任命协议之日已不远。陈日君枢机企图“力挽狂澜于既倒”,相信最终仍无法摆脱“不眠忧战伐,无力正乾坤”的命运。求上主垂顾中国教会,特别是那些一直在专制政权下受苦的仆人,赐予他们更大的勇气与力量,面对未来更大的挑战。

六、也许,中梵协议公布之日,有人会为此欢呼,“齐鼓掌”……但是,我脑海里却只会哼着小凤姐另一首名曲──“得了甚么?失了甚么?可有认真算过?”“得的多?还失的多?”“何必呢?何必呢?抛开一切束缚身心缰锁,且向心内,仔细追寻,找那安然嘅我”。

七、初期教会著名的殉道士坡旅甲(Polycarp)曾说:“我服事基督八十六年,他从未亏待我;对这位拯救我的君王,我岂可开口亵渎他?”(Fourscore and six years have I served him, and he has never done me injury; how then can I now blaspheme my King and savior?)求上主垂怜。

附记:笔者不是中梵关系专家,翻查记录,原来近年也“不务正业”地,写了如下的文章,今天看来,自己的看法仍没有改变。一切留待历史判断……

1. 香港家书:祝圣以外还要处理的“转型正义”(2016年8月13日)http://www.rthk.hk/radio/radio1/programme/hkletter/episode/372457

2. 中梵建交 得了甚么?失了甚么?(2016年12月24日)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61224/56066415

3. 中梵谈判能实现“必要的自由”?路漫漫其修远兮(2017年2月23日)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223-opinion-yingfuktsang-essentialfreedom/

(转载自作者Facebook)

 

 


 

 

强调为讲公道话不怕得失 陈日君再撰文:三年前获接见,教宗同意大陆地上教会“裂教” 

立场新闻

 

近日,有传中梵已就内地主教任命达成框架协议,引起外界高度关注。早前指自己曾亲赴梵蒂冈,促请教宗方济各关注内地主教让任一事,并因而被教廷不点名批评的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今午再次撰文,批评教廷国务卿帕罗林受访“全是似是而非的谬论”,不懂中国信徒的苦痛。陈日君又透露,三年前曾得到教宗方济各私人接见,期间当陈说到“大陆地上教会客观来说已是裂教(独立自办,政府办教)”,教宗回应道:“当然啦!”("Certo!")

陈日君今午在 facebook 撰文再次谈及近日风波,指近日不少人劝他别再多话,以免被攻撃,陈却表明不怕,“只要我肯定讲的是公道的话,有益的话,那末凭我的年龄已不怕什么得失了。… 我之所以还想多嘴,是因为我怕很快我再不能讲话了。请大家容忍我。”

陈日君又透露,三年前曾得到教宗方济各私人接见,并用四十分钟向他报告了我对中梵对话的看法。他引述教宗一直留心听,不作打断,直至陈说“大陆地上教会客观来说已是裂教(独立自办,政府办教)”,教宗回应:“当然啦!”(“Certo!”)陈日君称,重提旧事,是为了保护教宗的声誉及给大家澄清教会的道理。

近日传媒报道中梵已就内地主教任命达成协议,早前两名获教廷任命、但不获中国承认的主教,将让位给中方“自选自圣”的主教。陈日君在文中表示为中国信徒而担忧,“见(按:以前被教廷视为)非法、绝罚的主教都将被合法化了,而合法的反被逼退下了,那末地下的(以前被视为)合法的主教们,不都会为他们的命运担忧吗?神父、教友们想想不久就要服从及尊敬那些今天是非法、绝罚的,明天因政府撑腰而获教廷认为合法的主教,会有多少苦痛的长夜?”

陈又指,从二月一日开始政府已严厉执行宗教规则,上海地下教会的神父,已通知教友们不要去参与弥撒了,因“固执不听话的大概会被拘捕”。

陈日君上星期发表声明,提到上月中曾亲自到梵蒂冈向教宗陈情,称共产党正在制定更严厉的限制宗教自由的规定,但梵蒂冈却祝福分裂者,结果教廷其后罕有地发表声明,不点名批评陈日君的言论混淆视听,教廷国务卿帕罗林受访时则称,目标是为达到教会合一,希望能在善意下持续与中国对话,如果有人因此被要求作出牺牲,亦是为了增进全体教会福祉,而非政治交换。

日前路透社引述“教廷高层消息人士”指,中梵达成协议后,虽仍将像笼中鸟,但鸟笼会大点,日后将寸土必争鸟笼的空间。陈日君反驳,问题不是鸟笼的大小,他指地下教会的教友本不在鸟笼里,现在却被教廷逼进鸟笼,和已在鸟笼中的“合一”。

陈日君又批评帕罗林是“少信德的人”,“全是似是而非的谬论”,不明白中国教徒的苦痛,又称内地教徒“不怕倾家荡产,不怕倾流鲜血,但最大的痛苦是被“亲人”出卖。

陈日君文章全文如下:

东拉西扯

- 有些关心我的人劝我不要多讲话了,还是多祈祷吧。当然多祈祷绝对正确,我们的希望全该放在天主身上,并依靠圣母的转求。

- 劝我不要多讲话的人大概是怕话讲得多了也容易被人攻击。这我倒不怕,只要我肯定讲的是公道的话,有益的话,那末凭我的年龄已不怕什么得失了。

- 我之所以还想多嘴,是因为我怕很快我再不能讲话了。请大家容忍我。

今天我想讲的:

(一) 本主日第一篇读经是约伯书,他承受“苦痛的长夜”,他说“我的眼晴也看不见幸福”。但答唱咏(咏146)立即回答说“请赞颂上主,他医治了破碎的心灵”。

大陆的兄弟姊妹这几天听到了梵蒂冈准备向中共屈服了,心里大概很不舒服。见非法、绝罚的主教都将被合法化了,而合法的反被逼退下了,那末地下的合法的主教们,不都会为他们的命运担忧吗?神父、教友们想想不久就要服从及尊敬那些今天是非法、绝罚的,明天因政府撑腰而获教廷认为合法的主教,会有多少苦痛的长夜?

不要说明天,就是今天大灾祸也已开始了。从二月一日开始政府会严厉执行宗教规则了,上海地下神父已通知教友们不要去参与弥撒了,固执不听话的大概会被拘捕了!

不要害怕!天主会医治破碎的心灵!

(二) 教廷国务卿说“我们了解中国兄弟姊妹们昨天和今天的苦痛”。哎呀!这个少信德的人,他懂什么是真正的苦痛?!大陆的兄弟们不怕倾家荡产,不怕铁窗风味,也不怕倾流鲜血,他们最大的痛苦是被“亲人”负卖!

帕罗林也作了一大篇访问,全是似是而非的谬论(希望不是心口不一)。不过最不体面的,是一位堂堂国务卿竟敢侮辱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断章取义地引用了他十年前给国内教会的信。帕罗林只说教宗本笃说了“与合法的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现存的问题”,但教宗本笃接着说的话他却没有提了:“同时,当政权不恰当地干涉教会的信仰和教律时,我们亦不能就此屈从(信4.7)”

Non è decente per un alto ufficiale della Santa Sede manipolare la lettera di un Papa, anche se già ritirato, citando la frese (4.7): “la soluzione dei problemi esistenti non può essere perseguita attraverso un permanente conflitto con le legittime Autorità civili” nascondendo che la lettera segue immediatamente dicendo“nello stesso tempo, però, non è accettabile un'arrendevolezza alle medesime quando esse interferiscano indebitamente in materie che riguardano la fede e la disciplina della Chiesa.”

教宗方济各在亚洲青年日,在韩国,对亚洲主教们也说了“对话的第一个条件是要忠于自己的本质(Coherence to one’s own identity)。

“教廷高层消息人士”很谦虚地说:“我们仍将像笼中鸟,但鸟笼会大点......我们将寸土必争鸟笼的空间。”天呀!问题不是鸟笼的大小,是谁在鸟笼里呀?!地下团体的教友本不在鸟笼里,现在是你们要逼他们进鸟笼,和已在鸟笼中的“合一”!?当然在笼中有些是奴隶,但有一些是甘愿在笼中耀武扬威的奴才。(我是第一个说了在中国只有一个教会,地上教会的人心中也都爱教宗。现在我不敢这样说了。)

既然我已决定以真理及公义为优先价值(我所说的都是为了保护教宗的声誉及给大家澄清教会的道理),我也不妨告诉大家:三年前我得到教宗方济各私人接见。我用了四十分钟向他报告了我对“对话”的看法,教宗留心听了我四十分钟,没有打断我,只有当我说“大陆地上教会客观来说已是裂教(独立自办,政府办教)”,教宗说:“当然啦!”(“Certo!” “of course”)。

(三) 昨天不少人亲身或电话来“安慰我”,因为我被教廷发言人痛駡了。这又是一个大误会,我绝不需要同情,不如让我们一齐去安慰那发言人吧!他才是笼中鸟,被逼担任这么尴尬的职务:这次他这么有效率,第一时间对我的言论作了批评(当然是别人写了,他读出来的)。但一年多前,国内开第九届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前,他不是说“看了大会确切的事实后才会作出判断”吗?(“Holy See is waiting for hard facts before it makes a judgment” “La Santa Sede attende di giudicare in base a fatti comprovati.”)已一年多了,我们还在等着那判断哩!

(四) 南华早报的那评论员A. L.也很值得同情,他每天都要找个对象来批评、来讽刺,他该是万能博士(能谈论de omnibus et aliquibus aliis, 所有的题目,还有另外的一些。)他那天写了文章说我喜欢政治多过宗教。我想提醒他 “Where angels fear to tread, the fools rush in”,他懂什么是宗教?什么是信德吗?他说我决定要大陆的信友受苦,他懂得:为有信德的人什么才是真的痛苦吗?不过他最后一句话倒说对了:“The Vatican has to readjust its wordly diplomacy, whatever its spiritual preferences.” 不过,那些不只是preferences,是not-negotiable principles!
 

 


 

【长远发展凌架教会训导?】不完美的教会

立场新闻
【文:吴懿宁】

学术性的,我就不分析了。毕竟,我对教会有太多的感情,如何写也不会有一个客观的分析。这对教廷和陈枢机都不公平。以下写的,只是一些个人感受。

中梵建交的罗生门,越演越烈。教廷有教廷的说法,陈枢机有陈枢机的说法,再加上一个路透社,老实说我不知道应该信谁的说话。

不信陈枢机,是因为我不敢相信教会真的会为了所谓的“长远利益”放弃二千年来教会对主教任命的教导;不信教廷的声明,是因为现在放在眼前的新闻不得不令我怀疑教会真的会为了建交而放弃她一直以来的教训。不信路透社,是因为一切都是来自一位所谓的“教廷高层”,个人认为其可信性极低。

所以,协议一天未公开,一天我也不会判断。不过,已开始有些教外人问,教会真的会为了“长远的利益”放弃一直持守的真理吗?老实说,如果教廷真的作出这样的让步,我会十分失望。教会作为基督的净配,不是应持守真理,不为长远的利益放弃基督的训导吗?如果他放弃了,那些为持守真理而牺牲的生命,殉道者的血是否白流了?

但,有一件事必要清楚说明,我或许会对教廷失望,但我从不对我的信仰失望。教会是罪人的教会,在历史的洪流中,教会也犯了很多的错,但唯独没有变的,是对基督的信仰。二千多年,教会一直面对不同的诱惑,但他仍然屹立不倒;因为教会和他的信徒所坚信的,是永恒的真理。只不过,因人性的软弱,教会并不完美。

不完美的教会,是教会的一大特征。但旅途中的教会,在基督的带领下,一直都在走成圣的道路。这是我一直相信,也是我向慕道者所宣信的。

还是静观其变,为我们的教会祈祷吧。


作者简介:一名普通的废青
 

 


 

罗马教廷热乎北京,引香港荣休枢机批评

VOA

最近罗马教廷和北京关系迅速在升温。有报道说,梵蒂冈已经同北京达成协议,在争议许久的中国大陆主教任命问题上妥协,各自承认某些对方任命的主教。不过,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批评了教廷的这种做法,认为梵蒂冈一些外交官蒙蔽了教宗从而导致教廷做出这一决定。教廷反唇相讥,说有人想制造混乱。

有评论指出,对中国教会情况有着深入了解和观察的香港主教这次同罗马教廷的争执,反映了中梵关系的变化及其在未来一段时间的走向。我们来看看引起媒体关注、围绕中国天主教前途问题而引发的争议:

众所周知,中共信奉马克思列宁毛泽东,而后者是无神论者。中共用这种无神论思想统治中国六十多年,并且同罗马天主教廷梵蒂冈也断交将近七十年,为何最近传出教廷打算改善同中国的关系?如何改善这种关系?

路透社上周末报道说,梵蒂冈高层说,教廷同中国就任命主教达成的“框架协议”已准备就绪,并“可能在几个月内签署”,“这将是中梵关系的历史性突破”。报道说,这样做,将“部分”解决双方间存在已久的意识形态矛盾,并导致双方断交近70年来恢复这种外交关系。

据海外宗教界分析:中国大约1200万天主教徒,一部分是信奉教宗的家庭教会,一部分是中共控制的天主教爱国会成员,后者的主教或神父,都是由政府来任命。双方因为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争执了数十年,互不退让。教宗方济各2013年即位以来,双方关系渐渐变缓,近几年来,不断传出教廷将放弃台湾转而承认大陆的消息和风声。

根据路透社的消息,该协议达成后,教廷将和中共分享大陆主教的任命权。

不过,按照现在的报道,尚不知双方都有多大的任命权。一般来讲,在这个原则问题上,双方均不愿做出太大的让步。

华盛顿邮报上周发表《外交政策》杂志作家Bethany Lllen-Ebrahimian的评论说:双方不管达成什么协议,肯定都是按照北京的要求和意见而达成的。该文说:就在2018年1月,教廷要求中国大陆两名家庭教会的主教,让位给三自爱国会主教,而后者之一,正是遭到教廷绝罚(excommunicated)的主教。

2月1日,教廷表示,承认大陆7名爱国会主教的合法性。报道说,教宗方济各即位这些年来,不断表示希望同中国大陆改善关系。目前,梵蒂冈同台湾保持外交关系。

这篇文章说:北京非常担心外国势力的影响,尽管同梵蒂冈改善关系,但坚持在主教任命问题上的决定权,是不可让出的。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步匈牙利“敏真谛”(Cardinal Jozsef Mindszenty)事件的后尘。

不让敏真谛悲剧重演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苏联乘二战胜利之际,席卷东欧,导致一大批欧洲国家成了共产党国家,匈牙利就是其中一个,成了苏联卫星国。华盛顿邮报这篇评论说,1971年,按照教廷旨意,敏真谛得以离开匈牙利,让位给共产党任命的主教。但是,敏真谛尚无动身时,后者已经即位,教廷也就默认了这种做法,一直到后来许久,教廷对匈牙利的教务都没影响力和主导权。敏真谛主教后来对教廷的这种绥靖政策提出了尖锐和辛辣的批评。

就在教廷这次拟对中国大陆的家庭教会做出类似敏真谛事件的决定后,香港的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发出了声音,对教廷的这种绥靖做法表示强烈不满,甚至使用了“出卖”(selling-out)的字眼和词汇。

85岁的陈日君枢机主教(2002年-2009年)是香港教区主教。他见证了香港重新被北京控制的历史,并在后来多次大声疾呼要真正实行一国两制。他说,对大陆的宗教问题,他持悲观态度。他说,从1989年到1996年的7年中,他每年有6个月在大陆的修道院教书,“亲眼见证政府如何奴化、侮辱我们的主教”。

陈日君1月底在天主教《亚洲新闻》发表文章说,因这次教廷承认大陆天主教爱国会任命的主教和教廷对中国的绥靖态度,他专门去觐见了教宗方济各。他援引教宗对他的话说:“我告诉他们(教廷的高官)不要制造另一个敏真谛。”

陈日君说:敏真谛枢机主教在共产政权下的匈牙利首都任主教,也是全匈牙利的首席主教。他被共党监禁多年,受尽折磨。在1956年“短暂革命成功”(史称匈牙利革命/反苏起义)的日子,革命者把他从监狱救出。“在红军镇压革命前,他到美国大使馆找到庇护。在政府的压力下教廷命令他离开祖国,并立即任命一位政府欢迎的主教接他的职位。”

汕头主教职位之争

陈日君枢机主教提到了教廷要求让位三自爱国教会主教的一位家庭教会主教的名字:汕头教区主教庄建坚。

据报道:庄主教已88岁,曾是官方承认的教会主教,后被教廷秘密委任地下教会主教,因此而开罪于政府。而天主教《亚洲新闻》报道,去年底,庄主教被带到北京,面见官方天主教官员和神职人员还有梵蒂冈代表,后者要求庄退休,把主教职位让给黄炳章。

据电子刊物《石英》报道(writer Haria Maria Sala)这位黄炳章主教,就是被教廷“绝罚”的中国大陆天主教神职人员。所谓绝罚(拉丁语:excommunicatio),意思是逐出教会,断绝来往,现一般在天主教内部使用。

中国百度百科介绍,黄炳章今年50岁,广东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天主教主教团副主席、广东天主教爱国会主席,也是全国人大代表,汕头政协常委。

陈日君VS教廷声明

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在其社交媒体文章中说:庄建坚主教去年10月就收到教廷指示(让位),曾委托陈日君联络教宗,陈日君1月9日赴罗马面见教宗,呈交了庄主教的信函。正是在这次会见中,教宗提到说,不要让敏真谛事件重演。

陈日君说,教廷派到中国同北京修好并让庄主教退位的教廷高官是切利总主教(Claudio Maria Celli梵蒂冈社会传播委员会主席)。纽约时报记者张彦(Ian Johnson)也在上月底一篇报道中提到说,是切利主教到了北京并见到庄主教。报道说:黄炳章于2011年不顾罗马一再警告,接受政府任命的主教一职而遭到绝罚。报道援引陈日君枢机主教的话说,“庄建坚主教在听到这个要求、返回汕头时,眼中含着泪水。”

至于闽东主教任命问题,亚洲新闻报道,获教廷认可的主教郭希锦“在狱中被要求降职,为非法主教詹思禄担任辅理或助理主教”。郭希锦今年60岁,而詹思禄为50岁。詹是政府任命的闽东教区主教、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

教廷声明

不过,教廷高官对陈日君的说法不表认同。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Carfdinal Pietro Parolin)在陈日君发表观点后第二天声明说:在中国没有两个教会,却有两个蒙召逐步走向修和的信徒团体。他还说:“教宗亲自关注目前与中国政府当局的接触,所有他的合作者都与他同心合意,没有任何人私自行动。”

按照梵蒂冈电台的报道,帕罗林也认为:中国的教会生活中继续存在“许多问题”,它们“无法同时得到解决”。针对最近出现的争论,帕罗林说:“若主教的人选是个关键问题,我们就不能忘记教会的自由和主教任命经常是圣座与其它国家关系上的主要议题。”

帕罗林还说:他支持不同意见的合理性,但必须“力求建设共融,而非制造分裂”。倘若抱持不同意见是合情合理的,那麽就“没有任何个人观点”可以“被当成唯一解读中国天主教徒益处”的方法。

梵蒂冈电台援引帕罗林的话说:为此,“圣座竭力找出一个真理的集成和一条可行的道路,以满足中国内外信友的种种合理盼望。为能一同发现天主对於在中国的教会的计划,需要更大的谦卑和信德的精神。所有人需要更加谨慎和克制,以免陷入无益的争论,这会伤害共融并夺去我们对更好未来的希望”。

针对梵蒂冈国务院的声明,陈日君说,国务院的声明,说明了三件事:教宗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并同意他们做的;陈日君的言论引起混乱和争论。

陈日君说:知道自己的言论会引起争论,但不是混乱。“我希望争论的结果是:大家承认他们现在做的是坏事(错事?),他们该悬崖勒马了。”

在海外特别是天主教界引起的这场争论,在中国大陆完全看不到听不到,任何媒体都没有反应或报道这种争议。

美国读者反馈

在华盛顿邮报上周的相关评论文章后,有读者跟贴批评了教宗的这种绥靖政策。读者liam-still说,教宗方济各向中共低头了。这符合他的历史。他在阿根廷时,就经常在军政府将领家中主持弥撒,而军政府就在折磨和杀害敢于抨击他们的人们。这位读者还说,教宗方济各曾访问缅甸,但是对罗兴亚人遭到的种族清洗则一言不发。

还有一位读者victoria w说,我不由想到,中国政府是否提供了经济好处给梵蒂冈,让其放弃以前坚持的原则?由于双方(梵蒂冈和北京)的指挥体系都没什么透明度,我们又如何能发现其中的猫腻呢?

还有一位读者jack latona说,你可同意或不同意,这当然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但是,教廷在历史上一贯都是同各类政治当局“修和”的。当然,你可诟病此事,但是,肯定认为教廷同这些政权同污合流,就不符合常识了。

2月2日,华邮北京记者站长Simon Denyer 发回一篇报道标题是:梵蒂冈和中国可能达成的协议,对很多天主教人士敲响了警钟。报道说,梵蒂冈最近所做的事情,让许多天主教人士感到惊愕。报道援引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天主教事务高级研究员郗士兵(Francesco Sisci)的话说:教廷和北京要达成的这个协议,还有一些“微调”工作需要完成。

郗士兵研究中梵关系二十多年了。他说,双方关系有了稳定发展,但不可能一蹴而就。 他说:“梵蒂冈的人们表示乐观,中国人也挺乐观,但是,这不等于大家已经准备好马上签约。”

就在Simon Denyer报道后,也有一些读者跟贴留言。读者anywhere说: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一样,也是一种宗教。所有的宗教包括穆斯林、基督教、佛教,等等,都是想在思想上控制个人的灵魂,以便让本教内的人,产生绝对地排它思想。

读者daganlan说,中国政府不愿意国人被洗脑。

 


 

中国与梵蒂冈关系迎重大突破意味着什么

BBC

据媒体报道,中国和梵蒂冈即将达成一项关于主教任命的历史性协议。

一名梵蒂冈高层人士透露,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签署协议,届时对双方关系都是一个突破。

但到底协议内容是什么?对中国上千万天主教徒意味着什么?

 

 

中国和梵蒂冈历史关系如何?

长期以来,双方关系一直因为谁来任命主教的争议而颇为紧张。

中国1951年与罗马教廷断交,许多天主教徒在毛泽东统治期间被迫转入地下活动。在20世纪80年代宗教活动被再次允许后,他们才重新转入地上。

今天,中国的天主教徒面临着选择——参加北京批准的教会,或去地下教会。

这些地下教会只承认梵蒂冈的权威,而中国官方批准的教会则拒绝接受教皇的权威。

信徒们在地下教会

中国一个天主教地下教会

目前中国大约有100名主教,其中有一些获得北京的批准,一些则由梵蒂冈批准。实际上,许多主教非正式地获得了双方批准。

中梵关系似乎正在解冻。

去年,教宗方济各表达了他对中国的想法,他说,“一旦他们发出邀请,我就会访问中国”。教宗还补充说,他希望有“与中国建立良好关系的可能性”。

官方媒体报道,2016年以来,中梵官员就任命主教问题至少进行了四次会见。

协议内容是什么?

梵蒂冈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根据协议,梵蒂冈未来在中国任命主教时将有发言权。

对于北京来说,与梵蒂冈的协议可以让他们更好地掌控国内地下教会。

在全球范围内,这也将提升中国的声誉——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与全球主要宗教之一终于携手。

具有象征意义的是,这是半个多世纪来中国与天主教会和解的第一个迹象。

梵蒂冈还是唯一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的欧洲国家。目前还不清楚中梵两国的协议是否会对此产生影响。

目前中国有约一千万罗马天主教徒。

虽然有些人持怀疑态度,但并不确定该协议会对天主教徒们产生怎样的影响。

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周三批评梵蒂冈与中国进行的外交尝试,指责教会强迫主教退休,以换上由北京批准的人选。

“我认为梵蒂冈在出卖中国天主教会吗?”他在脸书上写道,“当然。”

其他一些人则更乐观。

比利时神父韩德力(Jeroom Heyndrickx)在过去60年持续帮助中国天主教徒,他表示,相信中国“准备好进行对话”。

他在接受BBC采访时称,“在中国两千年历史中,皇帝既是皇帝也是教皇。但是中国已经改变了,教会已经改变了,这就是这次对话取得成功的新机遇。”

 


 

 

孔令信观点:现实主义弥漫梵蒂冈,这是屈从与投降

梵蒂冈与两岸的发展有两个重要的观察点,一是当习近平主动邀教宗方济各前往中国大陆做牧灵之旅时,意味着就是中梵建交的那一刻;一是教廷主动召回驻台北的代办,并且训令这位代办不用再回台北而改往北京时,也就是中梵建交的时刻。

很抱歉,主动权全部都不在台北,而是北京。观察这次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会跳出来“宁愿做中梵建交的最大障碍”事件的效应里,北京都没有一句官方的话语,教廷的国务卿帕罗林枢机(2018/1/31)却主动说明而且是“意有所指”地暗批陈枢机“提出相反的言论,因而引起混淆和矛盾,而感到震惊及遗憾。”从这样的反应就可以看出北京一直都是中梵建交的主动者。

回到事件本身,陈枢机在1/29的网志上主要的论述就是两名获教廷任命、但不获中国承认教区主教,分别是汕头教区的庄建坚主教和 ,被要求“退位让座”给由中方自选自圣的主教黄炳章和詹思禄,黄、詹两人目前未被教廷所承认,而且黄炳章还是中国被教廷“绝罚”的非法主教。

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前往梵蒂冈。(美联社)
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前往梵蒂冈,自陈愿做中梵关系的最大阻碍。(美联社)

教廷的帕罗林枢机会花这么大力气跳出来说明,显示这里面的误解/曲解真的不少,首先,让两位忠贞于罗马的地下主教退位,换上地上会的主教来牧养羊群,这样大的政策变化,帕罗林的解释是“在中国没有两个教会,却有两个蒙召逐步走向修和的信徒团体”,而处理地上/地下教会的共荣合一就是要采取同一个主教,所以两位地下主教要先行退位,地上教会主教才有可能接手动融合。

其次,帕罗林的另一个依据就是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在2007年写给中国天主教徒信中的指示,即“与合法的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现存的问题”。因此他的谈判团队在和北京每三个月一次的秘密会谈中,在主教任命问题上,中梵双方已达成共识采取“越南模式”了,而今教廷的谈判代表更主动地让地下主教“退位”,这样的尺度无疑地比“越南模式”还要宽松,等于是教宗未来得全部接受中方的“官派主教”(虽是自选自圣,但是基本上都是国家宗教局早就安排与同意的人选,谈不上民主选举,基本上还是官派)。

如此退让的结果,不只是主教任命权的旁移,更重要的是为了推动“同一个教会”的大方向,所有的地下平信徒被迫必须要出面参与地上教会的弥撒,这些原本就因为不同意中国共产党与爱国会的信友们,本来就是隐姓埋名式地在各地采取秘密参与弥撒的方式来礼敬天主,如今等于是让他们“完全曝光”,请问帕罗林枢机,你让这些长期以来就是罗马最忠实的教友们“情何以堪”?难怪这两位地下主教要老泪纵横,一方面是教宗的话不能不听,另一方面长期被中共迫害,却因着教宗的一个让步,地下主教与教友就被迫与地下教会“合一”,任地上的爱国会“宰制”。帕罗林的谈判团队压着“同一教会”的立场来要求地下教会,无形中等于是“为合一而合一”,封中共直接压迫地下教会现身。这样做完全违背了基督宗教的信仰,请问陈日君枢机此时不跳出来为地下教会主教与教友请命还待何时呢?

自由之家中国宗教报告:中国与梵蒂冈关系好转,天主教可望受惠(AP)
自由之家中国宗教报告:中国与梵蒂冈关系好转,天主教可望受惠(AP)

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生前推倒了东欧铁幕的高墙,让天主主教会、基督信仰能够恢复自由信仰。他在面向中国时就希望能够踏上中国的土地。可是他也了解到地下教会在这个受到中共宰制的土地上的压迫,因此圣座给予地下教会某些特权,其中他还为中国保留了一席“默认的枢机”。这位天天为中国祈祷的教宗留下他的遗愿──面向中国。

荣休的教宗本笃十六世,在担任传信部长(拉辛格枢机)时曾经与拉丁美洲的“解放神学”有过强烈的对撞,甚至成为“打压”贫穷神学的的主力,在担任教宗时,从2006年起就召集了30位专家与神长组成“中国事务委员会”,每年定期讨论“走向中国”的相关议题,陈日君、单国玺与汤汉等枢机都曾参与过,而2007年6月30日发表的《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天主教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教友》信函就是本笃十六世的走向中国政策大纲,信中除了回应中国教区的信友的盼望之外,更重要的要处理就是地下教会的特权问题,当时就希望地下/地上教会能朝合一共祭的方向来推动,但这也带给地下教会许多回扰。只是主教任命问题始终无法达到共识,地下/地上合一的推动跟着也停滞不前。如今显示主教任命议题与教会合一问题已经融为一炉来讨论了!

2013年3月19日方济各接任教宗,他不再召开每年例行的“中国事务委员会”,直接由国务卿帕罗林主导的谈判团队很快地就与北京方面进行实质谈判,每一季双边轮流举办,因此帕罗林枢机应该是中梵建交的主要操盘手。所以当陈日君枢机跳出来发言时,特别是在他面见过方济各教宗,将庄建坚主教的信亲手交给宗座,后来还和宗座谈到两位地下主教遭到被迫退位的处境时,教宗方济各承诺会处理,更引述他指已告诉教廷的高官“不要制造另一个闵真谛(Mindszenty)事件!”(即教廷在匈牙利共产政权的压力下,要求敏真谛离国,随后即任命受政府欢迎的主教接任。)陈日君还透过韩大辉总主教向教宗详述此事与发展情况,教宗也确实对韩总主教说了,“那小组为什么没有和我商量”。

可是帕罗林枢机1月31日接受意大利《新闻报》(La Stampa)访谈时,指出在有关中国的问题上,教宗与圣座没有不一致的思想和行为。帕罗林枢机对此说明,教宗“亲自关注目前与中国政府当局的接触,所有他的合作者都与他同心合意,没有任何人私自行动。”对照陈枢机的说法,显然是有落差,显示其中有人在说谎。

按陈枢机的网志所提,曾有“教廷赴北京代表团”与事件中的庄建坚会面,陈日君指相信率领代表团的主教为梵蒂冈的圣座社会传播委员会荣休主席切利总主教(Claudio Maria Celli)。是他在去年12月中梵谈判结束后,就赴福建,去“劝”闽东教区的郭希锦主教退位担任非法主教詹思禄的助理主教。陈日君在文中多次暗示,有教廷中人阻止教宗得知中国教会的真相。除了有人说谎,有人不让教宗了解中国教会实况之外,可以再深入的一个点就是教廷与北京的谈判代表,明显地都是帕罗林枢机的亲信,真正了解中国教会的谈判代表明显都不在名单中,(连荣休的汤汉枢机都不在其中、陈日君枢机更不用说,台湾天主教会的主教们更说不上话)如此“务实团队”目标一定是愈快谈判建交成功愈好!(2月2日已传出教廷将承认大陆7位主教,这就是帕罗林团队证明自己很有效率的成绩单。)

副总统陈建仁会晤教廷国务院长帕罗林枢机主教(Pietro Parolin)(总统府)
副总统陈建仁曾会晤教廷国务院长帕罗林枢机主教(Pietro Parolin)(总统府)

帕罗林枢机在访谈中还透露,除了主教任命的问题外,“透过目前的接触与中国开启的进程正在逐步展开,当然还会出现许多意外和新的紧急情况。但任何人都不能声称对一切问题都持有完善的解决途径。需要时间和耐心,让这两个团体内彼此造成的许多个人创伤得以愈合。”帕罗林强调要让地下/地上两个团体合一的重要前提是“倘若没有宽恕的意愿,便意味着还有其它需要维护的利益,但这不是一种福传愿景。”显然,他对于中国教会太不了解了!中共十九大后,国家宗教局马上召集境内各大宗教代表学习十九大新时代新精神,与会各宗教代表全力一致表示要建设具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宗教。真正在维护自己利益的是中共而不是地下教会的主教与教友们,这些地下教会的信友们只想单纯不受迫害地礼敬天主。帕罗林的团队却以教义中的“宽恕”来逼着地下会主教让位,逼着地下教友去牺牲自己的信仰而屈从于中共(黑落德王)。

虽然帕罗林枢机保证,“教会绝对不会忘记中国天主教徒过往和现在的磨难与痛苦,这一切为普世教会是一大珍宝。”(这些磨难与痛苦,不是“同一个教会”共祭共荣就可以马上化解,帕罗林团队顾到了主教任命权的问题,却忽略地下信友们长期以来就不愿意屈服于中共的这个价值观,只有徒增更多的磨练与痛苦!)

最后,关于教会内部批评圣座对中国当局政策的声浪,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支持不同意见的合理性,但必须“力求建设共融,而非制造分裂”。为此,“圣座竭力找出一个真理的集成和一条可行的道路,以满足中国内外信友的种种合理盼望。为能一同发现天主对于在中国的教会的计划,需要更大的谦卑和信德的精神。所有人需要更加谨慎和克制,以免陷入无益的争论,这会伤害共融并夺去我们对更好未来的希望。”

这段话当然是针对陈日君枢机的日前发言而说的,在帕罗林枢机的呼吁找到“一个真理的集成和一条可行的道路,以满足中国内外信友的种种合理盼望。”我们注意到教廷 在正弥漫着“健康现实主义”的氛围,这是教宗方济各2016年6月9日在清晨弥撒讲道中以耶稣教导门徒们的“健康现实主义”为主题后,在梵蒂冈本身出现了的热潮,特别是在处理与中梵关系上,这股“健康现实主义”“健康务实主义”渐渐在影响着中国教会人士,主要人物像梵蒂冈电台前中文部负责人施省三神父,还有香港主教杨鸣章。

“健康现实主义”主要论点就像香港主教杨鸣章对于面对压迫宗教的中国政权时,强调他会抱持“健康现实主义”的态度,并表示必须顾及中梵之间进行中的会谈。他在接受《天亚社》2017年9月28日访问时表示,“如果我不是香港教区主教,只是位神父,可能我会参加很多示威抗议。但身为主教,人们会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我。我要顾及中梵关系。”他强调,“我不想捣乱。如果有保持对话的可能性,我会尽我所能促成其事。”同样地,这也是“健康现实主义”的基本内涵。意味着只要和中国政府有对话的可能性时,就应促成,不要捣乱,以免破坏中梵关系。

面对这样的热潮与务实,中梵谈判只有“加速” 不会“踩煞车”;若是谈判中遇到问题,像地下/地下教会合一共融的问题,就只会逼地下合法主教“退位”,让地上非法主教来主导。接着还有什么要和北京谈的,在“健康现实主义”下所有反对声音可以出现,但是发泄完了之后,就应该促成,不要捣乱,以免破坏中梵关系!试问这就是您要陈日君枢机“闭嘴”的理由吗?就是您让地下教会主教与信友牺牲的理由吗?还有也是让台湾天主教教会噤声的理由吗?在我看来这是投降,这是向黑落德王(大希律王,Herod the Great)屈膝,这不是耶稣的真理而是屈从世俗啊!

 


 

7非法主教曾遭绝罚 2人有女友有子女

来源自:苹果新闻

路透社消息指,梵蒂冈将宽恕及承认7名因自选自圣而被绝罚的非法主教。据本报了解,其中安徽的刘新红及四川的雷世银二人均有亲密女友,并育有子女,其中刘的儿子更已成年。有宗教学者批评教廷的做法制造矛盾,“共产党拣亲嗰啲人都系极度垃圾,系‘释智定式’主教,啲教友点会服?”

记者:张嘉雯

7名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为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团长马英林、自称安徽教区主教的刘新红、主教团副主席郭金才、自圣为汕头教区主教黄炳章、全国政协雷世银、爱国会副主席岳福生及另一副主席詹思禄。

据了解,刘新红及雷世银均有亲密女友,并育有子女,刘的儿子更已成年,教廷早已得悉此事,并在2011年雷世银获“祝圣”为主教时发表声明,指事前曾通知雷,指“基于证据确凿且极其严重的理由”,不接受雷担任主教候选人。教内人士对二人获赦免感哗然,认为做法严重违反教会要求神职人员守独身圣愿的要求。

7名已遭绝罚的非法主教均在不获教廷承认的“一会一团”内担任公职,所谓“一会一团”即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由中共领导,其中马英林更是主教团主席和爱国会副主席,多年来屡次因出席合法主教的活动而被教廷谴责。

浸大宗教及哲学系高级讲师陈士齐指,教廷现在的安排,将令地下教会受苦者怨愤难平,“共产党拣亲嗰啲人都系极度垃圾,系‘释智定式’主教,啲教友点会服?”他相信国内教友会继续抵抗这批非法主教。释智定为大埔禅寺女住持,年前因涉嫌假结婚被入境处拘捕。

有熟悉教会人士则指,教廷其实留有一线,按路透社的说法,中梵双方达成所谓“君子协定”,将让7位政府支持的主教在取得教宗宽恕后成为合法主教,“但此事尚待正式确定”,又指有关中国政府所支持的7 个非法主教个案中,有5个已经解决,但“要完成合法化的过程,需向教宗呈上文件(Dossiers have to be prepared for the pope in order to make the case for legitimising them.)”。意味教廷有可能只向7人作出赦免,但未必给予合法主教的“名份”。

香港教区豁下的圣神研究中心早前就梵蒂冈被指要求合法主教退位予非法主教一事发表声明,指出“辞职请求和新主教的任命是不同的程序,它们可在同一时间进行,也可以是相继的,甚至有一段时间分隔”,暗示即使要求现任主教辞任,也不等于其他人可以即时出任主教之职,中间或有关卡。该中心由去年2月曾发表权威文章,谈论中梵关系的香港教区荣休主教汤汉枢机任执行主任。

该教会人士又指,教宗可以只宽恕他们接受非法祝圣的罪,但并不承认他们是主教;即使承认他们为主教,也不代表会给予他们管治教区的权力,令他们只是“有名无实”的主教。
 

传闻将获赦免的七名非法主教资料
1)马英林:1998年出任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秘书长,2004年获选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2006年获非法祝圣为主教,2010年获任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团长
2)刘新红:2006年,在马英林非法祝圣为主教3天后,刘新红在未经教宗任命下,在芜湖圣若瑟主教座堂接受非法祝圣为安徽教区主教。传闻刘与一女子有亲密关系,儿子已成年。
3)郭金才:2010年通过自选自圣成为承德教区首任主教,被教廷谴责。曾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现为主教团副主席
4)黄炳章:2011年在未获得时任教宗本笃十六世的认可下,被中国天主教爱国会自选自圣晋牧,并自称成为汕头教区正权主教,教廷两天后把他绝罚
5)雷世银:1997年出任四川省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02年任四川省天主教爱国会主席,2005年当选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2011年6月29日获非法祝圣为乐山教区主教。现任全国政协,传闻与一女子有亲密关系,并育有子女。
6)岳福生:2012在未经教廷批准的情况下接受祝圣礼,4日后被教廷绝罚,2004年至2010年任爱国会副秘书长,2012年获选为副主席
7)詹思禄:2006年在未经教廷批准下出任闽东教区主教,现任爱国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注: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由中共领导,从未获教廷承认
资料来源:《苹果》资料室

 

 


 

台总主教:中梵谈主教议题 不代表会建交

(中央社记者李明宗台北3日电)天主教台北总教区总主教洪山川今天说,中梵对话即使谈到主教任命等议题,也不代表会建交,建交建立在双方有人权等相近价值观,“台湾是教宗的羊群,教宗不会放弃任何羊群”。

路透社报导,梵蒂冈高层人士1日透露,教廷与中国间有关主教任命问题的架构协议,几个月内就可签署,将是中梵关系重大突破。报导指出,即使只能部分解决中国大陆主教由何者任命的棘手问题,也可能开启中梵建立外交关系之路,距双方在中共掌控中国大陆后中断关系将近70年。

洪山川下午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表示,即使谈及主教议题也不代表会建交。教廷与一般国家不同,与中国没有贸易往来等利害冲突,建交要建立在自由、民主与人权等相近价值观,中梵可能建交的话题每年都会炒作,但没一次成真,“教宗不会放弃台湾及大陆之羊群”。

洪山川说,在教廷各方面的人道救援上,台湾都很尽心尽力、出钱出力,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也很关心台湾,只要有相关活动,都会派枢机到台湾参与,包括促进不同宗教间交流等,他5月也要前往教廷晋见教宗,进行每5年一次的述职,双边互动良好。

洪山川表示,如果双边邦交真有什么风吹草动,教会内部也会感受到,但教会内部真的没感觉到有外传的邦交松动情况。

外交部2日说,中梵对话、协商现阶段仅涉及教务,无涉政治,政府将持续强化与教廷的关系。

 


 

梵蒂冈接受北京任命主教 教宗也向习近平低头?

VOA 

星期四(2月1日),就在新版《宗教事务条例》在中国施行的同一天,梵蒂冈传来消息,教宗方济各决定接受七名由北京任命但为罗马反对的主教。

种种迹象显示,梵蒂冈正迫切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此前,梵蒂冈要求中国两位获其任命的“地下”主教让位给官方人选。反对者说,在中国越发钳制信仰自由的当下,教廷却不断向威权政府低头。

有宗教学者认为,教廷对北京已经展现出最大诚意,但目前还看不到北京有任何切实的修好行动,除非梵蒂冈放弃一切原则,否则谈论恢复邦交还为时尚早。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四说,多年来,梵蒂冈不承认这七名主教的地位,视他们为非法主教,因为北京未经教宗认可,自行“祝圣”的做法违反教规 。如今,教宗方济各决定取消将他们逐出教会的决定,承认他们为各自教区的领袖。

报道援引知情人的话说,尽管尚未签署成法,梵蒂冈已经非正式地将教宗的决定知会北京, 并将于春天正式对外公布。梵蒂冈发言人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主教任命

另据路透社报道,中国与梵蒂冈就主教任命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未来几个月内会正式签署。报道称,这将为双方关系带来历史性突破,并有望重建中梵断绝了近70年的邦交。

美国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认为,现在谈论恢复邦交为时过早。 他说,这些报道忽略的一个问题是,根据双方协议,中国也必须认可梵蒂冈指定任命的几十名“地下”主教,但是目前看来北京方面没有任何切实行动。

“中国方面的表述一直都相当有限,”他说,“可以想象的是,中国当局中有些人会很希望跟梵蒂冈建立外交关系,不论是从外交和经济发展的角度,还是从在外交上孤立台湾的角度考虑,都会觉得和梵蒂冈恢复关系是有必要的。”

杨凤岗认为,但是在执政者内部,反对和梵蒂冈建交的声音和势力也很强大。他说,这些“战斗的无神论者”对宗教,特别是天主教疑心很大,会想尽一切办法破坏任何有利的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无论梵蒂冈方面做出多少妥协,都不太可能在外交关系上有很大进展。 梵蒂冈方面除非是完全放弃任何原则,否则很难建交,” 他说。

教宗方济各2013年上任以来,一直努力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也不讳言对中国的赞美。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中国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说到‘伟大’就会想起的地方。”

汕头事件

从2014年起,中梵代表在罗马和北京进行了四次秘密会晤。在去年12月的会晤中,梵蒂冈代表要求两名“地下”主教让位给北京指定的主教。知情人说,其中一名“地下”主教、88岁的庄建坚听到这个消息后难过异常,在从北京返回汕头的路上眼含泪水。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听闻此事后曾赶赴罗马,与教宗私下会晤。在反对中梵修好的声音中,陈日君的批评来得最为直言不讳。他曾在多个场合说,教宗方济各不了解中国共产党。

陈日君对BBC中文网说:“方济各很有爱心,同情穷人,可是他就是不了解共产党。他认识的共产党是南美洲的共产党,帮助穷人,所以他对共产党是容易起同情心的。可是苏联的共产党、中国的共产党不同啊,他们是难为人的,千千万万的人被他们害死了。”

陈日君说,他曾在中国大陆教会工作七年,那里的主教完全受控于当局。共产党的目的就是要控制宗教,不仅是对天主教,而且是控制所有宗教。他们现在已经控制得很好了,所以不会做出让步。

梵蒂冈一处入口(资料照)
梵蒂冈一处入口(资料照)

教廷表态

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枢机主教1月底接受梵蒂冈官网采访时解释了教宗为什么要跟中国政府对话。他说:“正在进行的对话中,圣座的主要目的恰恰是维护教会的共融、纯正的传统和恒定的教会纪律的共融。你看,中国不存在两个教会,而是两个蒙召走逐步修和的道路迈向合一的教友团体。为此,这不是两种对立的原则和机构维持长期的冲突,而是找到现实的牧灵解决办法,使天主教徒们善度他们的信仰、在中国的具体背景下共同继续福传事业。”

帕罗林说,宗教方济各了解中国天主教徒“所遭受的深重苦难”,但他呼吁中国教徒本着信仰,展望未来,“超越各种人的局限”,走上新的道路。他说,他相信中国的天主教徒会理解梵蒂冈的做法。他说,中国的教徒会明白“我们的行动是在对上主的信心激励下的,而不是回应世俗的逻辑。”

梵蒂冈官网星期五(2月2日)发表新闻发布中心主任伯克的声明,点名反驳陈日君枢机主教等一些人有关教宗不懂中国问题、梵蒂冈正在出卖中国教会的说法。

路透社援引一位不透露姓名的梵蒂冈人士的话报道说,教宗方济各密切关心着中国的问题,并支持让那两位一直效忠梵蒂冈的主教转任教区其它职务的建议,以促进跟中国政府支持的主教达成全面协议。

信仰坚贞

根据世界宗教数据库,2015年中国有730万天主教徒参加政治支持的教会,另有1005万天主教徒在不被官方承认的“地下”教会敬拜。陈日君说,中梵关系改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这些“地下”教会的信徒。

“他们这么多年,就是因为知道地上的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在地下,现在要强迫他们进地上的教会,参加爱国会,这是很残忍的事情,”他说。

美国普度大学教授杨凤岗赞同这个观点。他对美国之音说:“他们不愿成为所谓爱国教会的一员,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出于对宗教的虔诚,对教会的坚贞,希望保持信仰的纯洁。”

他同时表示,但是从梵蒂冈的角度看,当一个国家分成地上和地下教会时,很多信徒会感到无所适从,所以从教会组织的角度,自上一任教宗起就一直希望地上和地下教会和好。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现任教宗非常努力地,甚至做出相当大的妥协来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杨凤岗说:“我觉得他已经表达了最大的诚意,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方面不做任何妥协, 就说明没有诚意嘛。”

“就好像踢球,现在球不在梵蒂冈一方,球在中方这半场。中国方面愿不愿意改善关系才是决定性因素,”他补充道。

 


 

中梵关系传突破 华尔街日报撰文批判

(中央社记者黄兆平纽约1日专电)华尔街日报评论文章抨击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向中国屈服,忽视最瞭解中共政权的退休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呼吁梵蒂冈遵守教义,“凯撒之物当归给凯撒”,而非向凯撒投降。

教廷与中国有关主教任命架构协议传已准备就绪,最近即可签署,这项动作被外界视为中梵关系重大突破,还可能进一步促成双方建交。

这篇由编辑委员会撰发刊载在“回顾与展望”(Review and Outlook)的“习近平的主教们”(The Bishops of Xi Jinping)文章,批评梵蒂冈向人权日益低落、反宗教自由的中国大陆让步,同意接受中国官方支持的7位主教,其合法性让人质疑。

中国大陆迄今仍持续逮捕基督徒及摧毁各地教堂。

评论提及,外界解读中梵和解,是为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访中铺路,以利梵蒂冈与北京关系正常化发展。很难想像教廷在没有先与台湾断绝关系或背弃地下天主教教徒,就与中国达成和解,所付的代价恐怕会更大。

报导指出,历史一再证明,中国擅长利用外人急欲达成协议的弱点。

对许多中国大陆教徒而言,梵蒂冈的做法令人心灰意冷。尤其中国领导人对宗教自由化毫无兴趣,相反地,无神论者习近平去年10月还提出宗教对共产国家构成威胁的论点。

华尔街日报说,教宗或许是无辜的。但他为了追求和解,忽视以公开信批评梵蒂冈出卖中国大陆天主教教会、曾与中共政权有长时间痛苦交手经验的陈日君,或许外界应以圣经经文提醒教廷,凯撒之物当归给凯撒,而非向凯撒“投降”。

 

 


 

梵中关系历史突破在即?台湾焦虑

(德国之声中文网)路透社援引未具姓名的梵蒂冈高层消息来源称,根据梵蒂冈与中国方面商议的结果,梵蒂冈今后在中国的主教任命上享有发言权。报道称,这名消息人士表示,"这不是一个伟大的协议,但我们不知道10年、20年后情况会怎样,也许会更糟。"他还说,"在这之后,我们仍然是笼中鸟,只不过笼子会更大些。痛苦还会继续。将笼子扩大每一厘米,都必须进行斗争。"

据估计,中国大陆目前生活着1200万天主教徒。他们中一部分属于获得中国政府批准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另一部分则属于忠于教宗的所谓"地下教会"。目前,中国大陆约有30多名受到梵蒂冈认可,但不被中国当局承认的天主教主教。

梵中交易

去年12月,一个受到教宗支持的梵蒂冈代表团前往中国,商讨两名得到梵蒂冈认可的主教让位的问题。其中一名87岁的主教被劝让位给一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教,并获得政府承认的"荣休主教"地位。另一名梵蒂冈承认的主教则成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一名主教的助理。

据"亚洲新闻"1月下旬报道,梵蒂冈此外还将承认另外5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教的合法性作为交换,中方将同意梵蒂冈提名的20位爱国会主教候选人

《华尔街邮报》2月2日报道称,教宗方济各将承认中国政府委任的7名主教并于今春作出宣布,此举有可能缓解梵蒂冈与中国大陆数十年的冲突。文章写道,这可能是一个突破,中国共产党政权将首次正式承认教宗作为中国天主教会首领的管辖权。梵蒂冈尚未对媒体针对该消息的询问做出表态。

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批评梵蒂冈

86岁的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本周二在脸书个人主页上发表批评文章。他写道:"我的确认为梵蒂冈在出卖中国天主教会吗?是的,没错,如果他们按照数年来,数月来显而易见的这个方向前进的话。"陈日君还指出,他认为梵蒂冈的外交官蒙蔽教宗,甚至违反其意愿行事。

梵蒂冈次日发表措施严厉的声明,称对教会中一些人"制造混乱和争论"表示惊讶和遗憾。据梵蒂冈电台报道,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1月31日接受意大利《新闻报》访谈,强调:"在中国没有两个教会,却有两个蒙召逐步走向修和的信徒团体。"他还表示,教宗"亲自关注目前与中国政府当局的接触,所有他的合作者都与他同心合意,没有任何人私自行动","正在展开的谈判"所遵循的路线是"有建设性地敞开对话和忠于教会的纯正传统",同时也考虑到本笃十六世在2007年写给中国天主教徒信中的指示,即"与合法的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现存的问题"。

天主教香港教区正权主教汤汉枢机此前向香港的《The Sunday Examiner weekly》表示,根据拟定的协议,罗马教皇将有对大陆主教任命的最后决定权,非官方的教会主教将成为"反对派","各教会将一起工作,在中国传播福音"。

台方担心

梵蒂冈教廷1942年7月与中华民国建立外交关系。梵蒂冈要求两位获教廷认可的主教让位给亲北京主教的消息在台湾政坛引起震惊。台方忧虑一旦梵蒂冈和中国大陆在主教任命权问题上获得一致,中梵建交将亮起绿灯,从而使台湾失去欧洲唯一的邦交国。据报道,台湾立法院5名立法委员2月3日启程赴梵蒂冈、意大利等国并希望得到教宗的接见,但是否能如愿,尚不得而知。

 



 

建交在望?北京与梵蒂冈关系的微妙转变

BBC

Chinese Catholic Bishop Zhang Hong, right, blesses newly baptized worshippers during a special ceremony at a mass on Holy Saturday during Easter celebrations at the government sanctioned West Beijing Catholic Church on April 15, 2017 in Beijing, China. China, an officially atheist country, places a number of restrictions on Christians, allowing legal practice of the faith only at state-approved churche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路透社引述梵蒂冈高层消息称,中国与梵蒂冈就主教任命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可能在未来数个月内便正式签署,将会为双方关系带来历史性突破,并有望重建中梵断绝了近70年的关系。 

这则消息传出之时,正值梵蒂冈被揭发,要求两名获教廷认可的“地下”主教让位予中国政府承认的人选,一名香港主教高调批评教廷“负卖教会”,引起国际关注。中梵关系加深亦引来台湾外交部关注,因为梵蒂冈是台湾在欧唯一邦交国,台湾舆论忧虑梵蒂冈向中国靠拢会影响台梵关系。

风波不断

中梵关系日渐好转是有迹可寻,上一任教皇本笃十六世积极推动中梵对话,在2007年曾向中国主教、信徒等发表公开信,强调愿意与中国政府对话,克服以往的误解。

在本笃十六世辞罕有地辞去职务后,被视为开明派的方济各接任,方济各对华展示友好姿态,多次表达访华意愿,又赞扬中国“伟大文化”和“无穷尽的智慧”,世界无需为中国权力增长感到担忧,他避免在人权及宗教自由问题上着重墨,一度令部分评论员感吃惊。

三年前,中梵重启了暂停多年的谈判。不过,中国打击境内教会的情况愈见严重,多次以“建筑违规”为理由清拆教堂与十字架,其中浙江省特别严重,据《纽约时报》报道以及一些温州地下教会在网上列出的清单,当地近年逾千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

中国在今年2月正式实行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要求所有举行宗教活动场所、团体、院校,要向当局登记,据中国国家宗教局政法司司长韩松称,条例是要加强宗教事务依法管理。

VATICAN CITY, VATICAN - NOVEMBER 26: Pilgrims from China attend Pope Francis' weekly audience in St. Peter's Square on November 26, 2014 in Vatican City, Vatican. During today's General Audience Pope Francis told pilgrims the Church is on a continuing journey towards heaven. (Photo by Franco Origlia/Getty Image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放弃任命主教权?

中梵关系在过去多年都为“任命主教”议题争持不下,中国认为需要在任命主教议题上有话语权。一些获罗马承认的“地下主教”,被中国当局打压,例如天主教“地下教会”温州主教邵祝敏,去年5月怀疑被中国当局扣押,梵蒂冈表达关注,至今年年初才获释。据天亚社中文网报道,邵祝敏被要求签署支持爱国会和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文件,不过他拒绝。

梵蒂冈在任命中国主教上有时态度亦会较强硬。路透社2016年报道,梵蒂冈拒绝承认8名获中国政府认可的主教,并对其中三人处以绝罚,报道引述教廷消息指,8人之中其中两人有子女或女朋友。

本笃十六世2007年的公开信中强调,任命主教是教会“生命的核心”,批评未获教皇授命擅自祝圣的主教及受祝圣者是严重违纪,强调梵蒂冈方面希望在任命主教事务上“完全自由”。

不过方济各亦在主教任命议题上立场软化,与本笃十六世的坚持梵蒂冈任命权不一样。例如在2016年,方济各首度接见中国苏州教区主教、中共承认的徐宏根领导的朝圣团,被视为中梵关系破冰的象征。

而近期亦有消息传出,梵蒂冈要求两名“地下主教”,让位予中国承认的人选,其中一名是曾经被教廷拒绝任命、并被绝罚的黄炳章。这则消息最先由天主教媒体“亚洲新闻”(AsiaNews)传出,其后获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证实。

教皇方济各与中国主教徐宏根领导的朝圣团在圣伯多禄广场拍照留念。

图片版权 UCNA

Image caption 教皇方济各与中国主教徐宏根领导的朝圣团在圣伯多禄广场拍照留念。

路透社引述梵蒂冈消息人士透露,梵蒂冈去年12月派出教皇支持的代表团到中国,提出把一名87岁主教退休,让位予中国政府承可的人选,变相中国政府会承认该名87岁主教为荣休主教;而另一名同样获教廷认可的主教,则成为一位中国政府认可主教的助理,虽然地位较低,但同样获中国政府认可。

消息人士形容,此两人正在为教会作出“牺牲”。

除此之外,七名获中国政府认可的主教,其中五人已向教皇寻求宽恕,未来七人均好可能获教廷承认。

 

“悬崖勒马”与“笼中鸟”

陈日君在脸书(Facebook)发表公开信,批评教廷“负卖教会”,并指中国政府“奴化,侮辱”主教,认为教廷不应该让“非法”、“被绝罚”的主教来接班,并透露在一月中获教皇接见,提出这个问题。

梵蒂冈第二号人物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主教在梵蒂冈内部通讯(Vatican Insider)发文,不点名称陈日君只是抒发个人观点,并非中国天主教发言人,又指教皇与在北京的谈判员立场一场。

帕罗林表示,教廷不会忘记中国教徒以前和现在的苦难,希望日后不再区分地下和官方教会,两个社群要逐步团结起来,但同时承认这或许需要一些人的“牺牲”。

教会声明指,对教会内一些人带来混乱和争论感到惊讶和遗憾。陈日君则认为他发声就是为了引起争论,并希望教廷知错,认为他们需“悬崖勒马”。

就在这场风波发酵之际,路透社便引述梵蒂冈消息透露中梵关系或有历史性的发展,好可能在未来数月,就主教任命签订框架议。

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这份协议一旦落实,梵蒂冈将会就任命未来主教谈判上有话语权,但拒绝透露细节。消息人士承认这并不会是一份好协议,但担心未来10年至20年,情况会恶化。

“我们就好像笼中鸟,那个笼可以变得大一点。”消息人士说:“这并不容易,痛苦会持续,我们会争取为这个笼子扩大每一分吋。”

这份协议有望为中梵建交铺路,重启中断近70年的外交关系,预料重点工作是增加中国天主教徒数量。目前中国约有1200万名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则增长迅速,美国学者及智库估计有六千万至七千万。

 

上一篇:教廷声明指中国教会问题与教宗紧密联系,没回应主教去留下一篇:中国“地下”主教:我们追随教宗、相信上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温州信友庆祝邵祝敏主教获释归来
温州信友庆祝邵祝敏主
梵蒂冈要求合法主教让位于“自选自圣”的非法主教
梵蒂冈要求合法主教让
温州教区邵祝敏主教被带走7个月后获释
温州教区邵祝敏主教被
陕西:西安纸房村天主堂遭暴力拆除
陕西:西安纸房村天主堂
波兰教会的英雄维辛斯基枢机将列品
波兰教会的英雄维辛斯
温州教区开展每月祈祷禁食,祝愿邵祝敏主教平安自由
温州教区开展每月祈祷
上海徐家汇圣依纳爵主教座堂维修后重开弥撒;未见马达钦辅理主教
上海徐家汇圣依纳爵主
保定教区马靖远神父煤气中毒不幸早逝
保定教区马靖远神父煤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